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66章 睡你的时间有,吻你的时间没有
    男人明显有发怒的趋势,深刻的五官轮廓隐在光线里,看起来英俊中透着一股漠然。

    江雁声抿唇,半天也找不到拒绝他提出履行夫妻义务的理由。

    卧室静静的,霍修默凝着她的眼神里,镌刻下的是女人面色苍白的模样。

    他兴致,也被拒绝而减退一大半。

    半响,霍修默挺拔的身躯从她身上起来,大手扯过被子盖住她的身子,声音低哑中带着一股子清冷:“醒了就去帮我从衣柜里拿一套西装出来。”

    语罢,他下床走去卫生间洗漱。

    等门砰一声被男人关上,江雁声才捂着被子起来,轻咬唇瓣,清丽容颜的表情带着一丝恼悔。

    她是不是不该拒绝,惹他了?

    ……

    霍修默冲了一个冷水澡,花了五六分钟洗漱完,才走出来,此时,卧室内,女人已经把大床被子整洁叠好,连带西装也取出来。

    他目光盯着站在衣架前女人纤美的背影,迈步走过去,修长的大手扯着浴袍的衣带。

    江雁声如今换下了性感的睡裙,穿回昨晚那套白色的,正要转身,防不胜防就差点撞上出现在眼前的结实胸膛。

    “你……”江雁声抬起头,发现霍修默只是披着一件浴袍,裸露出了健硕的身躯,男性气息强烈扑来。

    她长睫毛轻颤,躲开目光没盯着他看。

    霍修默掀起眼皮,先注视了几秒钟女人发红的脸蛋,视线才移到了衣架上那套银白色西装。

    “白色?”他问。

    江雁声低头睁着眸,小声的说:“白色的……显肤白年轻。”

    其实他起床时有点沉郁,她挑选西装颜色时,下意识认为穿白色会看上去气质会清贵一些的啊。

    肤白两个字被男人自动忽略,因为显年轻三个字让霍修默眉目敛起疏冷几分。

    江雁声敏感察觉一丝丝不对劲气氛,她抿唇尴尬的笑,将白色衬衫递给他,及时补救一句:“我喜欢男人穿白色的。”

    霍修默这才勉强抬手接过来,也不避嫌,当她的面前将浴袍脱下扔在地板上。

    江雁声又要低头躲开视线,就听见他淡漠说:“男士内-裤你没有给我准备。”

    “……”

    她硬着头皮看过去,只敢盯着霍修默那张英俊的脸看:“啊,我忘了,你想要什么颜色?”

    这次以他喜好,总可以了吧?

    霍修默长指优雅系着衬衫纽扣,薄唇扯动:“你不是喜欢男人穿白色?”

    江雁声很无辜,她其实没指穿里面的吧?

    不过霍大总裁都这样说了,她也只好去衣帽间的衣柜翻一条纯白色的出来。

    霍修默眯眼,凝视了一眼红着脸的女人,这才接过当她面穿上。

    一分钟的功夫,等他扣好最后一颗纽扣,整个人瞬间就被剪裁修身的西装衬得挺拔高大,西装裤没有一丝褶皱,领带和袖扣都精致极了。

    江雁声看了喜欢,即便这套西服款式简单经典,穿在他身上就是说不出的好看。

    “唉?”

    看他要去上班了,江雁声伸出指尖轻扯了一下男人袖口。

    在霍修默低首看过来时,她站姿很乖巧,眼眸内还含着羞涩的笑意:“接个吻再走?”

    霍修默略眯起眸子,在窗外光线的照射下尤为深沉,抿紧的薄唇扯动,开腔道:“睡你的时间有,吻你的时间没有。”

    江雁声指尖一松,冷淡道:“哦,那你走吧。”

    不等再男人说话,她就踩着拖鞋往卫生间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霍修默抄在裤袋里的大手暗暗握紧,盯死了女人纤美的背影,早晚要收拾的她哭出来。

    ……

    江雁声站在洗手台刷牙洗脸,也没管外面的男人,等她洗漱好,换了一件家居服下楼吃早饭,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了。

    刚好,霍修默用完早餐正准备上班,见她来了,便将自己碗里只尝了没几口的玉米粥递给她喝。

    “太甜,你吃了。”

    江雁声拉开椅子坐下来,伸出细白的手指将他碗接过来,用小勺子搅拌了几下,说道:“你不爱吃甜,佣人怎么放了很多糖?”

    霍修默起身,一边将西服袖扣重新扣好,薄唇扯动:“不知道。”

    “哦。”江雁声低头浅尝了一口,味觉没感觉很甜,刚刚好啊。

    她刚要抬头说他,却发现霍修默淡漠的身影已经走了,只好把话咽下去。

    好吧,这男人娇气有什么办法。

    江雁声一个人坐在餐桌小口喝着玉米粥,这时,佣人走过来:“太太,江少爷打电话给你。”

    能被称为江少爷的,也只有江锦乔一个人了。

    江雁声喝粥动作一顿,指尖慢慢攥紧勺子,心底能猜到几分这时候江锦乔找她是为了谁。

    佣人:“太太?”

    江雁声压下情绪,淡淡的开口:“告诉他我还在睡。”

    “是!”

    外面。

    江锦乔挂了佣人的电话准备进别墅小区,却跟开着迈巴赫出来的霍修默撞个正着。

    两个人,一个在车内,一个在车外对视上。

    霍修默靠边停驶,缓缓降下车窗。

    江锦乔迈着大长腿跑过来,穿着运动衫都是汗,亚麻色的碎发黏在了额头,气息还有点喘:“姐夫。”

    霍修默无波的深眸几分打量他,淡漠开腔:“找你姐?”

    江锦乔早就从江斯微口中得知报警的人正是霍修默,他急得把头探到车窗内去,靠近点说话:“姐夫,我妈……”

    霍修默好看的大手将他这张脸推出去,抽纸巾优雅的擦手,字字缓慢而清晰道:“这件事警察会查清楚,不会冤枉王女士,你姐很伤心,不要去打扰她。”

    他近乎是命令的口吻,让江锦乔心中一震,微微垂下头,碎发挡住眼睛,抿紧的薄唇棱角异常分明。

    霍修默没在管他,将车窗升上去,驱车行驶出小区。

    江锦乔独自留在原地站着,头顶的太阳强烈光线照在他侧脸上,格外的感觉刺烫。

    紧着裤袋手机响起了,他一接通便听见江斯微在叫:“锦乔,你见到江雁声没有啊,那是你生你养你的亲妈啊,你这时候是不是还不管?”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