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68章 真的,没了生一个养养的念想了!
    下午,四点多。

    小家伙要大脸兔的念怨实在深,江雁声看他躺在病床上生龙活虎的小模样,干脆去办理出院手续,带他上街买。

    一上车,小家伙心情好好的坐在后座哼歌儿,江雁声告诉司机去商场的地址,又找了瓶水出来。

    “喝水吗?”她拧开后,递过去。

    尊小少爷斜眼儿看过来,偷偷地往她包包里瞄:“我不随便喝别人水的,饮料有吗。”

    江雁声看着神似某人的这张脸,心里想德行怎么也跟霍修默一样讨厌,面无表情将包拉上:“饮料喝多了长不大的,小孩子要多喝水。”

    “当我三岁啊?”小家伙才不听她,还要伸出小胖手打她手背一下,娇的没谁了:“讨厌,你好讨厌。”

    江雁声被水呛的低咳,也伸出手,去掐他软滑的脸蛋一下:“你是不是被当做小女孩养大的啊?”

    “哼!”

    尊小少爷下巴一扬,保持淡定的小脸告诉她:“我还没成年,还是女人性格嘛。”

    司机一将车停在商场的路边,江雁声就把这个女人性格的小男孩提下车。

    “两个大脸兔,别的不许买。”

    小家伙很有逛街的心情呢,听见江雁声提前这样说,有些小羞涩冲她笑:“你们女人嘛,爱消费不是天性吗。”

    “消费要跟老公出来才享受,跟你一小孩有什么好逛的。”

    江雁声就知道他会这样的,自己却一点都不想大包小包提着购物袋当他丫鬟,拉着小家伙的手朝商场精品店走去。

    一看到粉丝东西,小家伙就很高兴的叫:“要要要,都买下来!”

    江雁声真想打电话让霍修默过来看看,这样的小孩,他还会有要一个的冲动吗?

    “侄媳妇儿,你看。”小家伙看到了一家精品店里摆放好多玩具娃娃,便迈着小短腿跑过去。

    江雁声跟在身后,就怕他撞到人了:“跑慢点。”

    结果,一语说中。

    小家伙一头冲进店里,就跟导购员撞到了。

    江雁声脸色微变,快步走过去,一边看小孩有没有伤到,一边伸手扶起地上的导购员,表示很歉意:“对不起,小孩子不懂……”

    梁宛儿扭伤脚,被扶起来时一抬头,刚好跟江雁声的视线对上。

    两人明显都一愣,没想到会巧成这样。

    江雁声脸上表情逐渐淡下来,将手收回,眼眸平静看着穿着店服的梁宛儿。

    店里的气场很明显发现变化,梁宛儿有种难堪的情绪漫上心头,万般不愿意自己这样活在底层的模样被江雁声这个女人看见。

    她越是一脸淡然冷静,就越让梁宛儿红眼:“很得意了,是吗?”

    江雁声淡淡移开目光,弯腰,将小家伙衣服拍拍灰尘,轻声说:“摔疼没?”

    小家伙知道闯祸了,这会儿乖巧依偎在她身边,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摇头。

    “江雁声!”

    梁宛儿看她不理自己,理解成是江雁声对她的一种羞辱,气得咬着自己的唇,拦在她面前:“我爸死了,我弟在医院吊着一条命,你知道吗?”

    江雁声总算正眼看她了,红唇轻启溢出冷淡的话:“关我事?”

    “要不是你……你让修默不要管我家,还给冯州龙钱,我怎么会沦落成这种地步。”

    梁宛儿如今过的很艰苦,本来样貌就不出众,现在更是又黑又瘦,放在人群里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她将这一切罪过都往了江雁声身上推,都是这女人害的。

    江雁声不笑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看起来会有点冷,语调透着一股针对性的嘲讽意味:“知道霍修默的妻子代表着什么吗?说得极端一点,那是以后有资格主办他葬礼的人,梁小姐,他能不听我的话吗?”

    一个合法妻子要求丈夫不替外面女人收拾烂摊子,有什么问题?

    “还是梁小姐认为自己现在拖后腿的父亲死了,也没人逼你嫁人了,肯定有一天是能上位成为霍太太的。梁小姐,对吗?”

    江雁声一口一个梁小姐,在看她这身店员的穿着,让人总感觉说不出的刺耳。

    梁宛儿本来生性敏感,被她一句父亲死了,瞪圆的眼睛划过心虚,乱了阵脚:“我,我没有这么想。”

    江雁声扯唇拉出冷清的笑意:“你有时候挺有本事的。”

    真是,一出现就能让人心情差到极点。

    从商场走出来。

    江雁声没找到卖大脸兔的玩具店,不过有给小家伙买一个香蕉人公仔,两人这才回别墅。

    小家伙小手抱着玩具,大眼睛巴巴揪着她看:“你不开心了啊。”

    江雁声顿时一怔,还有点恍惚:“我没有。”

    “骗小孩!”小家伙观察能力很强,小手指朝自己嘴巴指着说:“你心情好时,这里会微微上翘,弧度很好看的。”

    江雁声是低着头看小孩,长长的睫毛掩了下去,将眼底浮动的情绪尽数都藏好,扯了扯唇角:“没有啊,我开心死了呢。”

    小家伙听着,怎么感觉有人要遭殃了啊。

    天色昏暗,一到晚上开始下雨了。

    七点多时,霍修默打电话回家说有酒局应酬,江雁声听见佣人上楼汇报,也没说什么,将书放在茶几上,便走出卧室用饭。

    别墅有个不大的孩子在,比平日要热闹一些。

    江雁声偶尔抬眼,看着尊小少爷稚嫩的童声透着撒娇跟人说话,现在又很可爱了,可是私底下无赖时又像个小流氓。

    她带这孩子一天,就更没了生一个养养的念想了。

    霍修默的儿子要跟霍光尊一个德行,她会疯吧?会的!

    用晚饭,江雁声让佣人带小家伙洗澡换衣服,就连什么睡前故事都一并交给佣人了,自己上楼去小书房处理点事。

    门被缓缓关上,只开了一盏落地灯。

    江雁声看了眼窗外风雨交加的天气,走过去又把窗帘拉上,这样密封的空间,会让她很有安全感。

    她走到书桌前,打开笔记本登陆网上银行的账号给了一批专业寻人团队转一笔钱过去。

    聊天窗口,跳出最新消息。

    她点开逐字看完,白色灯光照映在她脸上,长睫毛印下了一片阴影,久良,她指尖落在键盘上,敲打出的字删了又打,最终,还是决心打出四个字发送成功。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