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71章 你是霍太太,必须陪你男人睡觉!
    昏暗的卧室内,两人的身影被光线照射倒映在墙壁上,就宛如缠绵的交叠在一起。

    大床上,霍修默炽热的手臂抱着女人,目光却注视着墙上暗影,像是给她讲述一个故事,不带感情的口吻,嗓音低哑的灌入她耳中。

    “杨柳,这是梁家老太太的姓名,她年轻时跟我爷爷自由恋爱,曾经一度三次怀上霍家的孩子后被绑到医院打了,后来她的父母被我奶奶父兄施压,把她嫁到了梁家。”

    江雁声看着男人英俊的侧脸轮廓,红肿的眼睛满是诧异。

    霍修默也没抬头看她表情,继续低声陈述:“杨柳不是第三者,她是我爷爷的初恋,心底最深爱的那个女人,不过彼此身份地位悬殊太大,我爷爷爱她却不能给她一个名分,也间接性害了她一辈子。”

    江雁声缓缓垂下眼睫,过了会儿,才抿着红唇说:“你奶奶想必是容不下这样一个女人存在吧?”

    霍老太太她两年前嫁到霍家时有接触过,是一个走路带风的老太太,恐怕要强了一辈子的。

    “嗯。”

    霍修默有些醉后头痛的缘故,回答的漫不经心:“霍家除了我妈傻白甜外,一个都不是好惹的。”

    江雁声一心都在已故的梁老太太身上,没注意到霍修默这句话把她也说了进去,她想了想,拧眉说:“杨柳在梁家过的不幸福,所以你爷爷出于愧疚就让自己的好孙子照顾梁家?这不互相矛盾?”

    说到这儿,江雁声像是猜到了什么,被他强行办了一次,手脚酸疼,只能无力的支起身,屏住呼吸对霍修默说:“我知道了,梁宛儿爸爸是你爷爷的……”

    霍修默将她身子拽了回来,沉重的身躯一翻,干脆压死她算了:“都说了,打了三次胎怎么可能还留下漏网之鱼?”

    江雁声的话卡在喉咙处,怔怔看着上方皱眉的男人,有一丝抱怨了:“你们男人的心思好难猜!”

    霍修默薄唇一勾,大手拉着她手心往他额头贴:“帮我按几下,我讲给你听。”

    江雁声看他这儿酒气已经散去,人也清醒过来了,不过看着很难受的模样。

    她细软手指揉了男人太阳穴几下,问他:“你还好吧?”

    霍修默掀开眼皮,看她,语气里掺杂了几许戏谑:“让你打几巴掌看看?可能会清醒一点。”

    江雁声脸一板:“你以为我不敢?”

    “敢!”男人喝醉却没到断片的程度,都记在脑海里清清楚楚,将她脑袋往胸口按,哑声低叹:“够狠的!”

    江雁声耳旁,听着他胸膛传来的稳沉有力心跳声,自己之前那份羞怒和委屈也消散了一大半。

    有时候,女人本身就是一个很矛盾的物体。

    她介意梁宛儿和霍修默之间的暧昧关系,就连听到这个女人名字里的一个字,都会影响心情。

    现在霍修默开口解释这一切,都跟梁宛儿扯不上关系,胸口堵了已久的郁气也好了,也愿意耐心听他说完故事。

    霍修默大手轻揉着她的秀发,语调淡漠道:“杨柳嫁入梁家后,也连累了整个梁家被我奶奶的势力打压一辈子,所以她被丈夫冷待了几十年,我爷爷觉得这辈子最亏欠的女人就是杨柳,临终前想让我多加照顾杨柳的子孙后代。”

    江雁声听了,用手指戳着男人胸膛肌肉,问他:“你爷爷晚年真爱不是霍光尊的妈妈吗?”

    霍修默一直都不愿告诉她霍家男人历代的情史,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晦暗事情。

    “话说一半是什么意思?”江雁声看他闭眼了,伸手去推男人身躯。

    霍修默将她重新抱紧在怀,英俊的脸面埋在女人胸前,很软的触感,他温热呼吸都轻洒在她白皙肌肤上:“声声,我头疼……让我睡会。”

    江雁声今晚一笔笔账都没跟他细算,应酬醉成这样回家,还对她逞凶,现在给她讲故事到一半就要睡觉了。

    她双手被男人手臂压着不能动,只能脑袋靠过去,张嘴咬他耳朵:“霍修默,你自己睡好了,我不跟你睡了。”

    “不行!”

    霍修默坚决的一句话就拒绝她:“你是霍太太,必须陪你男人睡觉!”

    江雁声看他强势的那股劲就气,翻旧账向来都是女人的专利:“我都记得呢,你亲口承认了第一次,是你睡我在先,还有脸让徐慕庭给我快递律师函,现在,你不哄好我,打算明早清醒了再挨一顿巴掌?”

    霍修默被她提醒,这会觉得被扇了两巴掌的脸还隐隐丝疼,他抬起头,薄唇往女人的红唇亲:“商量一下,以后换个地方打?”

    “你……”江雁声一想说话,唇齿间就被男人长舌撬开,他呼吸低喘性感,吻的极致缠绵用心。

    霍修默辗转的尝够了女人的味道,才放过气喘吁吁的江雁声,大手捧着她红潮的小脸,嗓音逐渐深哑厉害:“嗯?你这么天真,如果嫁给别的男人,你迟早被欺负死!”

    江雁声一时没解读出他话里意思,就听见他说:“你还真以为我爷爷的孩子,只有我爸,我堂叔和霍光尊?”

    “……”不然呢?

    “我爷爷处处在外留情,有女人想借子上位生个孩子已经不是稀奇的事,不过都被我奶奶弄死了。”

    霍修默炙热的气息伴随着冰冷的嗓音,在她耳朵清晰响起:“霍家不允许私生子跟血统纯正的长子抢位置,倘若不是霍光尊还小,有我爸和我压着,他也是死路一条!”

    江雁声听了心头一震,睁着眼眸定定看他隐在黑暗里的五官轮廓。

    霍修默眸色很深看着她茫然的小脸,半响,薄唇含住她微张的唇,呢喃低语:“霍太太,这就是豪门,以后我继承整个霍家,你这么心软怎么行?”

    江雁声身子在他身躯笼罩下,明显一颤。

    “怕了?”霍修默喉间溢出长长的低笑,与她唇齿交缠,字字直敲人心:“只要你安分跟我过日子,我不会让你面临杀我私生子这种事,嗯,声声要乖。”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