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74章 输了几千万,怕你凶我……就没接电话!
    苏湛年纪最小,斯穆森揍他跟揍孙子一样,差点没被打死,他赔笑:“开玩笑,别当真。”

    霍修默长指捻灭烟蒂,抽了很久的嗓子沉哑:“散了。”

    “不用再找一下?”徐慕庭看他这副状态,浑然没了内敛深沉的模样,于是说道:“我看今天没把江雁声找出来,你是安心不了。”

    苏湛摸着下巴,猜道:“二嫂是不是怕了?她一时冲动把人给打了,现在躲在什么地方不敢出来。”

    霍修默扫了他一眼,眸光透着深究的意味。

    苏湛耸耸肩:“女人啊,胆子小的。”

    下午,五点多。

    霍修默开着迈巴赫从公司回别墅,他没下车,而是停驶在门口,坐在车内抽了会烟,打火机砰砰咔咔了许久才点燃。

    他薄唇抿着烟头,大手从裤袋里掏出手机,又拨了一个号码出去,依旧是关机:“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一根烟抽完,密封的车内也飘散着青白的烟雾,他立体的脸部轮廓隐在其中,深刻又透着冷峻之色。

    那修长的手指抬起解开领带和两颗纽扣,好像这样能缓解他胸膛内的闷烦感,眉目间的沉戾之气却越发的浓重。

    霍修默下车,一身强大气场走进别墅。

    “哈哈哈……我要吃葱油藕片蜜汁莲藕滑炒藕片!”客厅里,传来了小家伙奶声奶气的童声,一连串说了好多莲藕菜名。

    霍修默在玄关处换好鞋,走过去就看到霍光尊小身板坐在沙发上,两只小手抱着苹果啃,肉乎乎的小脸蛋笑的很满足。

    看了,就莫名的碍眼。

    他一出现,客厅气氛瞬间变得凝滞住一般,连陪玩的佣人都噤声了。

    “怎么啦?”

    小家伙天真的仰着脑袋,乌溜溜的大眼睛揪着人看:“侄儿,你脸黑什么,谁给你气受啦。”

    客厅墙壁上的液晶电视正摆放着蜡笔小新,欢快的笑声加上小家伙殷勤的模样,让霍修默睹了一眼过去,沉声:“把电视关了。”

    “啊?”小家伙莫名其妙的。

    佣人去关,就听见男主人吩咐:“以后这种没有营养的东西别给他看。”

    “好,知道了先生!”

    “凭什么,以前我妈咪都给我看的。”小家伙气呼呼跳起来,小手指着霍修默问:“侄儿,你要气死你叔吗?”

    霍修默英俊的脸庞显得淡漠,无论是哪个角度看都格外深冷逼人,深邃的眼眸盯着他看,透着一股子的凌厉。

    小家伙被他视线全方面无死角的镇压,眼见着就要哭鼻子了。

    “怎么了?”

    又是一声熟悉的疑问句,这次却是从厨房传来的。

    霍修默眉头紧皱转头看过去,正好江雁声端着一个菜盘子走出来。

    她脸上笑容温软,黑色长发编织成了精致的鱼骨辫垂在肩头,身上穿的是一件米白色露肩衣和纱质长裙,将身子衬得很纤细,气质更温柔几分。

    霍修默深邃锐利的眸子几乎是直接要把这个笑靥如花的女人看透。

    “侄媳妇儿,他凶我!”小家伙委屈巴巴的告状。

    江雁声将盘子递给佣人,款款走过去,对眼前冷峻的男人一笑,抬起纤细的手指帮他整理凌乱的领带:“怎么跟孩子吵……”

    她话没说完,就被男人低头吻住。

    霍修默手臂用力揽住女人的腰肢,男性强烈的气息灌入她的口腔内,接近疯狂霸道的亲密让人无法招架。

    江雁声唇瓣被摩擦的发疼,双手抵着男人的胸膛,抬起眼眸间,发现霍修默正低着头,眸色深深专注的盯着她。

    两人唇齿纠缠着,目光相撞一块儿。

    他嘴上热情用力,眼眸里无比清醒倒映着她娇美的模样,一分一秒的变化都没有放过。

    “一整天去哪了?”

    霍修默抵着她唇低问,灼热的呼吸都薄洒而来。

    江雁声略不自在,看了客厅的佣人和小孩,发现霍光尊瞪圆了大眼睛盯着她和霍修默接吻,这就更脸红了。

    “你先放开我……啊。”

    她要挣扎,男人手臂就越勒的紧,挺拔高大的身躯几乎完全笼罩了过来。

    耳畔,只有那一声紧绷的低问:“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江雁声长长的睫毛掩去了眼底的真实情绪,等唇边牵扯略微僵硬的柔美笑意,才重新仰头面对近在咫尺的霍修默这张英俊的脸庞。

    “我去赌博了。”

    短暂的沉静后,江雁声直视着他幽深的眼神,红唇吐出清晰的字眼:“输了几千万,怕你凶我……就没接你电话。”

    霍修默的视线,还依旧带着浓重的压迫感,在审视着她话里的几分真假度。

    江雁声眼眸没有半点闪躲的意思,小脸也很坦荡让他打量。

    霍修默薄唇溢出低沉的声音:“只是这样?”

    江雁声很平静的点头,像是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如果要算上别的,大概就是你昨晚喝醉对我做的那些事吧。”

    有佣人和孩子在,她没说的很直白。

    霍修默紧绷的脸色没有好转,却也没有在逼问她什么。

    “可以吃饭了吗?我今天下的厨。”江雁声睁着眸观察他表情,声音轻的发柔。

    见霍修默没拒绝,她转身要吩咐佣人把菜都端上。

    而就在此刻,男人嗓音缓缓传来:“王瑗的孩子保住了,局里苏湛已经找人压了下来,就算她想告你也没有证据。”

    江雁声蓦地抬头看他,那一双柔美的眼眸似带着惊讶。

    霍修默捕捉到她的一丝异样,低问:“怕了?”

    江雁声身子僵滞在原地,感觉后背一阵一阵的发冷,她早就该猜到的,这次另一个她不可能只是出来去赌场玩一晚这样简单。

    原来,还背着她干了一些阴损的事。

    霍修默还记得苏湛说女人都胆小这句话,他大手抚上女人冰凉的脸蛋,语调很缓慢,字字缠绕在人的心尖:“做出来的事总会被人知道,即便你花钱买通了关系。”

    江雁声脸上的表情有些恍然,半天都没说话,她需要一点时间来接受王瑗这件事。

    赌博输了钱,失踪了一整天,现在又添一桩蓄意伤害人,简直罪加一等了。

    ——

    作者:参加活动的,请加官方群:213299691!明天发放奖励啦。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