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76章 男人有需求,女人刚好提供身体!
    夜幕降临,在游乐场的大平台上,装饰得很美很美的旋转木马还在静静地等着人上去玩。

    霍修默看着女人眯着眼睛笑的模样很坏,他倏地伸出大手,拽着她的细胳膊拥入了怀里。

    江雁声有过一瞬惊呼,很快就被男人吻住。

    霍修默身上黑色的衬衫布料光滑,透着他体温的热量,将她包裹住,就连气息也很强势。

    “大庭广众的……”

    江雁声又低又柔地提醒他,刚想要别开脸,后脑勺就被男人手掌用力地扣住,唇齿间的吻逐渐被加深。

    一记五六分钟的吻结束。

    霍修默眸子盯着她,有低笑声从喉间溢出来,很磁浓性感。“你很坏,能不能可爱点?”

    江雁声睁着的眼眸里闪着水光,被他亲的气喘,纤细手指扣紧男人的皮带,听见这样说,便推他:“你想要可爱的?那去找别的女人吧。”

    霍修默手臂紧搂着女人纤细腰肢,挑起眉头,真问她:“你让?”

    江雁声像个乖女孩一样,笑容诚恳:“让啊,你能找到比我可爱的,我都给你弄死!”

    霍修默低低笑,感性的薄唇又吻住了她:“来都来了,真不坐一次?”

    江雁声这次没躲开,踮起脚尖去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红唇与他亲密的贴在一起碾转轻含,彼此呼吸声交融:“跟你接吻比坐木马更有趣……”

    在旋转木马前璀璨的灯光下,一个英俊高大的男人和一个清丽纤美的女人热情的拥吻,流光溢彩的光晕洒在两人身上,这幕异常令人窒息,仿佛周边的一切都静止了。

    而距离三四米的地方,江斯微路过看到,脚步不知不觉停了下来。

    她左手捏紧了打包袋,一双眼眸里都是刻骨的恨意,心底有种冲动上前去,将这两个人拉开。

    江雁声跟霍修默的互利式婚姻已经发展成爱情了吗?

    她旁观,将男人俊脸上沉迷的神色看的一清二楚,看出了霍修默对于江雁声深沉的情愫。

    江斯微忽然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最想奢望在一起的男人,正抱着她名义上的妹妹吻得忘情,就好像任何女人也没办法再插足进去了。

    这刻……

    江斯微想起她曾经做过的一场梦,是真的该多好,这样她梦见自己变成了江雁声,就可以在梦里自杀了。

    现实,也就再也没有一个叫江雁声的女人跟她抢东西了。

    ……

    医院那边,王瑗刚跟江亚东打电话,没说几句话就被他冷淡挂断,病房的门砰一声被从外推开。

    江斯微将打包的饭菜往床头柜一放,表情很不对。

    “微微,怎么了?”王瑗憔悴的脸上很关切,明显察觉到女儿不对劲。

    “妈!江雁声是不是天生就跟我们母女过不去啊。”江斯微气得跺脚,将在医院街道撞见的那一幕跟母亲说了。

    她们家都乱成一团了,江雁声就故意想让人知道自己家庭美满吗?

    王瑗现在只要一听江雁声的名字,肚子就隐隐作痛:“是妈没用,没能帮你出气。”

    “妈,你也别这样说自己。”江斯微心底在不情愿,也知道这事要不是母亲帮她讨公道,也不会被关进警局里受苦,差点孩子都被打掉了。

    王瑗愁眉不展,轻叹道:“这次是我大意,也让你爸反感我了。”

    “妈,爸也就是一时夹在中间为难,做戏给江雁声看呢,等你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了,爸爸还是会待你如初的。”江斯微嘴上这样安慰母亲,心底别提多嫉妒江雁声了。

    她要不是嫁给霍修默,怎么会有底气跟江家断绝关系。

    提到孩子,王瑗苍白憔悴的脸上总算露出了笑意,语气压得很低,却也异常的坚定:“这个孩子,我必须生下来。”

    江斯微控诉完后,心情好很多。

    她将鸡汤盛出来,端给母亲喝:“妈你先喝,我等会就打电话让爸爸来陪你。”

    病房内,正上演着一场女孝慈母的戏。

    而在高级会所,一间光线昏暗的包厢内。

    先前被掐断通话的手机滚落在地毯上,任凭铃声一次次响起都无人接听。

    “嗯~啊!”

    奢华紫红色的大床上,女人雪白挺直的大长腿紧紧缠着一个风华不减当年的严毅男人,做尽了疯狂的事。

    “江总……亚东……”褚思娅迷离的眼神和咬着唇叫,很诱人。

    江亚东双臂撑着伏在上方,上了年纪身材却依旧保持强健,他汗水从额际滴落下来,眼睛紧眯盯着身躯下的女人。

    被酒精麻痹了大脑的神经,让他眼前一片恍惚,只记得有个柔软的身子依偎着他,极具柔水般的声音勾着他。

    “茗儿……”江亚东成熟男人的嗓音中缠着深深依恋,他薄唇去吻女人的唇,凭借着太遥远的回忆去与她交缠热吻:“茗儿……我好想你……”

    褚思娅浓浓的睫毛半眯,被他吻得透不过气来,身子在他的进攻下摇曳不止,左手下意识想去抓点什么,结果一用力,将黑色帐子撕扯开了长长的口子。

    放纵过去,剩下的是清醒。

    一个小时后。

    江亚东酒意散去,脸色变了,没有看床上一身狼狈被疼爱过的女人,他弯腰,将地毯上的西装裤衬衫捡起快速穿上。

    “江总。”褚思娅用被子捂住胸前,半躺的姿势,一双大白腿直直露出来。

    听见女人声音,江亚东动作一顿,不过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这点镇定是有的,穿戴整齐后才转过身。

    “楚小姐……”

    “是褚!”褚思娅开玩笑说:“江总,那你该不会是不认识我了吧?”

    江亚东还没健忘到这个地步,他白天撞了这个姓褚的女人车,两人晚上又在酒局上遇到聊了起来。

    后来的事,不过是男人在酒精的刺激下有需要,女人刚好提供身体。

    他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张空白支票,放在床沿:“今晚是我对不住你。”

    褚思娅被子下的指尖慢慢纠紧了被单,脸上还维持着笑容不变,没看支票一眼,而是盯着他:“江总,我要的不是钱。”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