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80章 你明知道我在意你态度……她也明知道!
    “啊——”

    女人尖叫骤然响起。

    江斯微惊魂未定的靠在墙壁上,呼吸急喘,一脸惊恐的看着跌倒在地板上的江雁声。

    很快,眼前闪过一道挺拔的身影。

    从卧室走出的霍修默,蹲下去将女人抱了过来,半敛的深眸落在她洁白的脸上,语调低沉而透着一丝急促紧张:“伤哪了?”

    江雁声青丝长发凌乱披散在身,自己依在男人怀里,红唇抿着也不说,黑漆漆的眼珠就只是定定的盯着江斯微。

    霍修默从她视线望过去,眸光无声无息寒凉起来。

    江斯微被男人冷冽的目光注视下,她死死咬着嘴唇,含着泪快要掉下来了。

    “你推她?”霍修默嗓音覆上冷意。

    “我……”江斯微百口莫辩,是她推的,这也是江雁声动手掐她脖子在先的。

    心中带着那种委屈又惊慌地看着冷冽淡漠的男人,十分在乎他的态度和每个字,一开口就哭了:“是她打我。”

    撒娇的女人最能让男人怜惜是不错,可也要看对象是谁。

    霍修默此刻绅士风度在他身上荡然无存,也没再看哭泣的江斯微一眼,双臂将江雁声抱起走进了卧室。

    他将安静无比的女人抱到床沿放好,大手摸摸她的脸,才拿起手机拨打司机的电话。

    “过来,把江大小姐亲自送回江家,告诉江亚东亲生女儿不用他教养,多花点功夫教他养女什么叫自爱。”

    他低冷的嗓音在夜深人静时格外清晰,就连门外走廊上的江斯微也听见。

    她身体打一个寒颤,慌了。

    “妹……”

    霍修默薄唇紧抿,大步走过去,根本就没给她机会把妹夫这两个字叫出来,砰一声,卧室的门当着江斯微的面被重重关上。

    一个男人厌恶到女人到了什么份上?

    就连多看她一个眼神,多说一句话都不愿意,直接判了死刑。

    江斯微在外面敲门,情绪激动的喊:“妹夫,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推了江雁声一下,我没有碰她,妹夫。”

    不管怎么来解释这一切,霍修默都认定她伤害了江雁声,女人一个眼神,就让他死心塌地了。

    江斯微恨透了陷害她的江雁声,也被霍修默的态度伤透。

    她真的伤心出声,这次没有做戏的成分在,委屈的不能自控,身体在微微地颤抖靠在门板上。

    “你明知道我在意你态度……她也明知道……”

    江斯微喃喃声很绝望,在卧室内,江雁声没听见但是心底什么都清楚的。

    两年前,霍家和江家准备联姻的时候,这位被王瑗宠在手心里的宝贝女儿为了嫁给霍修默,都可以跑到她面前下跪。

    想要虐江斯微,靠打是不会让她长记性的。

    恐怕霍修默一个冷漠的眼神更有效果。

    她低头刚要整理松垮的睡袍,尖细的下巴就被男人长指抬起了,门外女人的哭声丝毫都不影响卧室的两人。

    霍修默挺拔的身躯俯身,影子完全笼罩了她,眸色暗深对视上女人没有一点泪意的漆黑眼眸:“你最好是装的,要伤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江雁声在他这句恶狠狠警告中,不在平静着一张小脸,抬起了纤细的手臂抱住男人脖子,指尖慢条斯理给他理一理睡衣的衣领:“没伤……真乖,知道要穿衣服裤子出来。”

    嗯,一片肌肤都没被别的女人看到,还配合她演戏。

    霍修默英俊的脸庞上紧绷几分,本来想训她一顿,看女人指尖讨好的去摸摸他的下巴,最终没忍下心,薄唇亲了亲她秀发,嗓音沉沉:“开心了?”

    “还好吧。”

    江雁声也没多开心的样子,她说话时,柔和的眉眼布满了轻讽的笑意:“江斯微要真是大晚上来为自己母亲找我也就算了,明摆着想见你啊,以为我看不出来?”

    “我跟她又没关系!”霍修默明知道这女人没说他出轨,还是没忍住声辩一番。

    江雁声点头,主动去亲他紧绷的下巴:“知道知道的,你最乖了。”

    霍修默阴沉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视线扫了她红唇一下。

    江雁声知道他心思,又亲了亲:“我也是有脾气的啊,她喜欢你我没办法阻止一个人的感情,不过我也不能无动于衷吧?”

    “嗯。”霍修默抿起的薄唇溢出单音,手臂搂着女人的细腰,英俊完美的脸在靠近她一些。

    江雁声略无奈看近在咫尺的男人,只好红唇亲上去。

    这会儿,门外好像是没了动静,亲完男人后,她转头看向了房门处,轻问:“走了?”

    霍修默大手将她小脸捧了回来,低首,深沉的眸子还盯着她红唇看,漠不关心道:“让人送回江家了。”

    江雁声若有所思的,不过一想到霍修默让司机转达的话,淡淡绯色的唇扯出了嘲弄的弧度:“说来也很困惑的,江斯微除了占着一个大小姐的名头,似乎跟江家没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她却一心认定我抢了她的婚姻和幸福……”

    “你家要娶江家的女儿,选真千金不选假千金,这本就是正常人的思维逻辑,她却觉得自己从我手上抢走的一切都是应得的,包括,我比她早一步被推出去联姻……”

    说到最后,江雁声红唇笑了笑:“我先嫁了,嫁的还是她暗恋多年的男神,我就对不起她了。女人啊,心思真是没办法揣测的呢。”

    霍修默盯着女人洁白的脸上微微在笑,看似不在乎的态度,实则语句里都透着一种可笑讽刺的意味。

    他俊眉微蹙,低声说:“就算不是你嫁,我也不会娶她。”

    江雁声听到这样说,又去亲他下巴了,故意问:“看的了吗?你一个厌恶的眼神就把江斯微哭到崩溃,她现在就怕大晚上往自己妹夫房间闯被我爸知道,她很喜欢你……好像是从十几岁就开始了呐。”

    “宛城喜欢我的女人不止她一个,我都要回应?”霍修默睨了女人一眼,这回不是她亲亲就好的。

    也是哦,像霍大总裁这样尊贵无比的男人,从小被无数女人喜欢追求之下,早就习惯了呢。

    江雁声语气温柔问他:“老公,喜欢你的女人还有哪些啊?”

    这又是一道送命题!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