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84章 他这脾气是想上天了吧?
    “我给你买了两条领带,一件格纹白色衬衫,试穿看看呀?”江雁声唇角带着柔柔的笑,手指伸去爵卡男人领口下处的纽扣。

    霍修默深邃的眸子定定注视着她洁白小脸,薄唇抿紧,有一股淡淡的味道染着她气息,和上次香水味不一同,却也是男士专用的。

    这个女人毫无察觉的站在他面前,指尖熟练解开他衬衫上几颗纽扣,逐渐露出了一片结实胸膛。

    她微微低头,要去扯出他西装裤里的衣角。

    霍修默的大手倏地将女人手腕攥住,力道捏紧了,这让江雁声抬起头,眼眸茫然的看他:“怎么了啊?”

    他沉凝了她几秒钟,淡漠的开口:“你今天都在逛街?”

    “不然呢?还吃了甜品啊。”江雁声感觉莫名其妙的,微微一挣脱,他就松手了,于是也没在意男人细微的变化。

    她踮起脚尖,忙前忙后将他身上这件深灰色衬衫脱下来,又从购物袋翻出白色的,在身后,男人低沉嗓音传来:“每次都买白色……你很喜欢这个颜色?”

    江雁声再次抬起头,正好眸光与他撞在了一起,幽深的眼神让人感到深不可测,她想了想说:“也没有啊。”

    就是认为他穿白色衬衫很干净,又透着一股凌厉气势,男性魅力散发的很强大。

    总结成一句话也不过是赏心悦目罢了。

    霍修默眼底似有不悦溢出来,低声问:“刚才为什么要想?”

    “嗯?”江雁声没理解字里意思。

    “你为什么要迟疑一秒钟才回答我?”霍修默说的更明白点,脚步迈进,挺拔高大的身躯在她面前气势压人。

    江雁声长长的睫毛轻眨,闪过了微微的讶异。

    她是无意间触动了这男人哪根不对劲的筋?好端端的有什么小情绪啊!

    霍修默看她一声不吭就更来气了,特别是她又不知道从哪个野男人身上染了香水味回家,大手夺过她手中的崭新衬衫,朝旁边一扔,沉着脸走向卫生间。

    江雁声眉心拧起,霍修默这脾气是想上天了吧?

    ……

    霍修默心里烦闷,冲了一个冷水澡出来,只用浴巾包裹住腰身,不去看正在铺床的女人,大手拿起茶几上的烟盒。

    江雁声把被子弄好,转身看到站在窗户前抽烟的男人,走过去,放轻了声说:“刚才佣人来说,小家伙晚上喊饿要吃糖水煮鸡蛋,我给你也盛一碗?”

    霍修默薄唇吐着白色烟雾,将冷峻的五官朦胧了几分,深沉的眸子直视前方漆黑的夜色,也不理人。

    江雁声轻咬唇,看男人健硕的身躯还滴着水,恐怕是刚沐浴完都不擦一下,连短发也湿漉漉的。

    她很直接,伸手把霍修默围着腰身的浴巾给扯下来。

    霍修默眸色眯了一度,这次有反应了。

    他一转过身来,裸着男性的身躯,肌肉纹理分明且强悍紧绷,很性感,足够让女人血脉喷了,加上一双结实的大长腿,全部在她面前展露无遗。

    江雁声脸颊发烫,尽量做到淡定的表情,用浴巾给他擦胸膛前的水。

    “我是怕你应酬没吃几口菜,光被人灌酒了……吃点夜宵好不好?是担心你呢。”她声音轻柔,讨好着男人心情。

    “我不吃甜,你不知道?”霍修默站在不动让她折腾,心情还是不爽。

    江雁声给他擦身体的动作微顿,又询问他的意思:“那我让佣人放盐?”

    “不吃。”

    这回江雁声没说话了,红唇抿起,认真地给他强健有力的身躯擦干净。

    霍修默敛起眉目带着阴霾的情绪,薄唇重重抽了一口烟,指腹将烟蒂捻灭。

    他薄唇间的烟雾还没有吐出来,突然,防不胜防被女人红唇亲了一口。

    很明显,身躯陡然紧绷了几分。

    “闹什么情绪?我回来的也不晚吧……”江雁声唇边还带笑的,话刚说完,男人的大手便把她推开。

    她站着没有后退,脸上的笑容却立刻消失了。

    “霍修默,你刚才做什么?”

    霍修默五官轮廓显得阴郁,一言不发。

    江雁声脾气也被他惹起来了,盯着男人,声音很轻:“你有种!”

    她才是哪根筋不对去哄他,谁管他不擦干身体会不会生病,谁管他应酬顾着喝酒没吃什么,谁没事找事给他买衣服。

    江雁声洁白的脸上表情很淡,走到沙发前,将刚买的男士衬衫和领带拿起,然后往阳台下一扔。

    霍修默眼底闪过了一丝紧绷情绪,看她扔的干脆利索,脸色彻底沉了。

    江雁声才懒得管他情绪,扔完衣服就去卫生间。

    舒适的卧室很静,只能听见女人洗澡时传来的水声,霍修默阴鸷的眸光盯了那扇紧闭的门很久了。

    他去衣帽间找一件深蓝色睡袍披上,迈步走回卫生间门口,想要推进去,等大手握住门把的时候,突然又改变主意,离开卧室。

    半个小时后。

    江雁声舒服洗完澡,换上浅红色吊带睡裙,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身段窈窕的自己,特别是在秀发被扎起时,胸前V字领没少露出一大片白皙肌肤,轻媚中带着丝丝的风情性感。

    她想到霍修默的态度就生气,吻他还推开了?

    江雁声蹙了蹙眉,抬手从柜子翻出浴袍套上,遮挡得严严实实的,一片肌肤都不肯给他看了。

    将卫生间门打开走出来,这回轮到了江雁声板着脸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她没去看坐在床沿抽烟的男人,慢悠悠的走到梳妆台坐下。

    一些瓶瓶罐罐的护肤品够她涂抹十几分钟了,江雁声不说话,气氛很安静,她只是低垂着眼睫,手指拧开盖子。

    即便这样,依旧能察觉到身后一道强烈的视线,直直盯着她看。

    江雁声抿着唇抬起头,透过光洁的镜子里,无意间看到霍修默坐着的床沿旁边,一叠整齐的衬衫和领带。

    她指尖蓦然捏紧了瓶子,想打死他来!

    霍修默知道女人看见了,长指间还夹着一根没有燃尽的烟,嗓音磁性有力响起:“我又捡回来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