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89章 明天我就把抽屉的套都扔了!
    霍修默微醺的眯眼,硬长的睫毛在女人脸颊上轻刮,语气笃定:“真醉了。”

    江雁声就没见过喝醉的说自己醉了,别以为看不出来霍修默是想趁机对她逞凶。

    “你还没洗澡,喝醉了就不爱干净吗?”她起了作弄他的心思,手指戳着男人胸膛上结实的肌肉。

    霍修默贴近,薄唇说话带着酒气:“会洗的。”

    他去吻她,喝了酒就往她身上压,大手强迫她也仰起头,两人的唇紧紧纠缠在了一块,亲密且缠绵。

    “唔!”江雁声被他炙热有力的深吻着,想动,男人修长的手指顺着手腕爬上来,与她纤细的手指根根相扣。

    “声声……给我。”霍修默看她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呼吸也很重,只想把自己的全部都给她,容不得被拒绝。

    在这个安静的夜晚,江雁声脸红心跳,被男人散发出的源源热量给感染得肌肤也跟着发烫,她身上这件浅薄的吊带裙被轻易就脱了下来。

    没有布料的阻碍,男人就更方便吻她全身的白皙肌肤了:“就知道你会生气。”

    他低低呢喃声,在卧室格外清晰。

    江雁声听了,想咬死他:“那你还让我去霍家?”

    霍修默灼灼的盯着她潮红的小脸,低哑声染上了笑意:“之前把霍光尊接家里住一段时间,你好像还是对养小孩没有什么兴趣?嗯,是不是他年纪太大了,今天你看了那些婴儿,母爱没被激发出来吗?”

    江雁声连杀意都被激出来了,语气幽幽的问他:“我们就不能商量着过两年再要孩子吗?”

    霍修默眼底一瞬黑沉,低声重复:“过两年?”

    江雁声耐着性子,跟他好言好语的说:“我才24岁,你也刚三十而立,怎么就急成这样了?”

    “你是小。”他老了不行?

    她敛着柔和眉眼的情绪,主动亲他冷硬的下巴:“你是不是怕我过个几年跑了,不跟你好了啊?”

    女人无意间的一句话,说中了男人心思,霍修默表面镇定,拒不承认:“没有!”

    “那你回答我……”江雁声嗓音柔柔,跟他认真分析两人的婚姻关系:“霍修默,你和我结婚了两年,只是年少时听说过对方传闻对不对?”

    霍修默酒意重,神智却很清醒,不说话。

    江雁声停顿了会,又继续说:“算起来,我们真正接触在一起才半年不到的时间,我没怪你新婚期里冷落我,本身我自己也有问题,把事业看的比婚姻重……”

    “你还知道?”男人对此事颇有怨言。

    一个长期不会回家的妻子,他两年里有让秘书联系她,这女人不是在举办环球演唱会,就是春节参加歌唱节目。

    “我是想说,平常情侣谈个恋爱也还要一两年时间培养深厚感情,就算相亲少说也要一年吧。”江雁声打比喻,最后,睁着眼眸认真看着男人冷峻的五官,问他:“懂我意思吗?”

    霍修默每个字都听明白了,脸色还是黑的。

    “你看,我和你脾气都大,吵起来都是先弄死一个在说。”江雁声看他还这样,拧起眉干脆说:“生了孩子以后可怎么办才好啊?”

    霍修默被她嫌弃的语气里,渐退了不少对女人身体的冲动,倏地从她身上下来。

    “气了?”

    江雁声纤细的手及时抱住了男人强健的后背,探身去看他,一头乌黑光滑秀发都散在了男人胸膛上。

    像女人的肌肤一样柔软,丝丝勾着他。

    霍修默紧抿唇,好像被谁亏欠了一样,将她手拿开:“我去洗澡,不然又不知道谁嫌我不爱干净。”

    江雁声看着男人裸着挺拔的身躯走向卫生间,自己坐在床沿,有一丝的迟疑,最终还是没跟进去。

    算了,他先骗她去霍家的,还理直气壮哦?

    十分钟后。

    江雁声重新铺好床已经躺了下来,而冲洗完冷水澡的男人,腰间围着浴巾就大步走出来,对她沉沉开口道:“不生可以,以后做我不戴措施,你吃药。”

    听到这句话,江雁声心里诧异情绪涌上心头,同一时间被酸涩的滋味缠绕,转瞬间又压了下去,抬起眸看站在床沿的英俊男人。

    是她幻听了吗?即便她不追剧,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狗血经典桥段里,男主不都是很宠妻的对女主说:“宝贝儿,我爱你怎么会让你吃药伤身子,我情愿不碰你。”

    可是,到她身上怎么就成了另一个版本了。

    “行不行?”霍修默要她立刻就给一个答复,未了,又说:“以后你就吃我买的那瓶药,吃完,我给你买。”

    江雁声指尖在被子底下握紧了,说心底不是滋味是真的,却也有种活该的感觉。

    她不生,他才会提出这种要求,不是吗?

    沉默了长达三分钟后,江雁声仰起头,对视上男人幽深的眸子,红唇溢出了一个字:“好!”

    霍修默听她竟然不吵不闹就答应了,胸膛的怒火更深,直接伸出大手把她拽了起来,压在被褥上凶狠的亲。

    “那就做,明天我就把抽屉的套都扔了。”

    他紧绷的身躯刚冲完凉水却滚烫极了,大手倏地分开了女人纤细美丽的双腿,直接沉进去。

    江雁声呼吸急促,快踹不气来一般。

    没了那层阻碍,霍修默的感觉要比之前爽一万倍,薄唇急切去吻她微启的红唇,呼吸急促一声比一声重。

    江雁声只能抱紧他,双手触到的都是男人挥洒的汗水,慢慢地,用指尖去抓出一道道血痕。

    没有前戏就开始,其实她是疼了。

    可是倔犟的脾气就是不服软,任由男人激烈的在她身上折腾,实在难受时,才会倒吸一口气,溢出娇媚的声。

    霍修默做了会,开始缓下来。

    他唇舌亲着女人白皙的肌肤,在上面留下一片片吻痕,说不出的成就感从心底滋生出来。

    就好像雄性动物很喜欢在自己的地盘上留下气息,无声的宣示着这是她的。

    这场一个小时的亲密,没有语言上交流,做到了最后,江雁声快达到顶端时,身子克制不住颤抖,叫了他名字:“霍修默!”

    男人跟着低吼,两人都汗黏黏的倒在床上喘气。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