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91章 万一你喝醉了睡错男人怎么办?
    北塘古镇。

    剧组邀请过来的嘉宾,都坐着保姆车赶到,在这风情画卷般的古镇里集合。

    导演姓彭,这次邀请了六名艺人和两名素人来参加,以网络观众投票的方式诞生一位高人气的女神/男神出来,被冠上皇冠。

    江雁声一下车,行李被南浔拿走,她站在空旷的场子上,算来早了,没过几分钟,陆续也有车开过来。

    “小天后!”

    徐慢慢也来了,秀美的脸上隐隐含着娇俏的笑容,朝她跑过来,献宝似的给她东西:“你吃早餐了吗?我给你带了饭团子。”

    江雁声早在来的路上吃过了,但是看到徐慢慢期待的眼睛,不忍心拒绝,便接了过来,轻笑道:“谢谢。”

    “不客气的小天后。”

    徐慢慢双手放在身后,微微踮起脚尖,很活泼:“我让哥哥给我准备两个饭团子,就是为了给你。”

    江雁声有时候会很意外,她到底是哪里入了徐慢慢的眼?

    十点左右,余下的嘉宾也来了,姬帅还是穿着他红色衬衫黑裤来的,很懂规矩去跟江雁声先打招呼。

    江雁声发现他画了眼妆,阴柔的五官上,丹凤眼看起来更勾人了,不过对女人依旧是兴趣淡淡的样子。

    还有一位素人,也是网络作家叶音浮,笔名很美,寡淡的长相,黑长直发质却不浓密,额头冒出几个痘痘,眼睛略细。

    除了这几个,一名娱乐圈里小有名气的演员也赶到了,叫安盈盈的女人,对于江雁声来说是陌生脸孔。

    “好像还有一位男嘉宾和两位女嘉宾没有赶到吧?”叶音浮积极发言,听着像是娃娃音又觉得有点腻。

    彭导拿着喇叭说:“没错!你们看那边。”

    他一说,大家都朝路口方向看去,有个气质柔美的女人走来了,穿着米白色抹胸晚礼服,笑容浅浅。

    也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跟江雁声长得好像啊。”

    “是啊。”连徐慢慢也懵懂的点头。

    江雁声本人看到了郭佳美出现,唇角的笑意就已经收敛了起来,眼眸冷静且定定看着导演组。

    她记得郭佳美已经被雪藏很长一段时间没出现了,如今节目把人请来,很显然是想用她两人的恩怨来增添曝光率。

    彭导有意回避江雁声的视线,先介绍了一番郭佳美,没给人提问的机会。

    郭佳美站哪里不好,提着裙摆就往江雁声身边站了,势必是想趁着这档节目的热度重新出山。

    “雁声,好久不见。”她像个熟人一样打招呼。

    可能都认为在镜头下,江雁声再怎么也会装,却不知道她已经厌恶郭佳美到了骨子里,看到这张脸就更讨厌。

    “是许久不见了,你好像鼻子有点僵硬,有去问医生什么情况吗?”她勾着唇出声,声音更柔得像真心问人着想。

    郭佳美脸上表情快崩裂一样,笑容牵强:“我身体没毛病呢。”

    “嗯,我又没指你身体有病。”江雁声说着,眼眸带笑看着后悔站在她身边的女人。

    郭佳美朝旁边一看,刚好是姬帅,她对他面生,语气很客气说:“你好,我们能换个站位吗?”

    姬帅单手插着裤袋,姿势潇洒:“不能!”

    郭佳美:“……”

    彭导看了乐啊,才一个站位就让嘉宾勾心斗角了,这期节目绝对是有爆点看。

    “接下来这位,是我们的国内名模,有请!”

    江雁声听到彭导中气十足的吼声,眉心微跳,又点不祥预感,眉眼轻拧了下,真看见褚思娅也被隆重邀请出来。

    很好,两位女嘉宾都跟她有仇,她现在想问问南浔,确定这期节目不是想借她炒作才这样邀请艺人?

    褚思娅在大秀上那一摔,黑都黑火了。

    她名气有,最近也开始接电影,失去了霍负浪这个大靠山,也不知道是被哪位金主捧起来。

    江雁声一想到了那位桀骜不驯的男人,彭导就更应景似的,下句话就是:“最后一位男嘉宾是我们乐娱的少东家霍负浪!”

    “天呐,就是传说中的撩妹人工神器吗?”有两位女嘉宾在霍负浪出场时,就尖叫开始跺脚。

    江雁声抬起讶异的眼眸,正巧和一身深蓝色格纹西装款款走来的霍负浪对视上。

    他骚气十足的对她眨眼,那双大长腿能走了。

    江雁声面无表情,淡淡移开了视线。

    嘉宾都到齐了,在镜头下演了一场热情欢迎后,就开始跟节目组去住处地方。

    这个古镇是凭借着白酒而绵延悠长,老街上,沿着卵石铺就的小径走,每户门前都放着一坛坛的酒,商业气息不浓厚,充满了静谧古朴感。

    路上,南浔先跟她说好:“不许喝酒,你醉了我就完了。”

    江雁声看了她一眼,然后打量着被挟持在两排木板屋之间的石板小路,偶尔,还有背着竹编背篓的居民擦肩而过,她有点不服气说:“我又不是酒鬼。”

    “霍负浪想泡你吧?万一你喝醉了睡错男人怎么办?”南浔操碎了心。

    她拿出手机给这女人看:“你老公早上叫秘书给我发了警告,嗯,说的好听是提醒……叫我看好你,不许喝醉赌博。”

    江雁声现在是听到霍修默三个字,就自动忽略,连提都不想去提他。

    “谁有空喝酒呢,节目组搞事情请了我死敌来,我招呼不过来呢。”

    南浔:“彭导那个小砸婊!”

    她咬牙骂:“我就说,提出让姬帅也进节目,他怎么会爽快一口答应,原来是挖坑等我!”

    合同都签了,也没办法毁约。

    江雁声拍拍她肩:“认吧!”

    ……

    剧组包下的是二层楼的小天井四合院,门窗雕花,木板铺地,环境幽雅精静,就好像将外面的喧嚣嘈杂几乎瞬间隔离开。

    两人安排一个房间,江雁声肯定是跟徐慢慢住,别人怎么分配就不管她事。

    这时,姬帅提出来不跟霍负浪住一间,让人意外到了。

    “我不喜欢跟男人睡。”他靠窗站,侧脸阴美坚定。

    南浔扶墙,无奈说:“不同床你怕什么?”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