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92章 今晚,你把她给我……
    江雁声抬起眼眸看向姬帅,似乎也想知道他怕什么?

    姬帅劲瘦好看的长指将窗户关上,隔绝了外面一群游客的观望,他手抄回裤袋,平静说出三个字:“不方便!”

    “……”

    “……”

    两个大男人住在一间房哪来的不方便?

    节目组经费有限,南浔无情的驳回他请求:“跟浪少住在一间或者是自掏荷包去租,你选吧。”

    姬帅默了会,额头微长的发梢掩去他眼底神色,薄唇扯动:“我没钱。”

    南浔嗤嗤的笑了:“所以啊小弟弟,出来混就要知道在贫穷落魄一无所有的现实面前,连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就别给我娇气,好好跟浪少睡一晚。”

    “你别弄的跟逼良为娼一样!”江雁声看姬帅不情愿,有点迷茫的想他对女人有洁癖,对男人也有?

    南浔:“我是良心经纪人,顶多组个男男有爱cp,不会让他真枪实干的。”

    姬帅皱眉,转头去对江雁声理直气壮说:“借我点住宿费,回头发了酬劳还你。”

    “这是多排斥我啊,都要借住宿费也不跟我住。”

    没等江雁声答应,另一道懒散的男音从楼梯口传来,紧接着就看到了霍负浪妖孽十足的出现。

    他没把姬帅放眼里,迈步朝坐在圆桌前的江雁声走去,也不避嫌,拉了凳子朝她身边凑,嗓音性感叫她:“霍太太。”

    现在没有摄影师在拍,江雁声表情淡然,感觉越理他绝对就越来劲,这样的男人一旦招惹了,没有去一层皮恐怕是安全不了。

    她站起身,故意去倒一杯水喝。

    霍负浪被无视了,南浔只好打圆场:“浪少听了多少哈,我们是开玩笑着呢。”

    “没多少,刚好听到全部。”

    霍负浪翘起二郎腿,长指敲了两下桌面,意味深长看了一眼江雁声纤美的背影,话却对南浔说:“不如我跟她一间。”

    南浔皮笑肉不笑:“都说了我是良心经纪人。”

    她哪敢把霍大总裁的老婆乱送别的男人床上去,会折寿的哦。

    霍负浪耸耸肩,高大性感的身躯靠在桌前,姿势随意,朝姬帅一睹:“看来我们今晚是要试着彼此折磨一下?”

    姬帅不喜欢这个骚浪贱的男人,不过却也清楚惹不起有钱有势的天娱少东家,他低头没说话。

    江雁声有点困倦了,便对南浔说:“我先回房,等会你叫我。”

    她一走,小客厅的阁楼就剩下了三人。

    姬帅对这些人都不熟,也走了,南浔留在这也尴尬,想找个理由跟霍负浪拜拜的。

    刚要说话,只听见霍负浪问她:“南小姐工作室已经开始签人,不考虑跟天娱合作?这样你们可以拿到更好资源。”

    南浔想了几秒钟,脸上带着招牌式微笑说:“多谢浪少抬爱,这事我要回去跟团队商量。”

    霍负浪早就看透了这女人平日里笑的人畜无害,最擅长的就是跟人周旋,他问的直白点:“你家天后……跟她丈夫婚姻关系怎么样?”

    南浔告诉他一句话:“暂时不想离婚的。”

    霍负浪长指摸着下巴:“那就尴尬了,我很欣赏霍太太这个类型的女人,称呼衬我。”

    南浔一口老血快喷了。

    能要脸点吗?那是因为江雁声嫁的老公也姓霍好吗?

    霍负浪看她快破裂的表情,性感暗哑的笑了笑:“像她这种好女人,有的是坏男人想去招惹。”

    他回味片刻,突然提起另一件事:“你父亲经营着一家上市公司,在你年幼时母亲患癌症住院,他却跟你们家保姆好上,不到三个月,你的母亲去世,美丽年轻的保姆成为这个家的女主人。”

    南浔脸上笑意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问他:“你什么意思。”

    霍负浪掏出一根烟,牙齿轻咬着烟蒂,慵懒的说:“嗯,听说在你十几岁时你后妈怀孕,是男孩,因为你自私不要弟弟,你的父亲为了你就让现任妻子把孩子打了,两人至今没有再要个孩子。”

    “而你南浔,并没有接受父亲和后妈的好意,扬言不会成全他们的爱情,更不会去继承公司,势必要一个人在外闯荡出一份事业,一份家产!”

    南浔现在好比被他扒光的女人,羞恼的同时也冷了脸:“看不出来浪少还有调查别人故事的癖好。”

    霍负浪用打火机点了烟,抽了口才说:“你长的娇小心却比谁都大,学传媒行业出身,很清楚艺人容易被控制与约束,一不走运被公司雪藏和拿不到资源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你要做经纪人,不去卖青春讨饭吃。”

    南浔站的位置靠窗,一头齐肩的中发被微风吹乱,也没去梳理,发丝遮住了她的双眼,却不妨碍她看霍负浪。

    “两个都想拼搏出一份事业的女人遇上一块,很合拍,她有美丽的嗓子,你有能力捧红她,嗯,我很欣赏。”

    “说了这么多,浪少真的是想签下我的工作室这么简单?”南浔能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混好,心思早就不是单纯的小姑娘。

    “我知道南小姐做事很有一套原则在,不过,你也不会放弃自己创下的工作室。”

    霍负浪嗤笑,轻易就戳中她的心思:“签下姬帅是怕江雁声为家庭退圈,到时候手上没有一个能捧的,这样跟我合作不是更走捷径?天娱的艺人你可以随便挑,只要你把江雁声签给我。”

    “浪少想得到一个女人多少也别太明目张胆了。”南浔搬出比他地位更大的人物:“你别忘记,她丈夫的身份不小。”

    “想睡又不是想让她改嫁!”霍负浪在女人圈里混了十几年,还从来没有失手过,见江雁声一次,就碰她的念想就会更强烈。

    何况,像他这样的男人是没有婚姻观。

    “今晚,你把她给我……以后但凡是你工作室签下的艺人,天娱的巨星给他开路。”

    南浔冷冷开口:“我有拒绝的权利吗?”

    “有,不过往后圈内封杀的黑名单上,会加一个你的名字。”霍负浪低笑的语气充满了威逼利诱的意味,将金黑色房卡被放在桌上,理了下西装,慵懒地朝楼梯走去。

    留下的是南浔一个人,站在原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