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93章 播出来后,哪个女人还敢去骚扰她老公?
    七八点,当夜幕降临后,北塘古镇的美,在一盏盏红灯笼的衬托下像点在水里的胭脂。

    节目组在露天院子弄了一个长木桌,上面放着美食,还有当地自家酿的白酒。

    八个嘉宾围着坐,以抽牌的方式,回答问题。

    江雁声浅抿了口纯正的酒,绵柔醇厚,尾净余长很适合小饮,她自己又喝了点,却给坐在身旁的徐慢慢倒杯白开水。

    “小天后……”

    徐慢慢也想尝一下味。

    江雁声俨然是将她当成小女孩看待了,将白酒都往自己杯子里倒,语气没得商量:“你会喝醉。”

    “你呐?”徐慢慢手指攥紧了想递过去装的水杯。

    江雁声朝她眨眼睛:“我醉了好啊。”

    这样她能痛快的睡一觉,没那些烦心事缠绕在心头了。

    徐慢慢似懂非懂,伸出纤手摸摸她秀发:“小天后,你不开心了。”

    心思最通透的人,往往最看的懂人。

    江雁声浅色唇角袅袅的含笑,也不知道骗谁:“我很开心呢。”

    她今晚没人管心情不错的样子,开始玩抽牌后,单手托腮看着大家。

    八张牌,每人抽一张,字数最小者要接受节目组导演提问,第一轮就被叶音浮抽去了。

    这位网络大神作家,早就有了想红的心,她听着彭导拿出他专用小喇叭,熟悉的中气十足声再次响起:“请问叶浮音,你是如何看待在网络风云榜上输给新晋作家徐慢慢这件事?”

    这是一个具有热议性的话题,再次让江雁声认知到,这个节目为什么会火起来。

    这样搞事情,谁不爱看?

    叶音浮笑着,朝徐慢慢看了一眼,见到她依着颇有名气的歌手天后,看人的模样很羞怯无辜,心底别提有多讽刺了。

    一来参加节目就朝江雁声叫小天后,还主动要跟人家住同间房,巴结人的功夫谁能比得过她啊。

    叶音浮装着掩口笑,声音腻腻的:“我和慢慢是唯一上榜的女作家,我也有看她的作品,文笔很好,也难怪读者都会投票给她,而且啊,她人缘超好的。”

    网络上写书的作家,文笔好不代表故事精彩,细细琢磨的话,更像是暗指对方有不足之处。

    江雁声听了皱眉,身边的徐慢慢更安静了看着人。

    叶音浮接到她的视线,抬起眼皮望过去,隐约带着轻视的挑衅一般。

    “小天后……”

    徐慢慢话没说出口,就被彭导粗矿的男中音给打断,很明显他对素人的兴趣不大,没有继续问下去,他更期待邀请来的几位女艺人能开撕起来。

    接下来下一轮,在彭导强烈的内心祈祷下,江雁声抽的牌最小。

    “请问小天后,对于网上质疑你性取向成谜这件事,是真的吗?”

    江雁声一个唱秀调戏了全台模特,跟褚思娅的粉丝撕了很久,这样敏感的话题,让镜头对准了两个当事人。

    现场气氛有点古怪,即便褚思娅有颗强大的内心,被当众提起有牵连到她黑历史的事情,脸色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

    霍负浪在场,也含有意味的说:“我也好奇。”

    他一张口,镜头就移过去,没拍到江雁声眯了眼眸,视线去找南浔身影时,却跟褚思娅愤恨的眼睛对上。

    镜头很快回来,江雁声恢复轻柔的笑容,声音慢悠悠的听入耳也格外舒服:“关于网上带节奏的黑料都是子虚乌有的,我今年大概能靠着这些黑历史成为话题女王,我呢,也用享受的心态去接受大家给我塑造人设,挺有趣的,更有意思的是还有些人,很喜欢往我手机上发一些奇怪的东西。”

    她说完,故意去撩头发时,露出了无名指上的婚戒,低调而简单的款式,却让人一看就注意到。

    褚思娅猛地反应过来,心口充盈着一股惊慌,记起了上次亲密照的事。

    “雁声姐,是谁给你发了什么呀?”叶音浮积极发言,声音腻的很。

    江雁声对她态度冷淡,扯着唇给了一抹微笑。

    叶音浮也不气馁,就是想有曝光率:“肯定是有女人给你老公发暧昧照,被发现了对不对呀?”

    众人:“……”

    人家刚秀恩爱,你就揭底人家老公收到女人的暧昧照?

    江雁声眉眼微弯,说话却正室气势十足:“要是有女人敢给我老公发暧昧,嗯,我会把她照片名字联系方式包括身份证都贴到网上,送她上头条。”

    她这句话给播出来,哪个女人还敢去骚扰霍修默?

    彭导看冷场了,又继续下个话题。

    坐在角落头里的郭佳美是有点不安的,按照节目组这样提问方式,要是轮到她,肯定会问之前江雁声在微博亲自爆料她黑料的事。

    陪睡整容这些,够她尴尬了。

    她趁着这一轮是霍负浪被抽问,便跟身旁的安盈盈换了位置,跑到了江雁声的身旁。

    “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江雁声低着头,端起杯子喝酒,突然听到旁边有人跟自己说话,她转头,看到了那张神似自己的脸。

    郭佳美顾不上讨人嫌了,哀求她:“声声,你看在我们从小长大的份上,等会饶我一次?我如果不能靠这个节目翻身,就真要被公司永久性雪藏了。”

    她吃江家饭长大,却不像江雁声在物质上什么都不缺,也不像江斯微每月还有继父给的生活费。

    没了这份工作,郭佳美信用卡都还不是了。

    江雁声没被惹急了,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主,可是,她看郭佳美这张脸碍眼很久了,语气淡淡的:“哦?”

    郭佳美这人口中说出的事,绝大多数都是真的,就是守不住秘密,又总能让她知道一些事。

    她为了前途,毫不犹豫出卖了江斯微:“说是江斯微打算嫁到霍家去,做你弟媳……然后勾引你老公!”

    江雁声第一反应就是哪来的弟媳,被郭佳美悄声提醒:“霍二少,残疾的那个。”

    “你听说谁的?”

    郭佳美不敢告诉她是江斯微亲口对自己说,举着三指保证消息靠谱,还告诉她另一件事:“江斯微今晚想趁着你在古镇录制节目去找霍修默,叫我看着你行踪。”

    江雁声听到这里,露出讽刺的笑容:“她费心了呢。”

    “不就是怕被你打扰到吗。”郭佳美嘀咕了一声。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