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94章 女人该被宠,做小三被宠就不该引以为傲了
    接下来,彭导又问到了褚思娅身上,尖锐带刺问起了她大秀上摔倒的事。

    这很明显就是下套给人,不管怎么去回答,话题是有了。

    褚思娅脸挂不住了,加上这事害她模特生涯提早退休又失去了霍负浪这个大金主,一时气愤之下当众说出口。“我的坎不过是在事业上摔一跤,有的人结婚了还在外面乱搞,父亲女儿一个样,就不知道在婚姻家庭上要是摔跤了,能不能爬起来。”

    她这段话,含沙射影的意味太浓烈,就像是急迫想脱掉帽子,而最好方法就是让别人戴上这顶帽子。

    众人视线,纷纷都朝她看过去。

    褚思娅含着报复的心态,有意无意的朝江雁声方向看去,讽刺的意味快撑破眼角:“在圈里混了不少年了,我交往的朋友都很仗义,而自己其实也是很喜欢对周围人生气的女生,但是还不至于像有的人一样,女王范太强大,讨厌谁了冷淡一下就要周围人也对这个人冷暴力。”

    “不过是个女人就该被宠,我也是服气的。”她最后这话,像是纯粹想吐槽几句而已。

    江雁声清丽的容颜很淡然,细长的手指拿起瓶子倒酒的时候,在所有人未发言前,她红唇轻启轻飘飘的来了一句:“女人是该被宠,做小三被宠就不该引以为傲了。”

    这是要撕破脸的节奏?

    现场气氛一度遭遇到尴尬局面,两人的言论就差没有指名道姓了。

    彭导脸上笑出皱纹来,抛出了观点:“谈到女人被宠的话题,就有了爱情这个词,它是婚姻的基础,似乎已经成为了女人们来衡量的一把尺子,那么,女嘉宾们认为爱情和婚姻究竟是什么关系,应该谁服从谁?”

    褚思娅刚被江雁声一句话堵的哑口无言,总算找到机会了,她率先发言:“我认为没有孩子的妻子就是情妇,而有孩子的情妇就是男人关系上的妻子,因为孩子代表一个家。”

    在场已婚就只有江雁声一个,她这句情妇,完全是把人家正室拉下位,报了刚才被讽刺是小三的仇。

    江雁声笑了笑,同样影射回去:“爱情与婚姻本身不矛盾,没有谁服从谁,无论是健康正常的爱情还是婚姻都能够彻底地改变一个人,从外表到内心,而病态的三观也会使得女人从外表到内心都扭曲可怖。”

    她一双漂亮的眼睛里直直看着褚思娅,毫不掩饰是在反驳她的观点,浅色的唇无声说了五个字:“听明白了吗?”

    褚思娅气到了,开口问:“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你理解不了可以请彭导晚上为你解读一下。”

    江雁声这句就更挑破了男女关系上隐晦的事,不管褚思娅进组资源谁给的,之前敢把出轨这种话题往自己身上带,就别怪她把小三这样的话题还回去。

    褚思娅当即就愤怒的站起来,狠狠的瞪着淡定喝酒的女人。

    今晚这两人算是呛上了,你一言我一语的,比网上粉丝们开撕还精彩,在场其他人也能感受的出来两人强大的杀气。

    霍负浪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换了个姿势坐,俨然是一副看热闹的模样,他眼里只有三言两语就能把人气死的女人。

    没有人出来暖场,就让场面僵硬着,叶音浮便灵机一动,问了最不该问的话题:“雁声姐,我好羡慕你能嫁入豪门哦,能说说做富太太是什么感觉吗?你老公会不会让你别出来工作了,在家给他生孩子?”

    江雁声饮了一口酒,声音很轻:“女人必须靠生孩子来衡量在婚姻里的价值?”

    “我不是这个意思……”

    叶音浮敏感发现好像得罪人了,现在才想起徐慢慢的存在,看她的眼神带着乞求。

    徐慢慢坐在旁边听了半天,眼睛乌黑怯怯的,小声说:“小天后自己就是豪门出生的,没有攀富豪哦。”

    她一句话,就暴露了江雁声的家庭背景,也同样让叶音浮知道自己错哪里了。

    这次气氛又再度冷下,彭导是个聪明人,刚才被江雁声借着褚思娅怒了他一番,要这段播出去,不是承认他潜规则女艺人,惹上了花边新闻。

    这女人,早就做好了被节目组炒作的心理准备,所以死也要拉上他垫背。

    彭导想着用什么办法把话题燃爆点,一时没注意站在摄影师后面,南浔用手机录下了这一幕。

    就算剧组神剪切出来江雁声和褚思娅开撕画面,把别人干净摘出去也不怕,她们手上还有一段原版本的。

    从八点多录制到了十点,快两个小时了。

    上桌前几名嘉宾都是带笑的,下桌后,除了没深陷进风波的路人甲外,没几个人脸上是好看的。

    就连郭佳美到了最后环节,也没逃过彭导的丧心病狂提问,好在江雁声这次沉默喝酒,没跟腔。

    “雁声姐。”

    散场的时候,叶音浮跑了过来,一脸的歉意柔弱:“对不起,我没搞清楚你的背景就乱说话,你千万别生气。”

    江雁声犯不着跟这个小人物计较,态度依旧冷淡:“我没放心上。”

    叶音浮很受宠若惊的笑了,紧张握着手机说:“我和慢慢一样很喜欢听你的歌,能不能加个微信?”

    “慢慢,这个你不能喝。”江雁声又逮到了徐慢慢在背着人偷喝酒瓶子里剩下的白酒,皱起眉心,走过去阻止。

    叶音浮身前带过一阵风,隐隐冷香,就这样被忽略了。

    她气的跺脚,感觉这次录节目作为网站宣传的濠头都会被徐慢慢抢走,不就是巴结上了一个明星吗!

    江雁声将徐慢慢手中的酒瓶抢走,将她扶稳了,哭笑不得道:“你喝了几口了?不能喝啊。”

    徐慢慢无畏惧的傻笑,点点头:“好喝的。”

    江雁声对她有种处于愧疚的责任感,即便两人实际上是没有什么关系,见她有点喝醉的迹象,一时脱不开身,只能朝混乱的周围看,找南浔的身影。

    “找我吗?”

    突然,江雁声的肩头被人拍了一下。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