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95章 胸不错,打算怎么献身?
    江雁声转过身,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高大男人,在夜色下,他穿着蓝色衬衫的袖子给挽起露精瘦的小臂,大手抄在裤袋里,站姿慵懒随意。

    夜里红灯笼的光晕朦胧的缘故,霍负浪性感的五官轮廓有些模糊,眉目间流露出三分笑意。

    江雁声目光没在他身上超过一秒钟,便转开,随口问:“你有看见南浔吗?”

    霍负浪朝她伸出手:“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江雁声拒绝他的好意,看了一圈都没看到南浔,只好扶着人回房。

    霍负浪在身后问她:“你喜欢喝红的,还是白的?”

    江雁声眼睫毛都没有抬一下,早就看透他想约自己喝杯的意图,直言道:“我喜欢跟我先生一起喝。”

    霍负浪站在原地灯笼下嗤嗤的笑,长指间夹着房卡把玩,眼神注视着前方纤美较细的女人身影,散发出一股男人侵占感的气场。

    这幕,被褚思娅看的清清楚楚。

    她面无表情地,心里咬牙切齿的想,江雁声还说跟霍负浪没有奸情,结果在录节目两人都发展到开房约炮的地步了,看她不撕破这个女人伪善的外衣。

    ……

    “小天后,你不能告诉哥哥哦?”

    “哥哥好坏,他连饮料都不给慢慢喝……只给喝鲜榨的果汁和白开水……慢慢也很喜欢喝酒呢。”

    “小天后,你歌声真动听……”

    徐慢慢酒量只有一滴那种,喝了半口就晕了,她乌发细唇的模样很乖,扬起笑容时又带着醉意的绝色。

    江雁声扶她上楼,声音轻柔:“嗯,我们回房唱歌。”

    “不嘛,慢慢要唱小天后的歌给大家听。”徐慢慢被挑起了兴奋,突然转身没注意脚下的楼梯,脚步一踩空,整个人重心失去,朝下跌。

    “小心!”江雁声被吓到,伸手及时抓住她的手臂。

    徐慢慢差点儿就滚下楼梯,因为狭窄的缘故,额头朝木板重重敲了一下。

    江雁声心脏猛地呯砰跳起,这幕就好像是回到了十年前徐慢慢跌下楼梯的画面,这让她手劲不由抓得很用力。

    “啊,好疼!”

    徐慢慢额头疼,手腕也疼,眼睛里蓄起了泪水,胆怯的喊:“疼……慢慢疼。”

    江雁声恍然回过神来,压制住心底那种难以忘怀的愧疚自责,喘着气,受怕的模样仿佛摔的人是她:“没事了,别怕,我先扶你回房。”

    徐慢慢可怜兮兮的,口中喃喃:“这次你抓住我了哦……”

    江雁声身子一僵,蓦然抬起头看她时,一双眼眸里,顷刻间红了。

    徐慢慢泪眼朦胧朝她扬起笑容,然后靠在她肩头模糊睡了。

    在楼梯口处,墙壁的木板上倒映着两人相依的身影,江雁声睫毛下眼底闪烁着隐晦的痛楚,她静静地站了很久。

    在朴实的房间,两张洁白单人床。

    江雁声将喝醉的女人扶到床上盖好被子,她掏出手机给南浔打电话,发现几通电话都未接,只好发短信给她。

    让节目组的人看徐慢慢她不太放心,来参加的嘉宾似乎也没有一个是交情好的。

    江雁声缓缓在对面床沿坐下,身后窗外的夜色衬得她身影生出了单薄感。

    她内心反复的在犹豫,最终在徐慢慢和霍修默之间,选择了前者,打消了离开古镇的念头。

    ……

    同一片夜色下,在某家住宿的民居,只有漆红的门牌是新的,刻着繁体字样就挂在墙壁上,旁边种满了花草和挂上盏盏红灯笼。

    一个穿着蓝色V字领背心和洞牛仔裤,看着很性感俏丽的齐肩中发女人推开厚重的门走进去,格局很大,有庭院和三层小阁楼,青石地板上旁边摆放着酒坛子。

    她低声咨询过前台后,才上二楼拐角处的最后一间房,没敲门,刷卡进去。

    古典朴素的房间很安静,窗帘被紧紧拉拢上密不透风,墙壁上橘色暧昧的光晕充盈着昏暗的四周,在那张洁白的大床上,布满了玫瑰花,还摆放着两瓶酒。

    南浔看了挑眉,听见卫生间传来了拉开门的动静。

    ……

    霍负浪腰间围着一条浴巾走出来,长期坚持锻炼的身体精壮刚硬,每一处都散发着要命的男性魅力,他很快就发现房间里一丝不对劲。

    “你?”他湿漉漉的短发下,眼神危险扫向妖娆坐在床沿的女人。

    南浔仰着脑袋看他,带上真诚无比的笑容:“浪少录制节目离不开女人,我只好来献身了。”

    来的不是霍负浪期待的那个,当然没好脸色了:“江雁声不敢来?”

    “浪少,你白天是说的对,我是看重自己的事业,不过……”南浔手撑着床,指尖把玩着玫瑰花瓣,幽幽说了一句:“也没丧心病狂到让别人为我的梦想而买单。”

    霍负浪桀骜的眸子眯起,薄毅的唇吐出讽刺的字眼:“南小姐为了姐妹情亲自上阵被潜规则?看来是真要给你颁一个最称职经纪人奖。”

    “小女子不敢担的呢。”南浔还能保持镇定。

    只见霍负浪朝沙发一坐,胸膛上肌肉性感突显,眼神挑剔的打量她的身段:“胸不错,打算怎么献身?”

    南浔脸上笑意浅淡几分,指尖揪紧了花瓣,来之前她心里是做好了被天娱的少东家玩一晚的准备,可是要面对的时候,接受能力和想象中的总有一些差距。

    算了,就当被狗给日了!

    南浔深呼吸一口气,当场就将吊带上衣给脱了,她身材娇小,发育的却很丰满,平时穿衣服可能不显,脱了就暴露无遗。

    在暧昧的灯光下,女人干脆不扭捏将衣服裤子脱干净,一件件扔在男人脚边,洁白的身子只穿了一套深紫色的内衣。

    “满意吗?”

    南浔最终没把最后一层遮羞布给脱了,盯了霍负浪几秒钟,然后朝床上直直的躺着,齐肩中发凌乱的挡住了她的脸,缓缓闭上眼。

    她俨然是一副认命的气势,等着被男人上。

    房间气氛静了许久,霍负浪高大性感的身躯才走到床边,薄唇带着似笑非笑,他去倒了杯酒。

    两指夹着高脚杯摇晃了几下,下一秒,直接朝女人美丽的身体倒下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