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11章 霍总说,他太太更会伺候人
    “霍修默,我也要跟你去公司。”

    江雁声嗓子早就叫哑了,水色的眼眸巴巴看着男人,抿着唇说:“我想跟你在一起,要去你公司。”

    女人的这股粘人劲,霍修默以前还没发现,他放低嗓音哄慰:“声声,你额头还伤着,也累了,嗯。”

    “不要!”

    江雁声伸手,拼尽了全身力气抱紧了男人:“我想要跟着你……霍修默,你别不要我。”

    霍修默手臂搂住女人光滑的腰肢,英俊五官温和几分,在她撒娇的威力下,很轻易就妥协了,都依她。

    “那你听话,躺在床上先睡一个小时,我去书房处理公务,等去公司时在叫醒你。”

    江雁声在犹豫男人这番话有几分真假,没松开他,小声问:“你,不会偷偷跑了?”

    霍修默被她弄的低笑,修长手指在女人秀气鼻尖轻捏:“霍太太,我还能丢下这个家跑去哪里?”

    江雁声抿唇没有说,心底很自嘲,恐怕只有女人才能丢下一家的重担说消失就没了,而男人,有担负的责任太多。

    怎么,跑的了呢。

    她知道自己问的很智障,却又很没安全感,害怕爸爸再一个电话打来,叫她去江家。

    江雁声仿佛是回到了童年时期,害怕的东西太多了,又没有人伸出援手帮自己,如今,只能紧紧的抓住霍修默这个唯一的救命稻草。

    她是多么,想跟一个人倾诉自己最难堪最隐晦的秘密,越是强烈渴望,就越在退缩。

    霍修默要知道,跟他同床共枕的女人是个神经病,会怕吧?

    ……

    霍氏,公司。

    早上快十一点了,大家才看到霍总出现,身旁,还跟着他的霍太太。

    江雁声来公司就没缠着霍修默不放了,端着杯热茶坐在休息区,而不是霍修默的办公室里。

    因为,这个区域位置,视野能看到霍修默在会议室侧面身影。

    她偶尔刷手机看微博,偶尔翻杂志,一派悠闲的气质,也没人会冒然上前打扰。

    “太太,吃甜点。”李秘书端了一盘精致的小蛋糕上来,专门让人买的。

    江雁声含着笑:“谢谢。”

    李秘书没走开,而是留下来陪江雁声聊天,怕她一个人待着会闷。

    想了半天,注意她的穿着,于是爽朗的笑道:“哈哈,很少见太太穿平底鞋哦。”

    江雁声今早被霍修默禁止穿高跟鞋出门,她只能一脸皱巴巴的上楼换衣服,从衣柜里挑了一件露肩浅色上衣和破洞牛仔裤,在搭配小白鞋,小清新中透入着女人味十足。

    她指尖,朝自己额头指了指:“走路把额头摔了,你们霍总只让我穿平底的。”

    李秘书掩着心虚,调侃道:“就说嘛,肯定不是霍总动手给弄的。”

    他暗自擦了一把冷汗,还以为太太是怀孕了,才把专爱的高跟鞋换成了小白鞋。

    要知道,避孕药是霍总叫他换成假药的,事情揭发了,他也难逃一死!

    “你以为他家暴我啊?”江雁声笑了,很佩服李秘书的脑洞。

    李秘书还在笑,摆摆手:“哪敢……霍总哪有这个熊胆啊!”

    看在江雁声听了浅笑看他,很好相处的模样,李秘书话题一旦打开,就收不住:“上回酒局上一位刘总喝多了,说把霍总当兄弟,要把自己包养的女人……咳,借霍总一晚上,说很会伺候男人。”

    “太太,你猜霍总怎么说的?”

    江雁声眼眸微弯,透过李秘书身后,看到会议室里走出一群西装革履的精英人士,为首的,正是一身黑色正式西装的霍修默。

    她单手托腮,好奇道:“嗯,你说。”

    李秘书哈哈大笑:“霍总说,他太太更会伺候人,性子烈起来,管你是谁家的男人都一并给弄死在说。”

    “哈哈哈哈……好好笑不是,刘总听了都不敢说话,私底下传霍总惧内,哈哈哈哈,还说娶老婆别娶太漂亮的,不然舍不得打一下,只能让她作妖。”

    “很好笑?”

    在李秘书丧心病狂的笑声里,一道淡漠的男音穿透而来,声量不大,却极为清晰。

    李秘书身躯一震,笑声瞬间卡住了。

    他冷汗,有种不祥的预感,又不死心接受这个事实,对江雁声挤眉弄眼的。

    江雁声柔声说的话,无疑是判了他死刑:“没错呢,你霍总就在你身后。”

    李秘书双膝,瞬间就给眼前笑颜款款的女人跪了,不敢回头看一眼,狂嚎起来:“太太啊,刚才都是我一口编的,没有的事,霍总绝对不是这种惧内的男人,他绝对没有拒绝过刘总……”

    霍修默面容微沉,单手插在一丝不苟的西裤口袋里,语气加重:“李秘书,今天各部门策划案上交了?”

    李秘书一个机灵,都不敢看霍总脸色:“是是是,我马上去。”

    私底下八卦都没他嘴快,溜走的功夫亦是。

    江雁声一记轻笑,眼眸弯弯看着缓步走来的男人:“你秘书,可以啊。”

    在公共场合霍修默没去抱她亲她,眸子盯紧了女人身上,沉声:“听他乱说什么。”

    “唔,这位刘总应该就是吴侬的老公吧?”江雁声猜到了,不然以霍修默这样淡漠性子的男人,怎么会把一个人偷吃的历史记得这么清楚,还一眼就认出了刘总的老婆。

    霍修默大手伸去牵起女人的手,往办公室里带。

    等门关严了,隔绝开外面的众人视线,他才展开手臂将女人搂紧在怀,低首,求嗅着她幽香的秀发,低叹一声:“够要命,下次你遇上刘总一家走远点。”

    看来,是被折腾到了。

    江雁声转过头,看着男人英俊的五官上,眉宇处微微收敛着情绪,她伸出指尖去抚平,扯唇出笑:“你妈还让我跟吴侬交个朋友呢,怎么啦?难不成刘总直接把女人往你怀里塞?”

    霍修默神色一僵的表情,还真像被说中了。

    这让江雁声唇角笑容一下子收起来,声音越发柔:“霍先生,是我说的这样吗?”

    “没有的事。”霍修默出声否定,手臂收拢紧了她娇软的身子,薄唇沿着发丝去吻她的脸颊,一点点,带着温热气息。

    江雁声撇过脸,手心去挡住了他的嘴,眼眸眯起问:“那是什么回事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