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18章 奶奶,你要死了
    老太太冷哼,这丫头是她一手教养大,怎么个黑心肝,会没点数?

    老太太并不买账,狠狠训斥:“自己说说,这两年你都干了什么混账事!”

    江雁声眉眼微弯,可是,眼底眸色却是冰冷的,先是扫了一眼王瑗母女,红唇轻启:“奶奶指的是哪一件呢?”

    “奶奶,她承认了。”江斯微告状。

    老太太拐杖重重敲地:“不守妇道,殴打继姐,残害继母腹中胎儿,这一件件,以为嫁出去就没人能管你?”

    “管我的大有人在……”江雁声眉目平静,语顿,口吻讽刺:“我要没人管,恐怕是被某些人阴险的计谋就被害死了呢。”

    王瑗对号入座道:“声声,上次我低声下气来给你台阶下,你表面上做的比谁都好看,一转身就把藏毒的事诬陷我身上,看在你还小,我这个做母亲的替你承担下,可是,为什么你还要一身怨气呢?”

    提起这件事,江雁声身侧的手,五根纤细手指攥紧成拳,眼眸微眯了眯:“这么委屈?等你没了保命符,会有机会让你跟法官好好辩解一番的。”

    【没了保命符】

    这句话,从文字层面上来说,看你怎么解读了,很显然,老太太等人都想岔了。

    “你这个孽障,给我跪下!”

    老太太怒气冲冲,完全不像一个修佛之人该有的气度,倒是像个小家子气的老太太一个。

    江雁声背脊挺的很直,眼眸冷静地面对这位血缘上有关系的奶奶,唇上柔柔笑:“奶奶啊,你可千万别打我,伤了我的身体……孙女担心霍家夫人会上门找你讨个说法呢。”

    老太太气血飙高,最听不得江雁声阴阳怪气的腔调,连说几句好:“让你嫁到霍家去,心都野了,翅膀也长硬了是吧,早知道就该让你嫁个普通人,没了靠山!还不是捏在我手里,叫你往东不敢往西!”

    江雁声心脏被字字猛地刺了一下,尽管早就习惯了老太太偏心,还是有点痛,语气冷淡下:“奶奶,你还记得我嫁人了啊!”

    她嫁了人,老太太依旧是想打骂了就叫人回来,王瑗母女几句话,更是能让老太太直接判人死刑。

    江雁声对奶奶是有恐惧,就像枷锁在她内心最深处的沉重阴霾,她挣脱不了,想逃避又被步步紧逼之下,不得不去面对。

    江雁声用了莫大的勇气才站在这里,面对着老太太。

    “奶奶,上次……”江斯微在场面僵持的时候,凑到老太太的耳旁嘀咕了几句话。

    老太太被顶撞得盛怒的火气降了些,举着拐杖起身,冲江雁声命令:“你,跟我上楼!”

    江雁声站在原地,转头,看向王瑗母女,眼珠子漆黑衬得脸上肌肤白的过分。

    “我什么脾性,你们应该知道。”

    客厅一静,等江雁声身影跟着老太太消失在楼梯口,江斯微怔怔看着母亲,迷茫说:“妈,她意思要报复我们?”

    王瑗握住女儿的手,安抚:“放心,那就要看她是先被老太太给弄死,还是能留着一口气再跟我们斗。”

    楼上

    踏入一间古朴的书房时,江雁声脚步一顿,抬起眼眸朝里看,眸色不再平静。

    这里,恐怕算的上是她童年的小黑屋了。

    年幼时,王瑗母女一告她的状,奶奶就会把她关这里,不许开灯,也不许给饭吃。

    等年纪大了一些,关小黑屋吓不到她了,就开始改成了别的惩罚……

    江雁声定定神,眉间微拧走进去。

    ……

    窗上的帘子紧紧拉拢着,没有一丝的光线折射进来,除了台桌上点燃两根蜡烛照映着墙面上一幅观音像外,整个书房透着昏暗怪异的气氛。

    老太太握着拐杖,坐在主位上。

    “你和霍修默,结婚多久了?”

    江雁声眼睫下垂着,抿唇说:“两年。”

    老太太显然是明知故问,下半句等着她:“还记得你出嫁,我怎么交代你?”

    江雁声一下子就反应过来是有什么事等着她,冷意从指间开始,迅速地蔓延遍了全身的角落。

    “从小你就是一个野的,抽烟喝酒赌博样样学的有模有样,要不是看在你当年还知道要听从长辈的话,把你送给霍家做媳妇,简直是在造孽。”

    老太太犀利的眼神盯着江雁声,语气越来越尖锐难听:“你爸把你交给我养,我是对不起江家的列祖列宗啊,养出了这么一个恶东西出来。”

    人的心会越便越硬的,江雁声听得次数多了,如今对这些刺耳的话,心底竟然激不起一丝浪花。

    她漆黑的眼直直看着老太太,语气很是平静:“不管是造孽还是祸害了谁,都已成定局,就算奶奶你一心想让霍家继承人改娶妻子的继姐,也要看人家愿意吗。”

    老太太每说一句话都被忤逆的胸口发闷,快活活被气死:“才过去两年时间,你连我都敢顶嘴!看来,你继母说的对,你把男人勾得魂都在你身上,有人帮就厉害了啊。”

    “奶奶,我尊敬着你呢。”江雁声指尖掐入手心里,溢出粘稠的血丝出来却不自知疼痛,语调气息微变:“继母所说的,跟自己丈夫相爱就是勾男人魂了?那不知她私底下有没有不知耻勾我爸。”

    “江雁声!”

    老太太看她这张嘴说的话都不中听极了,怒得扬起拐杖要打她:“你这个小畜生,天生就跟你妈一个德行,嫁人也不知道安分,就喜欢被男人捧。”

    江雁声看着拐杖朝自己挥来,眼睫都没眨动一下。

    就在距离她一指处,老太太的拐杖重重砸在了她身旁地上,发出了沉重刺耳的响声。

    老太太手抖的厉害,也不知道是真没打中,还是最后一刻迟疑了。

    她瘫在主位上,苍老的声音叫起来有力气极了:“我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养得人人都夸好,我一把岁数图个什么啊,江雁声,我要死了,你就是凶手!”

    “奶奶,你要死了,王瑗母女才是罪魁祸首呢。”

    江雁声轻描淡写的语气,让老太太的嚎叫声一顿,时间,仿佛这一刹那凝聚了,书房气氛死寂。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