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20章 在一厘米的距离时,她的刀尖倏地顿住了。
    【王瑗,你过来!】

    这一句冰冷冷没有温度的话,让人莫名的心生戒备,江斯微一步挡在了母亲的身前,没好气道:“你要干嘛。”

    啪一声!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将江斯微整个人打蒙了。

    那张俏丽的脸蛋,红肿迅速的浮现起来,衬得脸色罕见的惨白一片。

    江雁声眼神里有杀意,声音从唇齿间一字一字溢出:“你想睡我男人?”

    “我……”江斯微恍然回神,害怕了。

    一想到这里是江家,是她的地盘,为什么要怕?

    江斯微底气十足道:“是你把霍修默横刀夺爱走,江雁声,你不过是占了身份的便宜,否则是谁的男人还不一定。”

    江雁声眼尾一眯,上前扬手又是一巴掌。

    她出手很快,又力道不小,江斯微被打的毫无还手能力,两边的脸颊传来了刺疼感,甚至,浮现出了丝丝的血。

    “你,你还敢打!”

    江斯微被打得失去理智,歇斯底里叫起来,要扑上去撕了这个贱人。

    江雁声容颜冷静,将女人头发一扯猛地收紧,脑袋摁在了茶几上,茶杯落地的破裂声响起。

    这还不够,她拿起了冒着热气的茶壶……

    “不!”

    王瑗挺着肚子不敢上前,看到这幕,破声尖叫:“江雁声,你松手……她是你姐姐啊!”

    “妈,我好疼,妈快救我!”头皮上阵阵钻心的痛楚让江斯微哭哑了嗓子,浑身在抖着,眼泪直掉。

    “阿姨求你,有话好好说。”

    江雁声不屑的冷笑:“谁不能生?”

    王瑗一愣,委屈又凄楚:“是,是阿姨说错了,江雁声,你别伤害我的女儿。”

    “跪下!”

    江雁声直勾勾地去盯挺着肚子的女人,冷冷道:“给我跪下认错!”

    这番话,无疑是让王瑗大吃一惊。

    “妈,你打电话给我爸……妈,别给她跪,啊!”江斯微撕心裂肺吼到一半,又尖叫了起来。

    江雁声手上力道加重,狠狠的撕扯她头发,没有半点心软。

    王瑗看了心疼要死,就好像伤在自身一般,也跟着哭出声:“女儿……我的女儿……”

    江雁声烦透了这种母女深情的画面,眼底划过过极浓的冷意,拿起茶壶便要朝江斯微这张脸倒去。

    凭着这种货色也妄想去勾引男人?

    她就成全江斯微,让这女人真正的没脸没皮!

    “不!”

    王瑗看江雁声是来真的,也顾不上大肚子,当场就给跪了下来,声音凄惨:“我跪,别伤害微微……”

    “妈!”江斯微看到母亲跪在地上,拼了命去挣扎起来。

    江雁声清脆的巴掌打得她头昏脑涨,然后重重地,将这女人的脑袋朝冷硬的茶几上撞去。

    “啊!”

    江斯微又一声惨叫,没动静了。

    “不,你,你怎么敢……”王瑗心底阵阵的发凉,手脚都在抖,指着她:“你疯了不成!”

    江雁声唇角一勾,弧度冰冷。

    她松开了奄奄一息的江斯微,目光扫到盘上的水果刀,眼尾上挑,笑了,伸手去拿。

    一把刀,泛着惨白光芒。

    王瑗像是预感到了什么,捂住了自己肚子,紧张的看着江雁声,声音越说越尖。“江雁声,我是你继母,你要敢拿刀子乱来,你爸不会饶了你!”

    江雁声低着眼睫,白皙的指尖划了一下刀尖,像是试试锋利的程度,目光忽然看过来,显得淡漠。

    “凌嫂,凌嫂,快出来啊!”王瑗看她俨然一副动真格的架势,吓的心惊胆战,扯开嗓子在喊别墅里的佣人。

    客厅的动静闹成这样,佣人早就听见了,她们只是两方都惹不起,不敢出来罢了。

    凌嫂看到场面越发难以控制,她再三犹豫后,往楼上跑去请老太太来做主。

    没过一分钟,从楼梯口又传来了凌嫂惊慌失措的叫声:“老太太……老太太你别吓我啊!”

    王瑗心底最后一道防线仿佛被楼上的一声惊叫给喊的崩塌了,脸色苍白的快晕眩过去。

    江雁声唇上的弧度很深,语气轻得让人毛骨悚然:“现在没人帮你了啊!”

    那种陌生的恐惧感又来了,王瑗至今都清晰地记得,当初江雁声跑局里来,一棍又一棍朝自己肚子打的时候,就是这种神情。

    王瑗嘴唇哆嗦的厉害,连发出来的声音都是抖的:“阿姨求你了,江雁声,你已经伤了老太太,快收手吧!”

    江雁声神情轻讽,把玩着刀子对她说:“求我?呵,一心想弄死我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有今天?”

    王瑗为了保命,忍着屈辱:“是阿姨不对,你先把刀放下好不好。”

    江雁声洁白的容颜上笑容说没就没了,面无表情吐出两个字:“不好!”

    “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还在呢!”她走过去,一步步,气势夺人:“上次下手,真是太轻了。”

    王瑗眼睛里的瞳孔猛地缩起,捂着肚子要跑出去。

    “啊!”

    江雁声动作凌厉的将她头发一拽,力道极重,没等王瑗痛苦的挣扎就直接把人压制在了地上,然后,左手紧握着水果刀,直直朝鼓起的肚子刺下去……

    就在一厘米的距离时,刀尖倏地顿住了。

    “江雁声……你这个杀人凶手,我要你偿命!”王瑗全身都在剧烈的发抖,被逼的快要崩溃。

    江雁声深深的垂下眼眸划过了一丝茫然,她突然间,恐惧地发现自己正在握着一把刀要去捅王瑗的肚子,就差一点,只要她用点力。

    江雁声额头有细微的血管冒起,内心极为在挣扎一般,盯着王瑗,发红的眼眸里带着刺骨的恨意。

    王瑗,这个假面仁慈的女人,自从嫁进江家的那一天开始,就想害她。

    如今,只要一刀下去,都结束了。

    这个念头一起,让江雁声笑的很痛苦绝望,从唇间溢出的陌生冷笑,她恍然分辨了很久,才意识到是自己的声音。

    “杀了她,把伤害我的人都杀了。”江雁声此刻理智被仇恨冲击之下是崩溃的,自言自语一字字说着,像要说服自己。

    王瑗整个身体僵硬无比,当看到她眼底折射出刺骨的杀意,惊叫道:“不,江雁声……霍家不会要一个杀人犯身份的长媳!”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