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24章 江雁声,不动声色的狠告一笔状!
    王瑗在她的童年噩梦中扮演着伪善继母的角色,比起奶奶明目张胆的虐她,王瑗这种使手段的阴坏给她带来的阴影,不比任何人少。

    江雁声本就不是纯良的人,不过是比自己身体里的另一个她,多了被道德约束的底线。

    她在想……

    如果王瑗肚子里的孩子,这次真保不住了。

    那也是王瑗和江斯微自作孽,动歪心思请老太太出面来压制她!

    这间酒店套房,环境设备很齐全。

    江雁声去卫生间先洗了个澡,换洗的干净衣物和一张写满字的白纸,都摆在床头柜上。

    她长发滴着水走出来,伸手拿起。

    两分钟后。

    江雁声逐字将纸上的内容看完,长睫毛掩下了眼底真实情绪,慢慢地坐在床沿,一时没个动静。

    那写下的一桩桩等着收拾烂摊子的事,够她麻烦一阵了。

    江雁声这次异常平静的接受身体的另一个她给老太太喂药,刺破王瑗的手,她的底线就是霍修默。

    几年前起,她从姬温纶手上接过心理疾病报告的时候,刚开始有痛苦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后,就决定要对自己好一点。

    现在,这几个人已经咄咄逼人到要毁了她最后的幸福。

    江雁声清丽的脸显得面无表情,将白纸撕了粉粹,心底有了主意。

    此刻,医院里。

    老太太终于吐出一口浑浊之气醒来,被药力摧残得半条老命都去掉,抖着手去抓江亚东手腕,情绪很激动。

    “东,东儿……你去把江雁声给我带来,我今天要废了这个不肖子孙!”

    “妈。”江亚东沉声刚喊出。

    老太太打断他,眼里快冷出了刀锋:“你也想气死我不成!”

    江亚东是担心母亲会气急攻心,先安抚住:“你先休息,等声声找到后,我会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还能是……”老太太尖锐的声音,不知为何戛然而止了。

    她老脸露出气愤的表情,恶狠狠地说:“那个小贱人,从娘胎爬出来就坏到了骨子里,没得救了。”

    江亚东面色不好看,医生不是没告诉他,老太太服用了什么药物。

    他只是不愿相信自己女儿会给母亲喂这种东西。

    老太太长呼吸一口气,激烈的情绪稍微冷静儿:“你选一个,要你老娘还是嫁出去的女儿,江雁声,我就当是白养了十几年,从今往后,她不是我孙女!”

    江亚东听到母亲把话说到这份上,突然感到身体深处有一股疲惫感朝自己席卷而来。

    这种感觉很熟悉,又陌生。

    依稀记得叶茗走的时候,他也是这样,苦苦的挣扎在母亲和妻子的选择间。

    如今画面是那么神似,他又再一次要面临。

    江亚东不禁闭上了酸胀的眼睛,接近乞求的语气:“妈,我没了叶茗,声声是她留给我的女儿。”

    “叶茗,又是那个放荡的女人!”

    老太太双目突瞪,对儿子的钟情恨铁不成钢:“要不是当初你到医院跟江雁声做了亲子鉴定,我根本就不会养这个小畜生,早就叫你把她送人,整天看着她越长像叶茗,你就更陷得深。”

    江亚东额头青筋冒起,重复道:“她是我女儿!”

    “叶茗给你生的就娇贵了?我看你从小就偏袒她,连锦乔都没放在心上。”老太太厉声说起来,又是一把火气上来。

    她气的老脸通红,快晕过去一般。

    江亚东神色颓败,将口中话咽了回去,以沉默方式来面对。

    老太太刚醒来,还不知霍修默来医院时的态度,她提到孙女婿,语气明显便慈祥了:“把霍家小子叫来看我!”

    江亚东不想打击母亲,现在从霍修默的态度上来看,明显是对江斯微没有男人对女人的心思。

    这位霍家的继承人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领导者,这样的男人,在家族企业上会拼尽毕生精力,过于沉迷在权力游戏里。

    同时,对婚姻和妻子的责任感就会大大减弱,一时快意过后,女人的魅力往往不如权力来的吸引男人。

    江亚东如今也不清楚,把江雁声嫁到霍家去,是对的,还是错的?或许一开始就让江斯微嫁过去,也不会有这么多纷争。

    ……

    把老太太安抚下来后,江亚东走出病房,轻轻将门关严了,他转身要叮嘱看护,抬头间,目光看到出现在医院里的女儿!

    江雁声就站在走廊上,乌黑的长发衬得小脸很白,还有泪痕,红肿的眼睛里闪着泪花。

    她可怜巴巴地,喊着:“爸爸。”

    江亚东的心脏顿时就被揪疼了起来,神色一变,大步朝女儿走去:“声声,你去哪了?”

    江雁声眼泪毫无征兆就掉下来,也不抹掉,扑到了父亲怀里:“爸爸,我好怕……”

    江亚东仿佛是看到了年幼时的女儿,柔柔弱弱的,见到他就会要抱抱,然后哭着掉眼泪。

    他心很容易软下,将一切抛之脑后:“怎么了,谁欺负你,跟爸爸说。”

    江雁声委屈地抽泣,眼睫下的眸色却是冷静无比:“爸爸,我做错事了,爸爸,你要救我。”

    江亚东面色一僵,老太太这事,真是她做出来的?

    江雁声没抬头去看父亲的表情,颤抖着声音在哭诉:“奶奶想让江斯微也跟了霍修默,让我们姐妹俩一起伺候一个男人,我,坏了事,爸爸,奶奶被我灌了药……

    我不是故意的,我错了爸爸……你别不要我,爸爸。”

    “你说什么!”

    江亚东脸色阴沉,带着隐忍的怒气:“你奶奶叫你们姐妹一起伺候霍修默?”

    江雁声悄然抬眸,扫了一下父亲绷紧的下巴,哽咽道:“爸爸,奶奶很疼江斯微的,知道她对霍修默念念不忘,就命令我把丈夫让出来,等江斯微玩腻了,在还给我。”

    “药是奶奶给我的,主意是王瑗出的,她们只为了让江斯微高兴。爸爸,我妈妈要在……是不是也有人这样疼我……我已经没了妈妈……我不要没了爸爸!”

    一招以退为进,不动声色的狠告一笔状,让江亚东怒火升腾而起,情绪完全被江雁声挑拨而起。

    她哭着,便突然晕了过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