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25章 她流产你高兴?
    “声声!”

    江亚东目睹看着女儿在自己面前倒下,额头青筋暴涨,整个走廊都是他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医生!快来医生。”

    “医生——”

    半个小时后,手术室灯暗了。

    一个戴口罩的女医生和护士们推着床架出来,直往病房快速走去。

    “医生!”

    江亚东拦住了主治医生,急切地问:“我女儿怎么样了?”

    肖莉站定,将口罩取下说话:“她丈夫呢?”

    “已经通知了。”江亚东只关心着江雁声的身体情况,为什么还要动手术,十分担忧:“我女儿身体……”

    “哦,流产了。”

    肖莉双手插在白大卦的口袋上,冷冰冰的说:“你们是什么照顾孕妇的身体,以后怀不怀的上都难说。”

    今天一连的出事让江亚东脑袋胀痛,现在又听见江雁声流产的消息,他差点站不稳身形。

    “亚东!”

    王瑗及时扶住了他,看着丈夫面死如灰,吓的颤声:“亚东,你哪里不舒服啊?”

    肖莉唇角挑起,说话含着若有似无的讽刺:“病人需要静养,掉了一个小孩够可怜了,注意别刺激她情绪,不然得了什么心理疾病搞不好是要自杀的。”

    江亚东连背都伸不直了,手在激烈的抖着。

    肖莉不再管这些人,态度冷淡回到岗位去。

    走廊上。

    在江雁声流产的这件事里,最高兴的一个人,必定是江斯微了。

    她苍白的脸上扬起兴奋的笑容,一时之下,忘了掩藏心思:“刚才医生说江雁声流产了,还不能生了。”

    “微微。”王瑗一听就不好。

    然而,江斯微没解读出母亲的暗示,跑到江亚东身边说:“爸,这是江雁声自己流产了,没人推她吧,等霍修默来了……肯定又要怪罪在我们身上,爸,你要想办法啊……”

    江亚东抬起绷紧的五官脸庞,血丝布满了双眼盯着她。

    江斯微却不自知,想到江雁声流产不能生,这样霍家长媳地位就保不住了,即便霍修默一时对她贪欢,也会找别的女人传宗接代,那唇角就高高扬起,越发的憧憬着未来。

    啪一声!

    迎面袭来的耳光,蓦然间将江斯微的幻想打散。

    紧接而来的,是母亲的惊呼声和江亚东暴怒吼声,铺天盖地响切在她耳旁。

    “她流产你高兴?”

    “江斯微,我养你不是为了让你抢我女儿的东西,老太太宠你也不是能让你胡作非为!”

    “霍修默你这辈子都休想碰一下,否则,我就赶你出家门,我看,一个无父的孤女谁会要!”

    江亚东一句话要比一句话刺耳,打人的那只手还在抖,眼睛里陡然蹦出阴霾的沉怒情绪。

    江斯微杵在了这里,脸上辣辣的疼痛是那么的真实,瞪大的眼睛里闪动着震惊的光芒。

    当年,自从她跟母亲来到江家生活,江亚东就对她视如己出,担任了父亲这个角色,从小到大江雁声有的,都少不了她的一份。

    十来年了,江斯微还是第一次被江亚东打,脸上的表情凝滞,内心不知是多惊慌失措。

    “爸……我也很担心妹妹的。”

    江斯微苍白的解释并没有让江亚东怒火有平息的现象,连王瑗一起迁怒,双眼通红,指着她:“你教养出来的好女儿,还敢怂恿我妈一起跟你们胡来,这次,霍家要怪罪,我也保不住你们!”

    “亚东,你女儿流产这件事不关我和微微的事啊。”王瑗自然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现在不把责任推脱了更待何时?

    她抹着眼泪,伤心欲绝道:“打人的是江雁声,流产的也是江雁声,是不是我肚子里的孩子也跟着没了,才是受害者吗?”

    又一次,王瑗想利用孩子让江亚东心软。

    而然,这次江亚东的母亲女儿都一个个往手术室躺,让他对王瑗失望透顶。

    他眼底的戾气很重,沉声道:“这件事结束后,你让江斯微选,是听从安排嫁出国,还是回到她自己亲生父亲身边。”

    王瑗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这是变相着要把江斯微赶出江家了。

    ……

    “爸——我不要,爸!”

    病房外传来的刺耳女人哭叫声,在里面听得很清晰,江雁声很平静躺在床上,乌黑头发四散,小脸上淡淡透着苍白的憔悴。

    她睫毛颤抖,缓缓睁开了眼眸。

    江斯微还在门外苦求着,说了什么话,江雁声没去听,将肖莉塞在枕头下的手机拿出来。

    指尖划开手机屏幕,裴潆的一条未读短信跳跃出来:“雁声,我已经跟肖莉说好了,她会帮你造假病例,你没事吧?”

    江雁声低眸,逐字看完后,给裴潆回复了一条短信:“我很好,谢了!”

    她习惯性要删短信,不过,指尖又突然顿住,将这两条证据留了下来。

    外面,江斯微没了哭声了。

    不知是被拉走了,还是哭晕过去。

    江雁声清丽的容颜上情绪淡淡的,唇角却讽刺的勾起了弧度。

    玩陷害,谁不会?

    她将王瑗母女都扔给了江亚东去解决,如今心里想的是,该怎么给霍修默交代这一切。

    从清醒过来后,江雁声发现手机是被关机的,开机后,短信电话都有,就连她来医院这段时间里,霍修默也打了不少电话进来。

    一个也没去接通。

    江雁声内心在排斥着让霍修默卷入这场纷争,过往太难堪,连她自己都不愿去面对,怎么有勇气让别人跟她一起面对呢。

    她不愿意选择软弱的找人求庇护,更倾向于把江家的事彻底解决后,在给霍修默一个合理的解释。

    然而,江雁声心底还在酝酿着说辞时,突然听见了外面传来的动静,闹了一阵,等平息不到几秒钟,她的病房门被打开。

    江雁声心猛地发颤,莫名的有种强烈预感。

    外面要进来的人,气场很强大,无人敢拦。

    病房光线昏暗,唯有白色的光晕从走廊外折射进来,随着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立在门口,将光线也如数挡在外了。

    江雁声睁着眸,只看清他五官上线条冷峻的轮廓。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