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29章 我趁你睡了,偷看过了
    “霍总,我是一个没有x生活的人,请原谅我的无知。”李秘书深知自己说错话,结果一开口求饶,更错的彻底。

    要是霍总原谅他了,且不是变相的告诉别人,自己持久度是二十分钟?

    霍修默冷漠的嗓音透着不容人违逆的怒气:“滚!”

    “是,马上!”

    李秘书保命要紧,也顾不上安抚霍总受伤的心了。

    病房门被打开,光晕从缝隙投入进来的一瞬间,又被关上,光线停留在霍修默脸庞上一秒钟不到,轮廓冷漠至极。

    他眸光沉沉的,修长的大手翻看文件资料,一张张监控器截图的照片,一张开房记录摆在眼前。

    “姬帅?”霍修默唇齿间咀嚼着这二字,神色,格外阴森骇人。

    医务室。

    江雁声等护士去拿药水,她靠在墙壁前,拿着手机去删和裴潆的短信记录。

    先前留着,是怕跟霍修默解释不清楚。

    毕竟这男人想要孩子的执念,深得她害怕。

    万一为了流产这事,他又认死理了,她估计要吃苦头的,现在霍修默早就知道她装了,这些证据留着只会揭自己的底。

    江雁声删光后,发现还有一条未读短信自己没看。

    她很疑惑,指尖去点开。

    【您好,尾号340*账户转账成功一百万元人民币……】

    江雁声看到屏幕上这条银行发来的短信,一时间,有点迷茫了。

    不是花的太多,而是……这次花的钱不对劲,要去赌了的话,恐怕一百万是不够身体里的另一个她输的。

    江雁声立刻去查转账记录,她手指都在抖,当看到对方收钱的用户名上显示是姬帅两个字时,差点叫出声。

    她心底,是慌的。

    江雁声隐约感到局面开始往失控的趋势发展去了,就像她已经控制不住第二人格一样。

    她现在只能祈祷姬帅是因为没钱了,找她借钱。

    刚好自己身体里的另一个她,对金钱的价值是缺乏的,姬帅要一百万,也就给了。

    如果是这样,江雁声倒是能安心点。

    她看了一眼还在柜子前翻找的护士,握着手机走远点,给姬温纶打了电话。

    那边,接通的同时还传来了轻音乐声,宁静而舒心:“江女士。”

    江雁声这会没心情跟他纠正称呼,心跳连同声音都很急促:“温纶……我对她,已经失控了,我该怎么办……”

    姬温纶默了几秒钟,问她:“你在哪?”

    江雁声看了看走来的护士,自己又往前走几步,压低声线说:“我现在没办法抽身,今天……她又出来了,我不知道她背着我干了什么事……”

    “给你的药,吃完了吗?”

    姬温纶一提起药,江雁声都快忘了,表情怔怔地说:“有一段时间没服用了。”

    应该说,是只吃了几回就没吃了。

    “药每天要服用,别惧怕她的出现,学会用平常心去接受。”姬温纶低醇的嗓音透入过来,最后一句话带着深意:“她不会伤害你。”

    江雁声根根细长手指抓紧了手机,眼中含着痛苦:“她已经开始接触外界的人了,温纶,我害怕被她取代。”

    这句话,让姬温纶也沉默了。

    过了数十秒,他平静的嗓音缓缓传来:“找个时间,过来一趟。”

    江雁声闭了闭眼:“好!”

    姬温纶再次叮嘱:“药每晚一粒,要吃。”

    “好!”她会的。

    挂了电话。

    江雁声整个人都跟虚脱了一半靠在墙壁前,握着手机有点紧,手心都是汗水。

    护士走上前,端着药水的盘子:“江小姐,你没事吧?”

    江雁声深呼吸调整好情绪,抬起了清丽的脸,映在白色的灯光下显得几分憔悴,朝她微笑:“我很好!”

    ……

    江雁声重新回到病房时,推开门进去,发现原本沉睡的男人醒了,正坐在床沿上。

    她视线扫到旁边的文件,以为霍修默白天忙着找她,晚上才有空处理公务,心里愧疚感又加深了,走过去,柔声说:“我拿了药,给你伤口处理一下。”

    霍修默单手扣好袖子,神色淡漠如常。

    他没开口说话,江雁声当是同意了,便将药放下,伸出指尖要去解男人的衬衫。

    就在要碰到时,霍修默抿紧的薄唇扯出不温不淡的声调:“让护士来。”

    江雁声双眸茫然,看了他一会。

    “哦。”霍先生要护士小姐来啊,她包扎的不好吗?

    尽管心底有点不舒服,江雁声还是给他找借口,或许,是怕她看到伤口会红了眼。

    护士很快被叫来,是一个年轻文静的女人。

    江雁声也没走开,站在床沿,紧张兮兮地看着霍修默,他此刻面容冷漠,眉宇间神色透着几分内敛情绪。

    让人揣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

    护士来到病房,看到是一个外形英俊完美的男人,眼睛有惊艳的光芒,伸手给他解衬衫时,还有点儿娇羞

    江雁声看着莫名的碍眼,知道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轻咬红唇,最终没忍住提醒:“他伤着呢,别碰到他。”

    护士很无辜,她只是解纽扣,没碰到男人的胸膛啊。

    江雁声看护士的手停留在霍修默衬衫第二个纽扣上,越看越沉不住气,最后干脆走过去说:“我来!”

    这是人家的老公,护士只有让的份。

    江雁声倾身靠过去,要去解扣子,纤细的手腕倏地被男人修长的大手攥住。

    她抬头,对视上他深沉不见底的眼眸。

    江雁声不懂他这举动是有什么深意,望着男人的眼眸里侵染着一丝水光,无辜是真,无措也是真。

    片刻后,霍修默将她微凉的手握在手掌心里,扯唇说了句:“你看了会做噩梦。”

    江雁声在一件事上也很固执,声音软软:“我趁你睡了,偷看过了。”

    “……”

    病房气氛一时静了。

    霍修默白皙的手指从她手腕松落,靠坐在床头,也没有在阻止。

    江雁声收起心中微妙的情绪,认真地给他解扣子,动作小心翼翼的,怕会弄疼了他,就连处理伤口上药也很自然揽了过来。

    护士站在一旁,莫名其妙。

    看这位小姐上药手法很熟练啊,还叫她过来做什么,围观吗?

    “好了。”

    江雁声将男人手臂用白纱布打了个结,抬头间,唇角处一热。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