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30章 我有意勾引你……老婆?
    她眼眸微睁,看着霍修默低头亲吻自己。

    当着护士的面,也就一秒钟的功夫,肌肤上温热的触感还在,将她心中难受的滋味完全消散去了。

    这一亲,连女护士都看着脸红。

    霍修默英俊的脸庞上异常冷静,长指将衬衫穿好,等护士收拾用完的药水棉签出去,病房中没了外人。

    他大手扶着江雁声的肩头,让她坐在床沿,低声交代:“在医院歇着,明天李秘书会接你回去。”

    “我又没真流产,你知道的……”江雁声一把抓住了男人手腕,还有,为什么是李秘书来接她出院?

    霍修默低首看她,语气淡漠:“做戏做全。”

    那股子的冷淡感又来了,全然没了先前温存时的深情,江雁声不禁的在想,他当时是不是看她哭的太崩溃,哄哄人而已?

    或者,是了解到她过去的冰山一角,冷静回想了后,霍修默开始后悔跟她好了?

    不管是哪种可能性,都让江雁声心底闷闷的难受,指尖也从他手腕滑了下来,长睫毛掩去眼底闪动的泪光。

    到底,是学不会去卑微索求别人给的温暖。

    她笑容有些牵强,伪装着什么都不在乎:“哦,那你回家路上慢些,夜里黑。”

    霍修默大手将西装拿起,淡抿着薄唇说:“睡了。”

    他真走了

    江雁声刚躺下来,病房里的灯就被男人给关了,漆黑一片,隐隐只看得清他离去时修长挺拔的身影。

    砰一声。

    关门声,像是狠狠的敲在她的心尖上。

    江雁声将脸埋在枕头里,没让泪水流下来。

    夜里不仅黑,还危险。

    姬帅提着一堆奢饰品牌回到他的出租屋,黑车已经退租了,有江雁声给的这一百万,他能过两三个月好日子。

    人,刚走进巷子,就被十来个黑衣黑裤的男子整齐围住。

    身后,路灯的光晕很暗淡,也没什么路人经过,姬帅看着这些强壮的汉子,他妖娆的眼眸微眯,还有心思调侃:“我还没出名就吸引这么多……男粉丝?以后很愁人啊。”

    “少废话!”

    为首的肃冷男子直接让人把他绑了,越是阳刚的男人,越看不上眼这样娘们唧唧的男人。

    姬帅,在他们手上可讨不到好果子吃。

    从巷子绑架到一处奢华的地下室,过程中,他袋子里的粉色绿色bra都被这群大老粗翻出来。

    “操!”

    一个肌肉发达的男子粗糙大手捏着女人味十足的粉色小内内,咒骂了声:“这小白脸还很会享受!”

    “这件也好看。”

    另一个强健男人从袋子里拿出了豹纹款式的。

    姬帅嘴被封着,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珍藏品,被这些没见过世面的糙汉子一个个轮着欣赏。

    地下室。

    宽阔的地方,只吊挂着一盏水晶灯,白色光线照映下来,在中间,奢华的真皮沙发上坐着尊贵无比的男人。

    姬帅被扛着丢到地上,眼还没睁开,一堆小性感小妩媚的bra就被扔在面前。

    为首一名叫越哥的男子,上前禀报道:“霍先生,人给带来了,这些是从他身上搜来的女人东西,一看就是个惯犯,专门靠着张小白脸勾引有钱的女人。”

    姬帅就这样被贴上了标签,他眼睛艰难睁开一丝缝隙,终于看清了坐在沙发上是哪位大人物。

    “霍总?”

    当初在古镇录制节目时,姬帅和霍修默有过一面之缘,即便是远远看着,这张尊贵英俊的脸庞和强势宠妻的气度,都被他深深记在了脑海中。

    霍修默五官显得冷漠无情,伸手将茶几上烟盒拿过来,长指夹着一根烟点燃,抽了口后,便一手搭在沙发扶手上。

    他没说话前,没人敢吭声。

    漫长的一分钟过去,霍修默抽完手中的烟,才开嗓子,声音冰冷入骨:“你和江雁声什么关系?”

    姬帅遭了这趟罪有种不祥的预感,他解释:“霍太太是我的老板。”

    他是个聪明的。

    知道这时候讨好霍修默,将江小姐换成霍太太来称呼,并且说明:“我是被她和南浔的工作室签下。”

    霍修默深冷的眼神太具有穿透力,看着眼前这张美到极致的脸,姬帅长得很阴美,给人一种亦正亦邪的感觉,正是这样,会让他看起来少点男子汉气概。

    加上那双会勾人的眼睛,有着蛊惑人心的魅力。

    霍修默神色沉郁了些,见不得姬帅整天用这张脸,这双眼睛去面对着江雁声。

    他又点了根烟抽,薄唇吐出淡淡烟雾,絮绕着他冷漠的声音:“你今天带我老婆去飙车?”

    姬帅心一沉,听出问题出在哪里了。

    他衬衫长裤身姿规矩地跪在地上,没有半点心虚,眼中尽是坦荡:“霍总,霍太太聘请我做她的代驾,一百万,是我的年薪。”

    话落,未了,姬帅为了保住性命,又说:“今天霍太太情绪很不对劲,我只是带她去透风……”

    “你跟她去酒店做什么?”

    霍修默一连质问,语调漠然,听入耳又透着一股深冷杀意,这让姬帅快要招架不住。

    他总不能说,收到一百万入账后,后来发现江雁声是聘请他做她的代驾,为了证明一些揣测到的真相。

    姬帅故意拖延时间,跟江雁声独处的久一点。

    “霍总,您不会怀疑我和霍太太之间有什么吧?”姬帅干脆挑明了来说,他轻笑声带着低糜之色:“我不过是个穷小子,霍总高估我了。”

    霍修默面无表情,没有因为他的话变了神色,开腔道:“我信她,不信你。”

    “……”姬帅。

    “霍总是认为我有意勾引你……老婆?”

    这种可能性,让在场一众保镖,包括越哥在内都很认同:“小白脸不是都靠着哄富婆开心,才有钱花。”

    “绝对是误会。”

    姬帅手脚被绑着无法举三指发誓,不过,他异常真诚地对霍修默说:“霍总,你怀疑我对你的老婆有非分之想,不如怀疑,我对你有想法。”

    越哥:“霍先生,要打死他吗?”

    霍修默此刻气势淡漠逼人,薄唇溢出没有温度的话:“废了半条命。”

    “是!”一群强健雄伟的男子,卷起了袖子。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