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31章 我不玩车,车技更不好
    一觉睡到天亮,无梦。

    江雁声累倦到了极致,本来以为今晚注定失眠,谁知道刚合上眼没几分钟,就熟睡了过去。

    早上,她还没醒,医院另一间病房里就开始热闹了。

    老太太好生休息了一个晚上,精神恢复过来了,才听到王瑗说江雁声流产的消息。

    她的反应跟江斯微如出一辙,先推掉责任:“小孩掉了关我们江家什么事,是她没这个命,保不住霍家的子孙。”

    老太太自私自利到了极点,横霸惯了缘故,不会听劝的:“当年她那个妈流产了一个男孩就不能生了,我看,有什么妈就有什么女儿!谁娶了谁倒霉,要断子绝孙哟。”

    王瑗还在旁边,假意口婆心地劝:“妈,这事让霍家夫人知道了,恐怕是要找上门来算账的。”

    之前投毒的事,王瑗是尝到了霍夫人的厉害手段。

    贵妇圈里,不少富家太太都以霍夫人为首,加上年轻时她又是很有名气的淑媛,召集令肯定不容小视。

    王瑗现在就担心,霍夫人那张嘴巴又到处乱败坏江家的名声,到时,连江锦乔都娶不到什么好人家的女儿。

    老太太还要死撑着,怒道:“她敢来,我就请她婆婆出面,刚好把江雁声这个不能生的女人换下来,让微微嫁过去。”

    老太太和霍家的老太太几十年的交情了,这事王瑗是知道的,否则也不会故意在这里提起这事。

    霍夫人有头上的婆婆压着,江雁声也就少了个靠山。

    提起霍家,老太太就挂念起霍修默这个孙女婿,问人了:“昨晚霍家小子过来没有?”

    王瑗对霍修默实在有怨气,要不是婆婆看好,女儿喜欢,说实在的,她不太愿意让江斯微跟他。

    那男人,眼里有你才深情,没你,太显得薄情了。

    王瑗说话语气,不自觉就告状了:“霍家的继承人身份尊贵着,哪里会把我们这些长辈放在眼里,昨晚一心守着媳妇去了,还说,就算我们把江雁声养大,也没资格管教她。”

    “什么!”

    老太太气急:“肯定又是江雁声吹了什么枕边风。”

    王瑗:“……”

    她没在煽风点火老太太的怒气,而是低头,露出愁容之色,一手缓缓摸着鼓起的肚子,心底慢慢的在盘算后面的事。

    江亚东明显对她的态度,是越发冷淡。

    幸而,她还有这个未出生的孩子,还有希望赢回丈夫的心。

    王瑗心里有了主意。

    ……

    七点五十分,窗外的阳光淡淡投入进来。

    江雁声醒来了,来接她的人,还真是李秘书。

    她在洗手间里刷牙洗脸,换了身白色珍珠纽扣衬衣和修身九分裤,将长发优雅的扎好,脚上这次没穿高跟鞋了,而是穿着一双平底鞋。

    出来时,李秘书刚挂了电话,对她恭敬道:“太太,车已经安排好了。”

    江雁声淡淡嗯了声,走到床沿坐下,先不急出去。

    “李秘书。”

    “太太请吩咐。”

    看着这人精,江雁声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问:“昨晚,你家霍总,我老公,从医院出去就回家了吗?”

    李秘书面对着总裁夫人的查岗,压力很大:“太太,霍总没背着你找女人,我用年终奖保证!”

    “我就问问,你何必破财免灾呢。”

    江雁声唇瓣勾起浅淡的弧度,没追问下去了,一时间,也没仔细留言到李秘书其实是在避开霍修默有没有回家的事情。

    她慢悠悠的起身,朝门口走:“出院吧。”

    李秘书跟在身后,突然一问:“太太,很喜欢玩车吗?”

    江雁声站定,蓦地转过身去看他,淡淡拧眉:“为什么这样问?”

    “先前霍总经常为了哄太太开心,来问我送女人什么礼物好,太太,我都快没招了,这不,想走个后门来问问你。

    等下次霍总又要哄太太的时候,我能支个招,涨点奖金。”李秘书张口便毫无破绽的应付过去江雁声的疑惑。

    江雁声就知道霍修默哄老婆的招数,绝大多数都是请教别人的,什么送玫瑰花,看电影什么的,俗气死了。

    她不想霍修默又乱来惊喜折腾人了,明明白白的告诉李秘书:“我不玩车,车技更不好,你等路上开的稳一些,车子一快,我情绪就不稳定。”

    李秘书闭嘴了,默默地看向窗外。

    怎么瞧着,今天树上的叶子格外绿呢。

    江雁声朝病房门口走去,刚好碰上出现在走廊的王瑗。

    一大早就撞见不待见的人,江雁声小脸冷淡极了,来这里,显然是来找她的。

    不过,江雁声却没闲工夫跟王瑗浪费时间。

    “声声!”

    看着人要走,王瑗挺着大肚子就去拦,在江家的高傲劲此刻半点都没体现出来,满脸关切的拽着她手臂:“你身子怎么样了,你爸爸说你小产了……”

    昨晚在病房外,分明听见王瑗和江斯微的哭声,今天,在她口中又成了听江亚东说的……

    江雁声勾唇,笑意十分冷:“开心吗?”

    王瑗眼中露出痛苦之色,假哭道:“阿姨是心疼你,怎么会开心呢,昨天都是误会,微微跟你奶奶商量要做什么事,阿姨是真不知道。”

    “所以呢,需要我跟你道歉吗?”江雁声语调微变,没生气也没发怒,淡淡的语气,听了很讽刺。

    王瑗左手被刺伤还没好,故意要显摆出来给她看,又故作大度的摇头:“傻孩子,你也是阿姨的女儿……这世上,哪有母亲会怪罪自己的孩子的,昨天阿姨说话过分的地方,你别记在心里就够了。”

    江雁声还真不记得在江家客厅发生的一切,仅有的记忆,都是王瑗被她摁在地上颤抖惨叫,说了什么话,都回忆不起来了。

    她连佯装着跟王瑗虚情假意都不想,很冷淡将王瑗手撇开:“你不仅在我这里没资格跟我妈相提并论,在我爸心里一样的,王瑗,我可不是你的孩子。”

    王瑗脸上表情一僵,被她膈应的要死。

    她跟江亚东做了十几年的夫妻,早就被这男人的魅力所折服,从最开始的做个富贵太太就好,变成了想要代替叶茗在江亚东心里的地位。

    而,江雁声此刻却提醒她:你不如叶茗!

    王瑗脸色开始发白,身子不稳的朝后倒……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