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32章 没人在,就可以搞你了?
    一个孕妇,要当场没了孩子。

    江雁声是有口也难辩自身的清白了,她没想到王瑗会学她,来个流产陷害的阴谋,她惊讶之余,及时伸手去扶住王瑗。

    人是稳住了,也被吓出一身冷汗。

    王瑗顺势跪了下来,让人毫无防备:“声声,就当阿姨求你了,你放过你姐姐吧……”

    江雁声脸上半点笑容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当即就后退了两步。

    以免,摔伤了栽赃到她身上。

    “昨天,你们联合起来逼我时,怎么没想过放过这两个字呢?”

    王瑗掉着眼泪摇头:“声声,你姐姐一时糊涂,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没教好她,让你受委屈了……

    可她从小跟你一块长大,看在姐妹的关系上,看在她是锦乔的亲姐姐的面子上,你跟你爸爸说说好话,这次饶了我们……阿姨给你跪下了。”

    江雁声看她搬出锦乔来,更讽刺了:“王瑗,你怎么好意思提起锦乔呢?他要没被爸送到学校寄宿,恐怕都会被你们的所作所为羞的无颜见人。”

    江亚东和王瑗在培养江锦乔的这件事上,十分注重。

    为了让江家唯一的男丁将来有能力支持起家业,江锦乔读高中起就被严格监督在校学习,不会让家中事情影响到他学业。

    或许是江家风水好,生出的一个个流着江家血液的子女,都是学神级别。

    江锦乔在学校成绩出色,人是好玩了点,把浪子习性学了七八分,不过也颇有江雁声当年稳坐第一不可撼动的风范。

    王瑗怕耽误儿子学习,把江家发生的事都瞒的死死。

    她看江雁声不接招,又抹着眼泪,越哭越悲切大声。

    走廊上人来人往的,指不定被谁看了好戏。

    江雁声语气嘲弄,一字一句:“你不是很喜欢让江斯微挤掉别人的正室上位吗?我相信爸,一定会给你的宝贝女儿找个二婚的男人的,可能会学你做个称职的后妈呢。”

    王瑗胸口起伏得厉害,气喘不过来:“你!”

    装可怜没用,又要暴露本性了。

    “跟我跪地哭有什么用呢,你忘了我昨天在江家说的话了?我是什么脾性,你应该清楚的。”

    江雁声淡淡的提醒她,便带着李秘书走。

    王瑗瞬间懂了,一脸苍白看着她离去的方向,心底升腾而起了强烈的不好预感。

    这事……

    江雁声不会轻易就这样翻篇,还没完。

    出院,上车回别墅。

    一路上,江雁声黑色的眼睛望着车窗外没说话,衬托得她的脸上神色很寡淡。

    气氛尴尬地,让李秘书都为难情。

    “太太,你没事吧?”

    江雁声眼睫毛微垂,淡淡的声音从红唇溢出:“我能有什么事?”

    李秘书一脸憋着。

    有的啊,可多了……就比如昨晚霍总找了几人把你工作室的歌手给打了!

    像是应景了般,这时江雁声的手机响了下,南浔发来短信:“声声,姬帅请了一个月的长假,说夜里不小心摔了,破相了。”

    这年头,摔伤破相的人还真不少的啊。

    江雁声慢悠悠的回复:“喔,他应该……有钱看病的。”

    昨晚从她账户转出去的一百万,姬帅没花完吧?

    下午黄昏时分,夕阳染红了天边,给整栋别墅都笼罩上一层淡淡的金黄光线。

    霍修默下班回来,在玄关处换好鞋进来。

    “先生,今天是太太亲自下厨。”佣人上前,先说了。

    江雁声主动下厨的次数很少,一是厨艺不过关,二是要看她心情去了。

    霍修默将西服递给了佣人,五官上神色如常。

    不过,他却迈步朝厨房走去了。

    洗手台前,江雁声今天的打扮很美,一字领绯色连衣裙,裙摆类似旗袍的设计,开叉处十分性感显得腿长白皙,很有气质。

    她用勺子舀动锅里的鸡汤,低头,尝一口味道。

    嗯,有点淡。

    她轻抿双唇,缕缕的发丝从脸颊滑落下来,纤细的指尖正要去勾。

    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已经先一步,长指将发丝拂到女人耳后。

    江雁声微愣间,转身看到了已经回来的霍修默,唇边先柔柔笑开了:“怎么走路都没声呢。”

    霍修默低低的注视着她白皙美丽的小脸,片刻后,手臂从她腰间滑过,去看锅里煮了什么。

    他这个动作,几乎是将她笼罩在了身躯和台前之间。

    “炖鸡汤?”

    江雁声看他挺拔高大的身躯立在面前,不过,是一手撑着台沿,另一只修长的大手拿着勺子去舀动,干脆主动伸手去抱住男人的腰身,依偎在了他怀里。

    “霍修默,你看鸡汤都不看我!”

    江雁声一说,还有点吃醋的嫌疑了。

    霍修默低头,眸色深邃看着她:“这也要不开心?”

    江雁声仰起头,一双眼眸里带着对他的控诉:“你回家没抱我也没亲我……你到底怎么了啦?”

    霍修默长指轻敲了敲她额头,一本正经的神色,薄唇扯动,说出来的话又不正经着:“嗯,叫你不听话,欠收拾。”

    “你还嗯?”

    江雁声气的要打他,手腕就被他修长的大手攥住,一阵力道袭来,然后身子被他转了过去,用背对着人。

    霍修默步伐迈前,有力的手臂将女人纤细柔软的身子从后面抱的满怀,下巴抵着她发间,英俊脸庞异常的淡漠。

    “这样呢?是不是就爱你了?”他修长大手沿着女人腰肢曲线,缓慢地,滑到了她的腿部。

    江雁声脸红,看不见身后男人的神色,浓翘的长睫毛下掩轻颤,看到了他修长大手沿着裙摆开叉的缝隙,摸了进去。

    指腹,带着丝丝热意,烫到了她白皙肌肤。

    “霍修默……”

    他突如其来的亲昵,让江雁声招架不住,感到羞耻:“你别……佣人都在呢。”

    霍修默薄唇靠近她,温烫的温度都喷在她耳垂上:“没人在,就可以搞你了?”

    “你怎么……”说话粗俗的要死,江雁声听了不舒服,咬唇想要挣脱他的禁锢,男人大手抵着她的腰间,一压,她又趴回了台前。

    身后,清晰地响起了解皮带的声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