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35章 她一旦疯起来,杀伤力十足!
    “她的性子,不像是会跟人在心灵上产生共鸣。”姬温纶没有多思考一秒钟,就推翻了这个揣测。

    江雁声柔唇微抿,有点无奈:“我怕她开始想做个正常人了。”

    “雁声……”

    这是姬温纶在她跟霍修默结婚后,第一次叫名字。

    他清浅好听的声音很悦耳,依稀记得初见时,也是这样徐徐的轻唤她,宛如是世上最美的字飘入她的耳畔:“雁声……很美的名字。”

    江雁声睁着一双涩涩的眼眸,凝望着他。

    姬温纶伸手过去,干净雅致的长指轻抚她的秀发,哄人的意味很足:“你知道的,她不会伤害你的,嗯?”

    江雁声脸上露出了茫然之色,没说话。

    姬温纶长指温柔将她青丝搭理到耳后,指腹在她耳垂轻轻一碰,薄唇溢出的话,语调很缓慢:“只要你一旦去接受她的存在,就等于是在毁灭她……你内心越抗拒她,她就会永远存在你最恐惧的地方。”

    江雁声创造出第二人格,是因为恐惧,所以,另一个她代表着恶魔的化身,是完全被黑化的江雁声。

    一个看似弱不禁风却充满韧性的女人,疯起来,是会比任何人都具有杀伤力。

    姬温纶长久以来,都不希望她去抗拒,而是全身心的接受,慢慢地将活在黑暗中的自己融入在生命中。

    他说:“你不敢面对过去,她才会替你去面对,只有你真正放下心中被约束枷锁的痛苦时,她的存在就没有了任何意义,自然而然……也不会出来打扰你的生活。”

    江雁声眼中含着泪,狼狈的摇头:“我做不到的……”

    过去?

    太难以启齿了,她活的没个人样,没当想起来就会无比的痛苦,只想埋藏在心底最深处,不再被想起。

    姬温纶指腹,将她眼角泪光拭去,温淡的嗓音带了一股暖意:“药够吃吗?”

    “药……”江雁声恍然回神。

    她指尖发白揪紧了衣角,又摇头:“还有一大瓶。”

    姬温纶给她药后,是吃了两三回,不过她潜意识里还是很排斥自己的心理疾病,每次都去忽略吃药这件事。

    好像……没吃药就没病,这样去自我欺骗自己。

    姬温纶又拿了一瓶给她,看着她茫然的眼眸,低语:“这是最新研制出来,我找专家在里面调制了避孕的药效。”

    江雁声手心握着药瓶有点烫,一脸的无措。

    “药性三分毒,你最好别有怀孕。”

    姬温纶嗓音嗓音条理分明,未了,提醒她:“一个男人想要一个女人怀上孩子,不难。”

    江雁声听懂了,姬温纶这是在防备霍修默私底下动手脚,何况,她平时服用的避孕药还是霍修默亲自给的。

    即便是霍修默在他的药上动手脚,姬温纶这招,也断了所有的可能性了。

    江雁声低眸,将药瓶放到包里,一时间,安静沉默了下来。

    此刻,楼上似乎传来了什么声响。

    “你还有……病人?”

    姬温纶独居惯了,别墅里连佣人都是用钟点工式的,还要求别人每天早上六点来打扫卫生,在他起床前,必须离开别墅。

    江雁声跟他同居了三年,多少了解一些他生活习惯的。

    姬温纶修长的手指倒了杯茶浅抿,淡淡道:“我一个堂弟,现在算个病人吧。”

    病人?

    江雁声先茫然了一阵,等看到他口中的堂弟时,整个人都是震惊的。

    “哥……给点水喝。”

    楼上缓缓走出来一抹修长单薄的身影,发出的声音,太有辨别性了,几乎让江雁声秒认出来。

    “姬帅?”

    她蓦然站起身,看着出现在视线内——鼻青脸肿的姬帅。

    他阴美精致的五官被人揍得好像扭曲了,刚睡醒墨色头发乱,身上穿着长衣很消瘦模样,一瘸一拐的扶着墙下楼。

    看到江雁声出现在这里,姬帅眼中闪过了什么,没太惊讶,又有点焕然大悟的感觉:“江小姐,我们缘分不浅啊。”

    江雁声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姬帅伤成这样,有点心虚。

    心里算了一下姬帅跟南浔请假的时间,跟她第二人格给姬帅转账一百万时几乎完全吻合,这,这副模样该不会是被身体里的她打的吧?

    那一百万,就能很好的解释了。

    是完全在给姬帅医药费。

    “你什么时候有个这样的……堂弟?”江雁声尴尬的快维持不住笑容,转头,压低声去问姬温纶。

    比起她宛如面临大敌,姬温纶不知多淡定,语调不紧不慢道:“我族谱上没有姬帅这个堂弟,不过,他血缘上确实是。”

    没上族谱,大多数都是私生子居多。

    江雁声识趣没好奇下去,心中略慌,喝口水冷静一下。

    姬帅这会儿已经慢悠悠的走下楼,看着低头避开他视线的女人,唇畔浮起了一丝妖娆:“江小姐,你找我哥看病?”

    江雁声手指一下子握紧了茶杯,内心有多乱,表面就有多淡定,抬眸,坦荡的看向他:“来找老朋友叙旧不行吗?”

    姬帅身上疼,连坐的姿势都很怪异,似笑非笑的说道:“跟心理医生做朋友?看来江小姐内心很强大。”

    江雁声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眼尾扫了一眼姬帅惨不忍睹的脸,略没底气问他:“你的伤……”

    姬帅摸摸自己的脸,如今唯独那双勾人的眼眸还算极致诱惑了,他说的云淡风轻,又掺杂着一丝认真:“江小姐哪天可要在你先生面前自证清白,别在误会我们了。”

    江雁声听了一脸水雾,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你先生找人打了我。”姬帅一向不是忍气吞声的主,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他就是一个无名无分的穷小子,死了也就是一条命的事,跟江雁声告状,毫无心理压力:“他怀疑你养我……”

    已婚女人养男人?除了养小白脸还能是什么。

    江雁声脸色微白,心底明白过来了。

    难怪,这两晚霍修默的态度会这么的不对,时而跟她亲密,又时而冷待她。

    必要的时候,姬温纶姿势悠闲,优雅的捅了霍修默一刀:“她的丈夫气度很小,你这罪受的……不算太冤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