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37章 你敢睡了我,明天就搬走!
    “瞒着什么?”

    江亚东对江斯微的态度判若两人,早在她三番四次不停管教去跟江雁声抢丈夫开始,他对这个继女也失望透顶。

    江斯微咬咬唇:“爸,那篇报道肯定是假的,我怕奶奶身体虚弱,看到会气急攻心……我会查明这一切,你能别让奶奶知道吗?”

    在江家,与其说依靠江亚东,不如说是靠老太太撑腰。

    江亚东喜欢一碗水端平作风,必要时还是心疼自己女儿,这点江斯微心底比谁都清楚。

    如果老太太对母亲印象差的极点,这个家,就更没有她的立足之地了。

    江亚东冷淡的看着她委屈,没说话。

    晚上,都景苑。

    小书房里没有开灯,江雁声坐在书桌前,屏幕的光影照映着她这张清丽的脸,没有过多的表情,纤细手指灵巧敲着键盘。

    王瑗的报道,她亲手编写出来。

    江雁声敲出最后一个句号后,又从头逐字看到尾,又删改了几段话,才发送南浔的邮箱。

    过一会儿,南浔回复:“看来你后妈要晚节不保啊。”

    江雁声眼眸静静看着邮件,浅色唇角一勾,很讽刺的弧度。

    王瑗这些陈年旧事,她在早几年请一批专业人士寻找妈妈行踪时,顺带,也让人去收集了些回来,存放在电脑文件夹没碰过。

    这都是她们自己一步步逼她的,怨不得她。

    关掉电脑,江雁声没回卧室,而是下楼。

    霍修默今晚没回别墅吃完饭,打电话回来说是跟人应酬,江雁声也没问他几点回家,有多晚。

    她抱着靠枕坐在沙发上,身旁,一盏落地灯光晕很暗淡,她坐久了会有点累,又顺着手扶躺下。

    那一头黑色长发披肩散下,身上这条淡淡粉色的雪纺长裙遮掩着纤细妖娆的身子,肩头细细的肩带给人温婉的感觉,又同时凸显女人味。

    江雁声低垂着睫毛,呼吸细细的,指尖漫不经心的把玩自己一缕发丝。

    也不知过去多久了,死静一片的别墅门口传来脚步声。

    玄关处微弱的光线下,霍修默颀长挺拔的身形走出来,他西装脱了放在臂弯处,领带也松松垮垮的,白衬衫包裹在西装裤里,脚步,只是看似稳沉而已。

    江雁声等了一整晚,没想到他是喝的烂醉回来。

    她过去搀扶他:“怎么喝成这样啊,我给你泡杯解酒茶?”

    霍修默酒劲正在上头,高大的身躯撑靠在墙壁前,敛起的眸子很深,低低注视着眼前的女人,在夜色和酒精双重影响下,他视线模糊重影,看她看的很朦胧。

    “今晚你很美……”霍修默薄唇吐出真心话,今晚的江雁声身字好似缭绕了一袭似水柔蕴,很柔美,让人看了发软。

    他抬起修长的大手,去摸摸她的脸:“让我想……”

    “嗯?”江雁声唇角挂着浅笑,素手要覆上他的手背。

    霍修默先一步移开了,长指抵着女人削瘦的肩头将她推开:“去泡杯浓茶给我。”

    江雁声看他紧紧皱着眉头很不舒服,连喉咙都是哑着的,先不跟他计较,扶着男人到沙发坐:“你躺会,我去厨房泡。”

    她将残有余温的抱枕往他怀里一塞,站直身,便要走,手腕却让他给拽了回来。

    霍修默浓黑的眼神盯着她,没有去掩饰眼底翻滚而起的灼热情绪,太过直白了。

    或许是酒精刺激下被释放出来的冲动如今在血液里直冲,让他控制不住将女人往怀里抱,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薄唇作势去吻。

    忍不住了。

    江雁声避开了,薄热的吻只落在她脸颊上。

    她一躲,霍修默神色瞬间就变得阴森骇人了,大手还攥着她不放开,嗓音变得压抑着隐约要爆发的骇然怒意:“现在连碰都不能碰你了?”

    “你喝醉了,我先给你醒酒。”

    江雁声不想在他酒醉的时候吵架,通常情况下,一个喝醉的男人,吵不赢你完全可以动手的。

    她本来想等霍修默应酬回家,找个好时机解释姬帅的事,看来,今晚是没这个必要了。

    “我没有醉。”

    霍修默长臂一伸,把她强势压在了沙发上,埋首,薄唇胡乱去亲她,气息炙热,大手沿着裙摆要伸进去。

    “霍修默,你混蛋!”

    不跟她亲密的又是他,现在要跟她亲密的又是他,什么事都要他顺心了就可以是不是?

    江雁声脾气也上来了,本来就不是温柔的主。

    她扬手要打他脸,白皙手腕就被他扣住。

    霍修默先前没少挨她耳光,已经熟悉了她的动作,大手将女人擒住后,一手扯着领带,将她绑了起来。

    “你!”

    江雁声双眸微睁,没想到他还有这招。

    霍修默又开始去吻她,携带着滚烫且浓郁的酒气味,薄唇顺着女人的脸颊而下,啃咬着她雪白的肩头,丝丝细带,一咬就散开。

    江雁声胸前一大片的肌肤快露出来,她没办法去挡,双手也被压制住,红唇发出的声音带着羞恼和哭腔:“霍修默,我讨厌这个误会不解释清楚,上一次床就和好,你今晚要真把我睡了……明天,我,我明天就搬走……”

    【明天就搬走……】

    【不跟你住了。】

    江雁声这些字话,让霍修默被酒精侵染过的脑袋裂开的疼,理智被猛地拽回了几分,他粗喘着气,面色阴鸷冷漠给她解绑。

    江雁声用靠枕挡住了身子,雪白的胸前都是被他吻出来的吻痕,很重,一道道的。

    霍修默紧绷的长指揉揉眉骨,没在看她,虚浮着脚步上楼。

    客厅里,江雁声低头慌忙的整理被扯乱的衣裙,她抬起水色的眼眸,看向了楼梯处挺拔冷漠的身影,然后,咬咬唇,也跟上去。

    ……

    霍修默推开卧室的门,力道不轻。

    他面无表情扯着衬衫,连纽扣都没有耐心解,跟像谁宣示着不瞒一样。

    江雁声刚踏进卧室,刚好被弹起的纽扣打个正着。

    她吃疼一声,手指捂着额头。

    霍修默一身冷漠的生人勿进气势,扯坏了衬衫又去扯皮带,一阵阵强烈酒劲上来的头痛感让他眼神变得血红,显尽了阴霾之色。

    他视线重影之下,有看到江雁声纤细的身影,也只是一扫而过,便直径地朝卫生间走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