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二哥来了是不是?把最烈的酒拿上来。”

    苏湛抡起袖子,打算今晚舍命陪哥哥,安抚霍修默即将快要被女人狠狠伤一回的内心,喝个痛快。

    保镖话都没说完就被打断,他默默地补上:“苏少,是霍太太来了。”

    苏湛差点没才沙发上摔下来,他抬头,刚好看见了女人走进来的身影。

    江雁声穿着一袭美艳动人的黑色吊带长裙,妙曼的包裹着曲线身材,大卷黑色长发搭配烈焰红唇,眉眼被画的太精致,充满冰冷的吸引力。

    这等身姿,往包厢里一站,比璀璨的灯光还要耀眼。

    苏湛心底升腾起了一丝异感,很少有女人在气场上能强大到让男人另眼相看,何况,还是生的一副清丽脱俗容貌的江雁声。

    现在,她哪里能跟仙气沾边,简直就是一个冷艳诡异的女人。

    “二,二嫂?”苏湛要不了解江雁声的家庭背景,都要以为是她什么双胞胎姐妹来了。

    江雁声踩着尖尖的高跟鞋走进来,反手,砰一声,将包厢门关上。

    墙壁震了震,可见她的怒气了。

    苏湛不动声色,佯装什么都不懂。

    江雁声唇瓣勾勒出冷冷的弧度,将霍修默的手机朝茶几上一扔,刚好,扔在一堆资料上。

    这场面尴尬的不是一点点。

    “……”

    苏湛还在演,去掏出一根烟点燃,装成用短信约好在包厢见面的那人,不是他本尊。

    江雁声走到沙发斜对面坐下,眯着眼盯着他,红色的唇轻启出幽幽声音:“你调查我?”

    苏湛薄薄的唇上抿着烟头,笑得吊儿郎当的:“二嫂,你说什么?”

    江雁声唇角弧度似有若无,怎么看都是气势十足来找算账的,冷笑道:“听不懂我说什么是吗?那还记得你把一位姓姜的女孩搞大肚子,后来她流产远走他国的事吗?”

    在这句话里,苏湛邪气的五官逐渐冷漠起来,没了平时的嬉皮笑脸。

    江雁声伸手,随便拿起茶几上的一份资料,百般无趣的翻了翻,讽刺声很轻慢:“调查出的都是我做的恶事啊,怎么没调查出我用奖学金捐款赞助的这些善事呢?”

    苏湛的唇抿着烟头有点紧,没出声回答,跟在他身边混的人都知道。

    谁敢跟他提姜字,他就跟谁急,何况还被江雁声这样直白说出来。

    “玩查黑历史,谁不会?”

    江雁声将资料往桌上一扔,轻飘飘的语气里尽是对苏湛的警告:“你很厉害啊,刚成年就去搞未成年的女孩肚子,比我,更有故事啊。”

    “江小姐能拿到二哥手机,也很有本事。”苏湛眉宇间浮上薄薄的戾气,这回连二嫂都不叫了。

    江雁声唇色冷冷的勾起:“不然且不是让你揭了底?”

    包厢内气氛凝滞了几秒,门口敲门声响起,服务生端着一瓶红酒进来打断两人僵持的局面。

    “苏少,你要的酒。”

    还酒!

    苏湛都快掀桌子了,谁她妈还有心情喝酒。

    江雁声却将酒拿了过来,在长长的睫毛下,眸光朝往苏湛一扫,只见他低首,手指正握着打火机咔咔在点烟,邪魅的五官神色有些恍惚。

    她眼底掠过了一抹诡异光芒,指尖扔进酒杯一粒药丸。

    “别气啊,嫂子不过是跟你聊一聊,没恶意的。”江雁声细长的手指抵着酒杯,朝苏湛面前推去。

    苏湛重重抽一口烟,目光凶狠:“江雁声,我这人软硬不吃,别整的跟双面人似的,要让我查到你私底下有做过什么伤害二哥的事,我不会放过你!”

    宛城小霸王的底线一旦被挑衅到,立马翻脸不认人。

    江雁声洁白的容颜上神情冷艳,也给自己倒了杯酒,浅抿了一口,没被他的话惹急,红色的唇中溢冷淡的语调:“她有联系过我一次,过的很不好。”

    苏湛抽烟的动作一顿,忘记把口中的浓烟吐出来,呛得他一阵猛烈低咳。

    “一个又甜又好看的单身女孩,住着龙蛇混杂的区域,没有家人和朋友,每晚都会有体格强壮的黑人去敲她的房门,为了勤工俭学,还应聘上了殡仪馆高薪工作,她很年轻,就已经在忍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

    江雁声一句句的话,都在字字锥心的刺激着苏湛情绪。

    他精致的眉宇重重皱着,一双幽暗难明的眸子盯着江雁声:“你还知道什么。”

    “喝一杯?”江雁声对他举杯。

    苏湛想也没想,端起酒杯一口闷。

    他面无表情,喝完就把酒杯往墙壁一扔,响声很大。

    “她会跟你说这些,你有没有给她点钱,让她辞掉工作,搬到环境安全的地方住?”

    一连的质问,苏湛眸子盯的人很死。

    江雁声一记轻笑,妖娆的身姿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好戏般打量他:“你这个搞大她肚子的负心汉都没给她点钱,我有义务?”

    “靠,明明是老子被那个狼心狗肺的女人甩了!”

    苏湛脾气一上来,将茶几的烟灰缸酒杯统统砸到地板上。

    江雁声眼尾微勾,嗤嗤的笑:“早就传闻苏家小霸王一听人提到前任就发疯,看来不假啊。”

    苏湛拿起酒瓶,这次猛给自己灌了几口,对她说:“老子要管她,这辈子苏字都倒着写,那……那女人……”

    他激烈的情绪上来,眼前突然出现一片重影,看不清东西。

    江雁声手指持着高脚杯,摇晃着里面红酒,红唇吐出数字,从一数到了三。

    砰的一声巨响。

    苏湛倒了。

    ……

    包厢里被反锁,没有任何人能进的来,每个角落头的璀璨灯光都让江雁声打开,她素手把玩着一把尖锐的小刀,踩着高跟鞋走向沙发。

    苏湛桃花眼紧闭,躺在沙发上修长身躯一动不动。

    江雁声先看了他会,刀尖抵上他额头,慢慢地,沿着邪魅的五官化下来,到脖子喉结处时突然刮出了精细的血痕。

    “杀了呢,还是……”江雁声认真在思考,笑起的容颜,冷艳到了恐怖。

    片刻……

    刀尖,离开男人最致命的喉咙,却将他衬衫扣子挑开,蜜色性感的胸膛,就这样暴露了出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