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42章 都知道了,你睡了你的嫂子
    苏湛狭长的眸子动了动,人的意识还没完全清醒,就先一步长指揉着太阳穴,薄唇溢出了闷哼声。

    “要喝水吗?”

    耳旁,传来了女人幽幽的声音。

    苏湛有点飘,没说话,手臂撑着底下要起身,恍惚着张开眼,当看到了有女人的身影,他心底有种不祥预感,反应慢半拍的意识到什么。

    下一秒。

    光线暧昧的包厢响起了他咆哮声:“卧槽,发生了什么。”

    苏湛除了还留一条白色四角裤在,几乎是赤条条着身躯从沙发滚落下来,他手臂抓起靠枕就往自己身前挡。

    “你给我下药!”

    苏湛整天混在酒吧会所里,苏家又是宛城的龙头老大,他很快就意识到了事情根本所在。

    那薄薄的唇压抑得抿的很紧,盯死了慵懒品酒的女人。

    江雁声穿来的那身性感黑色长裙扔在地上,还有男人衬衫裤子都在,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袭大红色睡袍换上,斜躺在单人沙发上,微露出香肩,长长的卷发随意披散着,带着几分妖娆诡异的气质。

    这副慵懒的女人味架势,还有他被扒了个精光,两人发生了什么,不用说都看得出来了。

    苏湛快速检查自己的身体,做没做过他不会感受不出来,等冷静下来后。

    他脖子有点疼外,身体是完好如初。

    “我的睡衣,可是你手下送来的。”

    江雁声好心去提醒他,妩媚的轻笑:“好几人,都看见了——你睡了你的嫂子。”

    苏湛表情寒凉:“你想干什么。”

    江雁声纤细手指拿着手机,给他发了短信里几张照片:“你看啊,也没干什么啊,不过是你先要惹我的,只好给你点教训了。”

    苏湛没去看手机,都知道自己被摆拍下什么了。

    江雁声眯笑着喝完高脚杯里的酒,唇上的笑容有几分冷意:“唔,不想这些照片被你二哥看见,苏少啊,你最好跟我夹着尾巴做人,懂吗?”

    “你被我查出黑历史,就用床照来威胁我?”

    “不,是警告。”江雁声纠正他的说辞。

    因为下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事。

    苏湛脸色凌冽,还是第一次被女人陷害成这样,咬牙切齿道:“你真跟别的男人同居!”

    江雁声没为自己辩解,漆黑的眼眸泛起冷意,字字清晰的警告他:“不该知道的别去好奇,否则就是考验你和你二哥兄弟情的时候了。”

    苏湛这次是很栽了跟头,谁会想到表面上一副面善的江雁声,会玩出这种阴损手段,他眼神越发的森冷:“大哥说的没错,你这女人,最毒!”

    裴潆跟她比起来,简直就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傻白甜。

    江雁声绯色的红唇勾着笑,缓慢将高脚杯的红酒喝完,轻喃声沁入了诡异的杀意:“男人啊,管太多可是会死的……”

    ——

    后半夜,江雁声解决完苏湛,从会所里出来。

    她并不急着回都景苑,给霍修默下的药够他安分睡一宿了,她开着车迅速行驶在车道上,很享受飙车时来的刺激。

    漆黑的夜色下,车子不多,她缓缓停驶在路边,掏出手机拨打出一个号码。

    嘟嘟了很久,才接通。

    “江女士?”男人干净低醇的声线透入出来。

    江雁声漆黑的眼睛眯起,红唇溢出冷笑:“你喊谁?”

    那边一静,听着动静是起床开灯了,片刻,低缓出声:“是你。”

    “姬温纶,你堂弟还在你家?”江雁声要姬帅的消息。

    姬温纶最了解她的本性,精致的长指捏着眉心,问道:“你今晚出来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事,你这样,她清醒来又该慌了。”

    “我在帮她处理麻烦,她感谢我还来不及。”江雁声不认为自己是在捣乱,眼底划过一片冷锐的狠毒:“我护着她,谁敢伤她!”

    姬温纶沉默片刻,才开腔:“你在哪,我来找你。”

    “不用了。”江雁声冷冷的说:“别假慈悲劝我收手,姬帅敢让她心生恐惧,就别怪我弄死他。”

    “他是猜出来了,也没有挑破。”姬温纶下半句,温和的声调加重语气:“姬帅知道分寸。”

    江雁声上挑的眼尾冷艳撩人,声音很轻很轻告诉他:“你护不住他的。”

    电话瞬间就被掐断,毫无声响。

    姬温纶俊美的脸色变了变,在打过去就是无人接听,他又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打开门走出去倒杯水喝。

    这个点,别墅没睡的不止他一人。

    姬温纶脚上穿着灰色棉鞋步伐微顿,注意到了站在走廊上的身影。

    在走廊尽头的一面墙上,镶着很大面的镜子,姬帅就站在这,上身穿着笔挺的白色衬衫打着领带,下面,却套了一件女人的裙子。

    姬温纶修长的眼眸缓缓闭上,薄唇间溢出轻叹,没出声去打扰,步伐一转,回到卧室里。

    ……

    第二天,清晨,外面的阳光透过了稠密的树叶洒进了飘窗,将宽敞舒适的卧室照的很明亮。

    霍修默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睛的同时,修长的大手就去摸旁边的女人。

    入手,触到温软一片。

    他将睡在身旁的女人抱了过来,英俊的脸庞埋在她肩头轻蹭着:“声声……”

    江雁声混沌的意识被男人低哑的嗓音逐渐唤醒,迷糊着应了声,纤细的身子缩卷在被子下想继续睡。

    感觉一夜都没有睡安稳,很累。

    霍修默薄唇微勾,抬首,看着睡颜恬静的女人,长指伸过去,轻轻描绘着女人微皱的眉眼:“起床了。”

    “不要!”

    江雁声显然是没睡清醒的,只顾着累倦了,红唇抿了起来,淡淡的弧度很漂亮。

    霍修默看了,眼神逐渐幽深,俯身朝她靠近。

    男人温热的气息伴随着他的香味袭来,直到眉心被亲了一下,江雁声才像是从梦中被拉回神,浓翘的长睫毛眨动,终于睁开了。

    印入眼帘的是霍修默近在咫尺的一张英俊脸庞,一时半会,还看着有点陌生。

    “Sorry,昨晚等你洗澡等睡了,要不要继续?”霍修默慵懒的嗓音溢出薄唇,又沿着女人的眉心,一路的亲到了唇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