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47章 它在为你一人跳动
    她只好把他带到邢封这来,借着别人的嘴让霍修默知道。

    江雁声很卑微的祈祷,如果,真有一天霍修默知道了她的病,她瞒下的谎言被揭发。

    他,能不能看在今天所知道的这些事份上,可怜可怜她?

    ……

    夜愈深,黑沉沉的压在人心头,江雁声开车速度放慢,纤细的手指握紧了方向盘,洁白容颜上神色有点恍,呼吸微急。

    她开了一会儿就停驶在了路边,没继续向前。

    霍修默还在车上,她怕要是撞车就麻烦了。

    副驾驶座旁边的男人睡了会,从酒劲里清醒过来,注意到车停了,长指捏着发疼的太阳穴,哑着嗓子道:“车坏了?”

    江雁声抬起眼睫看过去,只见霍修默慵懒的靠在椅背上,皱着眉头很不舒服的样子。

    她关切道:“车没坏,你还好吗?”

    要是难受,她现在就开车快点回去。

    “霍太太,你干爹的酒……祖传的吧?”霍修默平时应酬喝的精度在高,也没这个厉害。

    江雁声解开安全带,倾身朝他靠过去,指尖代替男人的长指,给他按摩着胀痛的额头。

    霍修默手臂一伸,将她整个人都抱到大腿上。

    女人的冷香能冲淡他身上浓烈的酒气味,让他闻得入迷,修长的大手揉着她纤细的腰。

    江雁声专心给他按额头,没管他不规矩的手,柔声说:“什么祖传啊,是隔壁阿婆酿的……我干爹花点钱买来的,你喝惯了昂贵的红酒,第一次尝自家酿的,又喝了不少,是难受的啊。”

    霍修默薄唇抿了抿,将英俊的脸庞贴近女人的胸口,以为他要做什么下流的动作,又只是紧紧贴着。

    江雁声手指穿越过他浓密的黑发,低头,红唇柔软的贴在男人额头上:“还难受吗?”

    霍修默闭着眼,手臂搂紧了她纤柔的身子几分:“声声。”

    “嗯?”

    他薄薄的朝女人胸口肌肤一贴,说话声连带温热酒味的气息都洒了出来:“叫声老公听听。”

    江雁声心房被吻得发烫,浓翘长睫毛颤抖不已:“霍修默,这是在外面……”

    她坐在他的身躯上,这个暧昧的姿势本来就很危险了,他要做点什么,也是很方便的。

    虽然道路上没什么行人,也会偶尔有车路过啊。

    霍修默原先没那方面意思,被她娇娇的叫了声,一时间,大手死死按住她的腰肢,没忍住撞了好几下。

    “啊!”江雁声有点疼,又有点受惊吓。

    她手指揪紧了男人的衬衫,水色的眼眸瞪着他:“你喝醉了就安分点,别使坏。”

    霍修默安分不了,幽深的眼神盯着女人微微轻启的双唇,喉咙在滚动,嗓音都沉哑了,还要跟哄骗女孩子一样的语气,跟她说:“声声,我们没有在车上做过,来一次好不好?”

    “不好!”

    江雁声想也没想就拒绝,要从他大腿上下来。

    霍修默修长的大手倏地扣住她脑袋,就吻了下去,薄唇紧紧的贴着女人柔软的唇,炙热有力的长舌撬开她牙关,吻得强势猛烈。

    “唔……”江雁声拧眉,双手推着男人结实的胸膛。

    可是,她一个女人的力气怎么敌得过男人的,还是被酒精渲染下,兴致特别高涨的男人。

    霍修默大手热度也很高,狠狠的揉了女人的细腰不够,在邢封家时,就在克制着把她抓到怀里吻一顿的冲动。

    他呼吸声很湿热,薄唇含着女人的柔软双唇吻,在江雁声来不及去挣扎的时候,大手就去扯衣服了。

    “你……来真的。”

    江雁声呼吸细细喘着气,被他强烈的男性气息包裹下,感觉很热,身体在发烫,眼前快晕眩的看不清男人五官。

    霍修默长指顺着女人白皙的腿摩擦着肌肤,很暗示的举动,他薄唇碾压着她的柔唇,哑着嗓子说:“我看着像跟你闹着玩?”

    没有!

    江雁声摇着头,秀发凌乱披散在肩头,胸前衣服被扯的有点乱,若隐若现着姣好的曲线。

    她伸手,去摁住了男人的大手:“霍修默,这是在外面……我还是个公众人物。”

    霍修默松开她的唇,喘息声很重:“没事,把灯关了。”

    他说着,还真去把车外车内的等都关了,漆黑一片,只有浅暗的路灯光线投入进来。

    江雁声讶异的看着这男人,还能这样?

    两人紧紧的拥抱在密封黑暗的车厢里,温度在不断升高,有种外面找刺激的感觉。

    霍修默情绪很兴奋,衬衫下线条结实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扯着她手去摸自己起伏厉害的胸膛:“听说了吗?”

    江雁声纤细的手心,按在男人心脏的位置,有些茫然:“什么?”

    霍修默将放在一旁的西服扯了过来,密不透风的包裹着女人纤细的身子,然后大手同时褪去她的衣裙。

    在进去的前一刻。

    霍修默俯首,薄唇含着她耳垂低低说:“它在为你一人跳动。”

    “啊!”

    江雁声在他动作和说话里,身子一紧,细细喉咙溢出了压抑的哽咽,只能无助的抱紧了男人强健的身躯。

    霍修默滚烫的大手将她细腰一提,调整好更方便要她的角度。

    “声声,叫出来……嗯?”

    江雁声细白的牙齿咬紧的唇瓣,她不叫,要是把人叫来了,多尴尬啊。

    霍修默也没勉强她,几分慵懒的眉目在此刻,硬是给人一种疯魔的感觉,薄唇在摩挲她软软的耳垂,动作,凶猛让她几乎无法招架。

    他在沙哑着嗓子说话,也不顾江雁声听得进去没,一个个字都说出的无比清晰,又多了份燃烧而起的炙情:“声声,霍家盘根复杂,却也没有外界想的那么复杂……

    我爷爷多情,父亲却深情,这辈子只有我母亲一个女人和一个儿子,我是在健康的家庭长大,能给你和孩子的,也肯定会是一个健康的家庭。”

    江雁声呼吸微窒,陡然间有什么情绪在发酵了。

    “别对我们的婚姻恐惧……”霍修默像在循循善诱着女人,修长的大手捧起了她的潮红的小脸,幽暗的眸色在深深凝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