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48章 两人冲动一下,没准孩子就出来了
    他薄烫的唇,碾转着她的眉心,低低深情入耳:“相信我,有了孩子你只会是人生赢家。”

    江雁声颤抖的睫毛下,很是恍惚。

    她已经自私自利为了在霍修默的身边而隐瞒自己的病情,难道还要心狠的为了稳固与霍修默之间的感情,生一个孩子下来利用吗?

    ……

    两人在车内做了一回。

    结束的时候,封闭的包厢内燥热的难受,霍修默将车窗降了一丝缝隙,冷意骤然入侵进来。

    江雁声还坐在他大腿上,红色的内衣被拽坏了,穿了半天,裙子也皱巴巴的,松垮在纤细的腰间,露出了性感妖娆的身材曲线。

    “女人的身体真软……”

    霍修默大手搁在她的翘臀处,满掌的柔软触感。

    江雁声正在整理衣服,一听见男人餍足的感叹,抬头,又看见他沉着欢愉的神色,就故意扭曲他的意思。

    “现在惋惜会不会有点晚啊?不然没娶老婆前,你还能多享受几个柔软的女人呢。”

    她将男人大手拿开,将裙摆整理好。

    “这你也要生气?”霍修默眯着眼,看她故意找他麻烦,大手去撩女人的长发。

    江雁声娇气的哼了声,紧接着整个人都被扯到了男人怀里。

    他衬衫扣子却被扯开了,结实的胸膛还溢着汗珠没擦拭去,男人的气息很强烈,肌肉也紧绷没有放松下来。

    江雁声鼻尖触碰到,忍不住蹭了蹭。

    “别闹。”男人这时候经不住女人诱惑。

    江雁声很好笑:“你自制力是不是差了点儿啊?这就不行了。”

    “不行?”霍修默大手扣住女人的细腰往下按,慵懒迷人的低笑:“霍太太,你刚才说什么?”

    江雁声认怂,不跟他呛声了。

    她手臂搂着男人的脖子,可怜巴巴的:“别来了吧,车里空间太小了,感觉很多姿势都不能做唉~”

    霍修默修长的手指摩擦着女人白皙滑腻的脸颊,没出声就是认同这句话了。

    他沉思了片刻,薄唇亲亲她:“有次酒局上,听过一个老总说他家专门改装了辆车,跟女人在里面做体验不错。”

    “你酒局上认识的都是一些什么人。”江雁声不止一次听见霍修默说哪个老总玩女人了。

    他重点却不是这,而是跟江雁声说:“我明天让李秘书联系他,也改装一辆,下次,我们找个时间试试。”

    江雁声细指在男人腰腹一拧,满意的听见男人闷痛声,她咬牙说:“你敢!”

    还让李秘书去联系,霍修默要不要脸的。

    这不是等于告诉他公司的人,总裁和总裁夫人平时滚床单,都滚到了车里去了。

    “你这女人……”霍修默大手把她的双手都扣住了,以免又乱掐他,薄唇凶狠的去乱亲她的脸颊和发丝。

    江雁声睫毛轻颤,娇笑出声。

    “我要往下捏,霍修默……今晚你得住院了。”她很坏,故意也倾靠过去,红唇在他耳旁吐着气。

    霍修默身体骤然紧绷,被女人媚眼如斯给撩的,口头上,要说有令人脸红的话,男人是不会输过女人。

    他缓慢眯起眼,从薄唇中溢出低哑的笑:“住院恐怕用不着,霍太太可能要被我弄脏小手,你有见过男人……”

    最后一个字没说出来,就被江雁声用唇堵住了,咬着他:“你不要脸,还敢说。”

    霍修默享受着女人送上来的红唇,声线透入浓浓的慵懒:“嗯,我的霍太太见过,平时也没少弄你身体……”

    江雁声脸不断的发烫,被他三言两语就反撩的败了。

    真是,男人无耻起来,女人都只有被他欺负的份。

    霍修默调戏完她,才开始整理衣物,两人一直腻在车里也不行,不如回家关好门,到偌大的床上好好腻。

    他酒是完全醒了,江雁声也不开车了。

    她跟霍修默换了位置坐,肩头还披着西装外套,有点困倦的靠在男人肩头上。

    霍修默一手握着方向盘,开的很稳。

    江雁声静静的打量着男人英俊的五官脸庞,可能是跟他刚结束了一场亲密运动,这会儿看他,是怎么看都顺眼的。

    不过,霍修默身上这件衬衫皱的不能看了,领口有两颗纽扣是崩的,西装裤更好不到哪里去,都是两人留下的痕迹。

    她心想,好在是晚上。

    否则都不知道霍修默有何颜面下车,哦不对,他本来就不要脸,说不定还很光明正大。

    不避讳让别人知道,他跟自己老婆在车上做了什么。

    “脑袋瓜又在胡乱臆想我什么?”霍修默看了她一眼,高挺鼻梁下的薄唇缓缓挑起了一丝邪笑。

    江雁声发现他今晚真是很爱调侃她,刚才在车里做的时候,每来一下,就问她一句舒不舒服。

    一开始他很急,等做够做舒服了,就开始变着招数折腾她为乐,江雁声依稀记得他还说什么,今晚两人冲动一下,没准孩子就出来了。

    她真是,没办法骂他。

    “哦,我在想奶奶的事呢。”江雁声静了片刻,主动跟他提起这件事。

    霍修默伸过来修长好看的大手去握她的手,眼神暗了暗,薄唇溢出的语调没了平日里对老太太的尊敬,言道:“有我在,她拿你没办法。”

    有了这句话,就跟有了保命符一样。

    江雁声发现那方面得到满足的男人,真是特别容易说话,眼眸潋滟动人的盯着霍修默,指尖去饶着他手掌心:“你奶奶好像也是不喜欢我的。”

    这话,言外之意就是在问霍修默:你抵挡的住你家老太太吗?

    霍修默薄唇噙着似笑非笑的弧度:“你生个小气包给我妈,她命都可以给你。”

    江雁声无辜问他:“为什么是小气包?”

    霍修默大手用力揉揉她的手,漫不经心说:“谁让你经常生气。”

    江雁声:“……”

    你还有脸的。

    经常生气的到底是谁哦?

    ……

    漆黑的夜色下,两人聊了一路,江雁声给他唱歌听,她的嗓子清透干净,浅浅清唱时很动听。

    霍修默对她说:“以后每晚都给我唱一首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