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她躲,姬帅就笑了。

    “看来江小姐对我误会很深啊。”

    江雁声洁白脸上的表情微变,抿起了红唇,不可否认,现在的姬帅让她感到了一种很陌生诡异的感觉。

    初识,江雁声只认为姬帅是个对女人有洁癖又喜欢女人东西的男人,不存在任何歧视,几番的接触下来,因为有了姬温纶这层关系在,她对姬帅的印象一再刷新。

    江雁声表面上故作淡定,抿着唇开口:“姬帅,你堂哥跟我是多年的好友。”

    她这句话无疑是提醒这个男人。

    说出什么话,做出什么事前,最好是弄清楚其中的关系。

    姬帅妖娆的勾起唇,走近的同时,视线一直都在她的身上停留着:“江小姐只是我堂哥的朋友这么简单?”

    江雁声故意曲解他话里的深意,带着开玩笑的轻轻语调:“难不成我和姬温纶还是恋人关系?”

    姬帅唇角轻扯,勾出了捉摸不透的笑意:“不像,不过他要再上爱女人,下一个,会是你。”

    再爱?

    江雁声没来得及解读他话里的字,就看见了姬帅秀长的手指在叠着手帕。

    “南浔就在别墅外等我。”她眼眸里的瞳孔微微缩紧,找了个借口,转身快步就要离开这里。

    姬帅眼底划过危险目光,突然出手。

    “唔……”江雁声被伸来的修长大手用手帕被捂住口鼻,她心发凉,还没挣扎就被无尽黑暗的意识席卷,纤细的身子瘫软地倒在地上。

    苏家。

    宛城黑白两道的权贵和大佬都来为苏家小少爷庆生,世人皆知苏老很喜欢热闹,无论是红事白事,只要有大办酒席的机会,就不会放过。

    他们每场比来,一方面是畏惧苏老慑人的威严,一方面是能借此机会结交上更权威的人。

    今晚,宴席开场后。

    别人来都带女伴,而霍修默这次带了个孩子过来。

    那一身深黑色西装,将他衬得气度矜贵,英俊五官淡漠,举止间又带着商人特有的沉敛之色,吸引得旁人侧目关注,甚至是有不少人,主动端着酒过来跟他打交道。

    其中也不缺乏美艳性感的女人,款款走来时,恨不得将身上的晚礼服往下拉底点,将自己傲人的曲线呈现给霍修默看。

    然而,霍修默态度冷漠,至始至终都在拒人千里之外,有女人想挺着胸贴上来,他便一手将霍光尊抱起,挡了回去。

    这幕,让苏湛看了心塞,一杯又一杯的给自己灌酒。

    现在只要看到二哥本人,他心里的负罪感就越发的重,想把江雁声的事情揭发出来时,又想到自己被扒光拍了照,等于是命门让人拿捏住了。

    苏湛又猛地喝了一口酒,这辈子都没这么窝囊过。

    他将酒杯子摔在地上,又踹了两脚凳子,这样突如其来的发作,让围绕在身边的男女们都面面相觑,大家不由自主放轻了呼吸,不知道是哪里惹毛了这个小霸王。

    苏湛烦躁之色浮现在眉目间,扯了扯领带,突然,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对了,大步朝与人交谈的霍修默走去。

    “二哥!”

    他走的很急,带着股酒味儿,一没留神把路过的一个女人给往霍修默挺拔的身前撞。

    霍修默看到迎面扑来的女人双膝快狼狈的跪下,及时绅士伸手扶住。

    女人盘起的青丝直顺的散落下,将一张白皙的脸挡住了一大半,不过,依稀能看清她疼痛而拧起的秀眉。

    苏湛被惊吓的整个人都清醒过来,赶紧叫女服务生来扶人。

    霍修默大手松开女人的胳臂,缓缓抄在裤袋里,五官神色淡漠她。

    在璀璨的灯光下,女人始终低着头,身子站的不是很稳,却没有开口求在场男士扶自己。

    苏湛在旁问:“你有没有事?”

    她脚上的细高跟鞋崴到了,半天都站不直,面对苏湛的询问,说话时气息微微急促:“没事。”

    口头上的没事而已。

    苏湛霸道玩闹了点,对不矫情做作的女人还是另眼相看的。

    一双邪魅的眼眸眯起,认真地在打量她。

    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一身职业深红色的职业套装打扮,看起来年纪在二十六七岁,从气质上带着精致成熟女人的味道。

    应该是职场上的女强人,身上没佩戴昂贵的首饰,看来身份不会太高。

    女服务生跑过来扶人,也间接挡住了苏湛的视线。

    “多谢。”她靠在女服务生的身上,抬起了头。

    五官谈不上很惊艳,有些苍白,不过眼睛下方的那颗泪痣和太艳的红唇妆,无端给人一种欲说还休的妩媚感。

    苏湛有意结交:“不好意思啊,没留意把你撞到,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苏家地盘上,随便挑一个男人出来都是个人物,她自然得罪不起,礼貌地微笑,轻声道:“黎昕。”

    “黎昕?”

    苏湛点头称赞:“这名字光明一片啊,不错。”

    黎昕没有普通女人被夸一句就受宠若惊,笑容看上去,还有些冷淡。

    “对了,你脚是伤了吧?”苏湛下巴轻抬,将责任推霍修默身上了:“是我二哥没扶住你,叫他送你去医院吧。”

    黎昕视线望过去,看到了旁边的一位西装革履的尊贵男子,他眉头皱着,英俊的脸庞神色疏冷,看上去不是随便就能接近的。

    半刻,她缓缓垂下眼睫,没出声拒绝。

    ——

    夜幕降下后,在房间内,空调温度开的很冷,零下几度了。

    江雁声有些窒息,只能不断的呼吸,身体僵硬无比,被什么禁锢住了一样。

    挣脱不开,又难以忍受。

    突然间,好像有人在靠近她,混合着股男士的香味飘进了她的鼻尖,脸颊处传来了冷冰冰的触感。

    “啊!”江雁声压抑的低叫出声,同时也蓦然睁开了许久都睁不开的双眸。

    “醒了?”男人惑人的嗓音亲密的响在她耳旁,很近很久的距离。

    江雁声平生第一次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她昏迷前的记忆涌入脑海中,乱了她的心智,接下来,更令她惊恐的是,自己手脚动不了。

    “姬帅……你做什么,姬帅!”

    她在尖叫,一声声回荡在诡异昏暗的卧室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