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53章 我想,加入你和你丈夫之间
    “嘘!”

    姬帅俯身靠近一脸苍白惊悚的女人,笑声很轻,呼出来的气温都是冰冷的,半敞开衬衫的胸膛露出精瘦的肌肉,若隐若现的,异常的诱人犯罪。

    江雁声后背发凉,声音绷紧:“不要……姬帅,你要做什么。”

    她手脚被钓鱼线捆绑在了床上,一挣扎,手腕就被勒出红痕来,那种骨子里的疼痛让人恐惧。

    姬帅阴美的五官靠近她,长指温柔的给她梳理凌乱长发,偶尔按摩着她的头发,举动充满了诡异的亲密。

    江雁声双眸颤抖,听见他在慵懒地叹息:“我珍藏的女性内衣,有不少适合你的,可惜,这里不是我家。”

    这里,对,这里是姬温纶的别墅。

    姬帅的这句话无疑是让江雁声情绪冷静了下来,张口尖叫着,崩溃的喊姬温纶的名字。

    姬帅没拦她,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又恐惧又颤抖的模样。

    “姬温纶……”江雁声撕心裂肺的叫哑了嗓子,带上了绝望的哽咽。

    她最后自己都死心了。

    姬温纶根本就不再别墅里,要不然,姬帅也不可能肆无忌惮把她绑在床上。

    “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

    吓人的是他,叫人不要害怕的又是他。

    江雁声手脚被这样绑着,会信他都真是智障了,她深呼吸竭力想令自己冷静下来,颤抖的双眸含着水色:“姬帅,你不想解约,我们可以谈的。”

    “谈?”

    姬帅修长指尖,在她发白的脸颊刮了一下,丝丝触感很冷:“江小姐,以你的性子恐怕回头就去找你老公告状了。”

    “我不会。”江雁声跟他保证。

    姬帅幽诡一笑:“也是,你把我给供出来,我堂哥就没地方藏,这样,怎么瞒得住你神经分裂的事?”

    这句话,无疑是宛如一把尖锐的刀,残忍地刺进了江雁声的心脏,凌迟般的疼痛让她双眸瞬间被血丝布满。

    她内心有种强烈的预感,自己就像是被恶魔选中了,最终等来的,只会是死亡这一条路。

    江雁声心理防线快崩了,被他这句话给影响得无法冷静。

    “很惊讶是不是?”

    姬帅盘腿坐起来,居高临下看着被死死捆绑在床上,还企图要挣扎出禁锢的女人。

    江雁声手腕白皙肌肤被勒出了一道道细细的血痕,她双眸含着泪光,所有被激起的愤怒都压抑在了胸口,她撕心的尖叫:“放开我,我让你放开我。”

    “你就不会疼?”

    姬帅大手将她身体按住,再挣扎下去江雁声的手是不准备要了。

    “姬帅……你放开我。”江雁声不断重复这句话。

    她眼中克制着尖锐的恨意,一字一字在说:“是谁告诉你?是她?还是姬温纶?”

    姬帅一边压住她的身体,一手去解自己衣物:“都不是……江小姐,你很特别,起初我没看出来,后面接触几次,你让我起了兴趣。”

    他把衬衫的纽扣一颗颗解开,男性的气息携带着浓郁香水味扑面而来,江雁声不是未嫁的姑娘,这样事情发展下去,会成什么样子。

    她心里一清二楚,心中忽感到绝望崩溃,却怎么也挣扎不开。

    一个男人对女人能起什么兴趣?

    江雁声生来倔骨头就不会求饶,这一刻,她在卑微的求,泪水从眼眶滚落下来。

    “不要……姬帅,你不要碰我。”

    “霍修默,霍修默救我……啊!”房间里,江雁声哭的很狼狈很惨,一边歇斯底里的痛哭一边尖叫。

    “嘘!”

    姬帅大手捂住了她的嘴,额头几乎快碰到了她冰凉的额头,直直的凝望着女人血红的眼眸,能感同身受到普通人无法读懂的绝望。

    是来自灵魂最深处的,恨不得这一刻就死去。

    他等她哭得快没力气了,一抽一抽的,半天后,才低低开口:“我没有恶意,只想加入你和你丈夫之间。”

    他的声音,比卧室的温度还要冷,江雁声哭的发抖,很抗拒姬帅的触碰。

    “都让你别怕我了,怎么还在抖呢?”

    姬帅将床头柜上的灯打开,有了光线,让江雁声哭得模糊的视线清晰了一点。

    看清的是,男人精瘦裸露的身躯。

    她的裙子还在,姬帅却脱光了自己的,以跪坐的姿势,把臀部压在脚跟上,上半身挺直面对着她。

    “你认为,我这具身体能碰你?”

    男人锋利的自嘲小声,让江雁声的心猛地颤了一下,她抬起苍白的脸,当视线望到姬帅的身体时,眼眸划过了不可置信的光芒。

    卧室很静,一下子没了女人低泣声。

    “你,你怎么会……”她哑着嗓子,喘了会气才颤声说:“你受过伤,动手术切掉了?”

    姬帅没有把衣服裤子穿上,换了个姿势坐在床头,影子笼罩住了江雁声的脸,他用一种讲别人故事的语调,跟她缓缓说来:“准确来说,是住在我身体里的女人去动手术,把我的器官切了。”

    【住在我身体里的女人!】

    江雁声呼吸窒息,明白过来了。

    难怪姬帅前几天接触了她的第二个人格,就看出来她患有人格分裂。

    原来……原来大家都是一样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姬帅看了她一眼,情绪像完全冷静了,勾起了唇角:“普通人只会认为我是个心理扭曲的变态,江小姐,我们是活在同一个世界的同类,你能接受我。”

    江雁声内心不知道多抗拒这个病,又怎么会去接受和自己一样的神经分裂患者呢。

    她现在不敢刺激姬帅的情绪,弱声问:“你,你治疗到哪个阶段了?”

    “哪个阶段?”

    姬帅笑了声:“早就被我堂哥给治好了。”

    江雁声不太能信这句话,被治好为什么还会这样。

    姬帅像是猜到了她想什么,解释道:“五年前,我倾家荡产跟上一任公司解约被封杀,那段时间我无论是事业还是生活,都备受打击,整个人像行尸走肉一样度日。

    所以,我身体的主人格选择沉睡,女性人格借此取代了我……三年后,我才被堂哥的治疗下醒来。”

    姬帅战胜自己走出阴霾的时候,已经迟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