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56章 “姬帅他……”江雁声意识很混乱,记忆破碎。
    雅致的窗帘遮挡住了外面的黑夜,卧室只亮着一盏柔柔光线的台灯,她侧过头就能看见床沿前的男人。

    姬温纶修长的手指扶额坐靠在一条椅子上,侧脸俊美冷清,纤长的睫毛下垂,在浅眠。

    江雁声刚醒意识有些恍惚,慢慢的,好像记起了许些破碎的片段,她想起身,却发现手腕刺骨般的疼。

    她红唇溢出了的轻轻疼痛声,让姬温纶反应极快的抬起头,眼眸清明一片。

    “是不是疼了?已经给你上过药。”他低醇好听的声音淡淡流淌在安静的卧室里,有种安抚人心的功效。

    “姬帅他……”江雁声意识很混乱,只记得自己被姬帅迷晕了,现在手腕这么疼,让她茫然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姬温纶告诉她:“他没在别墅,我已经赶他走了。”

    江雁声呼吸微微的窒息,忍着疼抬手去抓他衣角,双眸里流露出了一丝恐惧的情绪:“温纶,他是知道的。”

    姬温纶安抚她,语调依旧温和缓慢:“你放心,他答应我会保密。”

    江雁声发现自己身体除了手腕太疼了外,似乎也没什么异样,蹙眉,干涩出声道:“姬帅迷晕我想做什么?”

    姬温纶冷清眼底闪烁过复杂波光,很快掩去,没有被女人察觉,他为她编织了一套完美谎言:“姬帅从蛛丝马迹里猜到了你可能患有分裂症,想绑你谈解约的事,最后把她逼了出来。”

    江雁声指尖下意识拧紧手心,口中喃喃:“她真是……越来越出来的频繁了。”

    抬眸间,发现姬温纶正低低静静的凝望着自己,暗含着什么情绪,让她心底有股莫名的怪异感。

    两人皆是沉默了下来,江雁声恍然的想起:“几点了?”

    姬温纶看她忍着手腕疼痛起身,修长的大手伸去扶住她:“夜里十点多。”

    江雁声微微睁大眼眸,怎么晚还不回家,霍修默该找她了,白皙如玉的双脚踩在羊毛地毯,还没站起身,纤细的脚踝处疼痛感,让她又狼狈的跌了回去。

    “我……”

    她低下头,发现自己脚踝也伤了,跟手腕一样。

    姬温纶淡淡关怀的目光打量她恍惚的小脸,问她:“你这样回去,该怎么跟你丈夫解释?还不如今晚就在我这里住下。”

    江雁声双眸浮现出了茫然之色,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她双手双脚都伤了这样回家,霍修默只要去看伤口就能知道有人绑她,要是,她把姬帅供出来,会不会把姬温纶牵扯进来?

    但是这样轻易就放过姬帅,江雁声心里还是挺气的。

    江雁声垂头沉思了许久,小脸神色很凝重,她抬头,对姬温纶轻声说:“你烧壶开水给我吧。”

    姬温纶语气加重:“胡闹,你要敢乱来,我会亲自去找霍修默谈话。”

    江雁声浅淡的叹气,表情很苦恼:“你这儿住一晚又什么用,我手腕好疼,没个几天是好不了,好了也有疤在呢,回去还是会被发现的啊?”

    说完,或许是刚才被姬温纶凶了,有点记仇上他,语气幽幽的:“哦,你没老婆知道什么是夫妻亲密哦。”

    姬温纶真是,那她没办法。

    江雁声这时候还轻笑的出来,有点虚弱,半靠在床头看着眼前这个俊美无比的男人,眉眼弯弯的:“唉,你书里的那个女人是谁?”

    姬温纶坐靠在椅子上,雅致分明的长指轻敲膝盖的动作一顿,几秒钟的时间里,又恢复了正常,平静的眸子对视上她:“什么书里的女人。”

    “唔,你夹在书里的照片啊。”

    江雁声眯起一双漂亮的眼眸打量他淡然的神色,没给他狡辩的机会:“我都看见了。”

    姬温纶表面不动声色,声音清越:“我一个病人。”

    “你会把病人的照片夹书里?”她以为姬温纶这样冷清干净的男人,只活在他强大的心理世界里,对于女人,更是挑剔她们的灵魂。

    能入的了他眼的女人,不得了啊。

    姬温纶敛着复杂眸光,缓声从容道:“我不仅把病人照片夹在书里,还把我的病人留在了我床上,江女士,这样又算什么?”

    江雁声被他哽得没话说,抿唇开口:“你厉害的。”

    她慢慢坐在床沿,想要站起来,说实话,脚腕传来的疼痛让她真想弄死姬帅。

    “姬温纶……你最好叮嘱你的好堂弟别在出现在我面前。”江雁声抬眸,透着淡淡的冷意:“否则,我弄死他。”

    敢迷晕她,还绑得她一身伤,姬帅真是上次没被霍修默打够呢。

    “不提他了。”姬温纶带过姬帅的事,看她还是想回去,便说:“晚上坏人多,我送你回去。”

    江雁声抿着唇透着一股苍白的疲倦,点点头。

    夜深了,她又是一个女人,是不安全的。

    ……

    江雁声没让姬温纶把车开进别墅小区,在街道口她便下车,一手提着高跟鞋,一手提着裙摆慢慢的走。

    身后,一道明晃的车灯始终在给她照明前方的路。

    直到她单薄纤细的身影消失走进小区,又停了快半个小时,姬温纶转头,开车回去。

    江雁声回到都景苑,把一双尖细的高跟鞋放在玄关处地上,这个点客厅很安静,她走路毫无声响,上了楼梯。

    在推开卧室的那扇门时,江雁声心里早就想好了周密的扯谎计划,该怎么跟霍修默交代晚归的事。

    她无声的呼气,抬起纤细的手,缓缓将卧室门推开。

    ……

    漆黑一片,没有人气。

    江雁声怔了怔,茫然地走进去。

    这么晚了霍修默还没回家吗?她抬手将墙壁灯的开关打开,光线一瞬间就照映了整间卧室。

    大床上被子整齐叠着,不像是被躺过的痕迹,男人睡袍和女人睡裙也随意的放在床沿,跟她白天走的时候没有区别。

    江雁声反手关好门,垂下眼帘,后背贴着门板缓慢的坐了下来。

    她忘了。

    今晚是苏湛的生日,这些男人肯定是要喝到很晚才结束,不然霍修默早就回家了。

    江雁声摸出手机,她想给霍修默打个电话,点开屏幕后,指尖蓦地停住了,眼前浮现出……

    【题外话】

    上架送女主周边精美抱枕的活动开始了哦。

    (1):今天粉丝榜前六名读者,送女主原型精美抱枕!注意:用书币订阅和打赏等途径上榜者都可以。

    (2):今天打赏10000书币者,不参与粉丝榜排名,直接获得男女主各一个精美抱枕!

    活动时间是上架的24小时内,书评区有群号,群里有声声和霍修默原型图片,作者第二天统计出获奖读者,会快递给你们。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