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57章 第一次见,女人想往男人身上碰瓷的。
    江雁声根根白皙手指攥紧手机,眼前只要浮现她一通电话打给霍修默,苏湛就在旁边的画面,便犹豫了。

    她再一次选择逃避现实,明知道是在自我欺骗,还是执念的在催眠着自己,只要不在苏湛面前刷存在感,就会不被记起。

    江雁声长睫毛下垂,将手机搁在旁边地板上,自己掀起了柔软的裙摆,去看脚腕的伤口。

    姬温纶给她包扎的很仔细,涂了药,即便是这样,等江雁声把它拆开看的时候,还是倒吸了口气。

    在一双纤细的脚腕上,像被用尖锐的细线硬生生的割出了深深伤口,看着都触目惊心,就别说她疼到了现在。

    江雁声双眸无比震惊,又去拆开她手腕包扎的绷带看,也是一样的,伤口很深很细,跟被刀子割了般。

    姬帅是变态了吧!

    这是用了什么绳子把她绑成这样,江雁声看着都疼,想象不出来她当时挣脱时经历了怎样崩溃和刺骨的痛意。

    江雁声柔美的眉眼间浮现出了淡淡的冷意,她看着白皙的手腕,看着自己裙摆下又直又长,线条极好的美腿。

    将来要留下来四条细细的疤痕,多丑?

    ……

    卫生间水声细细响了十来分钟才停,江雁声有伤不能洗澡,只能用湿毛巾擦拭身体,然后从柜里拿出了男士的白色浴袍穿好,衣摆和袖扣,刚好把她纤细的身子遮的严严实实。

    江雁声走出去,去看手机。

    快要凌晨12点了。

    她咬唇在想,霍修默今晚要夜不归宿了吗?

    不管男人回不回来,江雁声在躺床上去睡觉前,都给霍修默发了一条催他回家的短信。

    她将手机搁在枕头旁边,盖着被子缓缓闭上眼。

    ……

    马路上,一排路灯照亮了深夜。

    霍修默豪华的迈巴赫被追尾连环撞了几次,尽管他英俊的五官上面无表情,直视前方的眼神冷冽如寒潭却暴露出了他情绪。

    “霍先生,是否需要我来跟外面这位碰瓷小姐谈谈?”黎昕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男人冷峻的侧脸。

    “碰瓷?谁他妈敢碰瓷老子!”

    车后座,苏湛醉的不知东南西北,邪魅的眼眸都眯不开,怀里还抱着个香睡的霍光尊当枕头,时不时清醒一会儿,还能接她们的话呢。

    霍修默冷漠地看向车外穿着低领短裙的女人,没有亲自下车的打算,见黎昕主动自荐,没说话是默许了。

    黎昕猜懂男人的心思,解开安全带下车,尖细高跟鞋一脚踩在了地上,尖锐的声响,宛如她的气质般冷冰冰的。

    “妹夫……我”

    江斯微正打算走过去敲霍修默的车窗,防不胜防就看到了车子里走下来的陌生女人。

    看着眼生,一身职场女士套装像公司的女总监。

    “你是谁?为什么大晚上在霍修默车上?”江斯微不等对方说话,质问的口吻就跟抓到了丈夫出轨小三一样。

    黎昕从霍修默冷漠的态度上来,多少是猜到这个女人是不受男人待见,她也没必要担心会得罪人:“这位小姐,你现在应该关心赔偿霍先生损失的问题。”

    撞什么车不好,要跟着迈巴赫尾巴撞,有钱人家的小姐都这么任性的?

    江斯微双手抱胸,透着一股高傲气:“就凭你这个穷酸样也配跟我谈赔偿?”

    女人的眼睛最毒,江斯微把她从头到脚都扫了一遍,身上没一件是打牌和奢饰品,都是叫不出名的杂牌。

    呵,一看就是生活在底层的女人。

    黎昕温凉的脸上没有自卑表情,也没有被羞辱后的恼怒,她踩着高跟鞋身姿站的很直,红色的唇冷淡道:“可惜身份地位配跟你谈赔偿的人,在他眼里,你连让他下车的资格都没有。”

    江斯微被气的呼吸急促,指着她说:“你知道我是霍修默的谁吗?”

    黎昕眼神凉静的打量了她片刻,语速不紧不慢道:“想必霍先生的品味还不至于自甘堕落到娶你做霍太太,你叫他妹夫,应该是他妻子的姐姐。”

    江斯微被这个女人三言两语就讽刺的一无是处。

    什么叫品味还不至于自甘堕落娶她?这叫她情绪被激怒,咬牙说:“你又是哪里来的小三贱人,背着我妹妹勾引她男人。”

    黎昕发现她脑回路很新奇的,是女人坐男人的车,就是勾引别人老公的贱人?

    黎昕不与愚蠢的女人论短长,让她将挡路的车移开。

    江斯微挑衅,语气尖细:“你算什么东西?”

    黎昕静了会,语气里沁入了讽刺的冷意:“我见过不少碰瓷的,是要钱,第一次见到大晚上有女人想往男人身上碰瓷,霍太太的……姐姐对吗?你认为把霍先生的车撞了,又拦着,就能跟他在路上过夜?”

    此刻的黎昕,在江斯微眼里姿态摆的跟江雁声没什么区别,目光极其愤恨的盯着她:“我算知道了,原来霍修默口味是喜欢强势一点的女人啊,你还真学的像,就是没有江雁声漂亮。”

    不管她怎么恶毒的讽刺,黎昕冷淡的脸都不会变,睫毛低垂,看了一眼精美的手表:“交警该来了。”

    来了,就容不得你不让路了。

    江斯微美眸狠狠的瞪了她眼,蹬着高跟鞋往车窗前走,她在男人的面前又是一副委屈的模样。

    叩叩!

    江斯微敲着车窗,在外面喊:“修默!”

    在车内的男人并没有理会她,修长的手握着方向盘,侧头,在跟后车厢里的苏湛,不知是说什么话。

    江斯微满含心酸看着霍修默英俊淡漠的侧脸,也不管车窗没降下来,她的话,他在车里是听不见的,可怜兮兮的在说:“修默,我真不是故意撞你车,我自己的车也坏了。

    你能捎我一程吗?我正准备去霍家给你堂婶送东西呢,修默,我可能会嫁给你的堂弟霍修城,你这样对我会不会太无情了?”

    江斯微在拍着车窗,一下又一下,男人的冷淡让她仿佛是把自己心脏拍的血肉模糊了。

    突然,她抬起的手,没有预兆被五根冰凉的手指握住,往后一拉。

    “你要嫁给谁?”

    【题外话】

    作者:上架成绩很重要,求全订收费章节支持一下哦,声声会送粉丝榜前六名订阅的读者女主原型抱枕。注意是订阅,明天公布名单。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