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59章 一压在你身上,就不想起来
    脑海中一些被忘记的片段画面闪去的太快,让江雁声来不及去抓住,就被身上吻下来的男人打断了思绪。

    “霍修默!”在这昏暗的卧室里,听见男人亲密的呼吸声,让江雁声莫名的生出了很怪异的情绪。

    就好像是明明该记住什么,却被她忘了。

    江雁声洁白的小脸被他修长的大手捧着,密集的吻都落在了眉心上,沿着吻下来,她颤抖着睫毛快睁不开了,指尖揪紧了男人的衬衫,声音细细的:“你吓到我了。”

    “Sorry。”霍修默唇舌碾转着她的唇角,吐字却清晰,带着一股很淡好闻的酒气:“我以为你发短信催我回家,会等我一起睡,嗯?”

    “原来你看到了啊。”

    江雁声身子蜷缩在了他身躯下,指尖慢慢的松开他被抓的发皱的衬衫,带着埋怨的意味:“大晚上没回家,还想让我等你,想的美哦。”

    霍修默低哑的笑,从喉咙里发出来:“你不跟我一块去,又不打电话让我脱身,怎么能怪我不回家?”

    江雁声心虚回避这事,她手指摸摸他敞开的领口处露出的结实胸膛:“洗过了吗?”

    “没有。”

    霍修默大手抓住了她软软的手指,低低暧昧道:“一压在你身上,就不想起来。”

    江雁声假装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刚要推他起来洗澡,却被霍修默的长指没有任何预兆摸到了她受伤的手腕。

    “绷带?”

    霍修默指下一按,就听见了女人吃疼声。

    他脸色一变,倏地起身,将卧室的台灯打开,明亮的光线下,将床上的女人照映得无处躲藏。

    江雁声纤细的身子穿着白色的宽大浴袍已经有些松松垮垮了,领口处露出一片白皙肌肤,乌黑长发凌乱披散下来,表面上该挡的都给挡住了。

    要不是霍修默爱去摸她,被男士浴袍笼罩之下,江雁声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他目光沉沉,修长的大手朝她伸去。

    江雁声知道躲不开的,索性就平躺在床上被霍修默给扒光,一袭白色浴袍直接被男人扯掉了。

    她纤美姣好的身子陷在被子里,肤色白皙,胸大腰细腿长,比例曲线非常完美。

    霍修默没心情欣赏她的身材,眸底酿出了阴鸷之色,视线,前后的扫到她脚和手的绷带伤口。

    他冷冷的问:“怎么伤的?”

    江雁声裸着身体被他这样质问,会很让人没有安全感,她扯过被子包裹住自己,微微低垂着头,黑色的发丝也倾斜了下来。

    “我……”她眼眸闪烁了几下,抿了许久的唇,才开口:“你知道了,会很生气的。”

    霍修默五官清漠问她:“我现在看上去很开心?”

    江雁声细细的白牙去咬唇瓣,这样犹豫要不要说的模样很容易引起男人的怒火,在他还没发脾气前,就识趣坦白了:“是江斯微干的!”

    她抬起了一双坦荡的眼眸,望着霍修默字字坚定道:“最近王瑗被曝出了不少黑料,她晚上来找我算账……”

    说到这,江雁声牵强的对他笑,意图想蒙骗过关:“女孩子之间吵架了就会打架的,就伤了。”

    她在姬温纶别墅的时候,就想好了都往江斯微身上推,反正两人恩怨不少,霍修默也不可能真去找江斯微质问。

    江雁声这步棋走的很险,却也很有把握能赢。

    可是,她算计了一切却没算到今晚江斯微是在警察局里度过,更没算到自己的谎言在霍修默面前会不堪一击。

    她今晚望着男人的眼眸格外的漆黑柔软,带着担惊受怕的意味。

    霍修默脸色不好。

    他突然想抽烟,修长的大手伸到裤袋去掏烟盒,结果却找不到打火机。

    “你是要抽烟吗?”

    江雁声注意到了他的举动,缓缓的坐起身,裹着被子只露出精致的锁骨和瘦弱肩膀,她伸手去抽屉里给他拿打火机。

    霍修默挺拔的身形站在床沿,眉目深冷,注视着她手腕的白色绷带。

    江雁声指尖摸到了打火机,等她抬头间,却发现霍修默在盯着自己。

    她背后微冷,长长的睫毛轻轻在发颤。

    霍修默此刻明明衣衫不整,领带没了,黑色衬衫扣子也解开的差不多,西装裤皮带下垂在身侧,看起来气质慵懒,也即便这样,气场却莫名的很强大。

    江雁声唇瓣不安抿起,连手指的打火机都忘了递过去。

    卧室气氛静下,过了一分钟还是两分钟,男人低沉淡漠的嗓音才打破:“她伤了你,怎么不报警?”

    江雁声的心也不知道是该轻松,还是紧张了起来,就知道他没那么容易被忽悠过去的。

    她也早就想好了说辞,平静着语气开口:“江斯微也被我伤了呢,报警的话,且不是把自己也关进去?”

    “哦,你怎么伤她了?”

    霍修默淡漠的语气像是随口一问,可就是这样,越让人不敢去骗他。

    江雁声清丽的脸蛋上可怜巴巴的,指尖攥紧了打火机,不愿说了:“是我先招惹江斯微的,也把她伤的不轻……你生气了哦?”

    霍修默很难不像生气的样子。

    他眸光深究地打量这个善于伪装自己的女人。

    江雁声口中的话,能听信几分?

    她还骗了多少事?

    这一件一件的,让霍修默难以去毫无条件的信她。

    两人都在沉默,江雁声没在开口解释了,扯谎这种事,说多破绽就多的,她把打火机搁在床头柜上,对他说:“烟别抽了,不早了,洗洗睡吧。”

    霍修默眸子内敛着阴沉的情绪,看着她裹被子弯腰去捡浴袍,披上后,才躺下来。

    江雁声很平静闭上眼睛,佯装一副困倦想睡觉了。

    盯着自己的那道强烈视线,不知什么时候移开了,紧接着,便是响起了霍修默走去洗澡的脚步声。

    砰一声,卫生间的门被关上。

    江雁声浓翘的长睫毛又睁开了,一丝有些失神,抬起了自己捆绑着绷带的手腕,凝视了许久。

    霍修默没信她的。

    江雁声心里很清楚,不然,他怎么不来温柔的抱抱她,哄着要拆开绷带看伤的严不严重呢?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