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61章 霍总受他刺激了?要回家查岗!
    李秘书转过头,正好对上了霍修默深沉的视线,气场强大,让他当场尴尬的想跪下,这时,视线突然看到了一个人。

    “这不是上回给霍总名片的医生吗?”

    李秘书硬生生的把注意力给转移到前方姬温纶的身上,很意外的样子。

    也就见过一次,但是姬温纶俊美的气质很难让人忘记,李秘书不熟这时候也要装成很熟,就怕霍总跟他算账。

    “姬医生!”

    姬温纶单手插在裤袋里,一身洁白的西装将他身姿优雅修长,俨然是上流社会上的风度绅士气质。

    他薄唇抿着温和的弧度,正送一位女性朋友上飞机,准备离开的时候,倏然间听见有人喊他。

    姬温纶转身,淡若静水的视线看到了不远处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为首的正是气场生人勿进的霍修默。

    他对跟他打招呼的年轻男子没有印象,却对江雁声的丈夫很有印象。

    有了先前的两次碰面,姬温纶跟霍修默还是有几分相熟,迈步走了过去。

    李秘书很热情:“姬医生,之前你跟霍总在电梯里有过一面之缘的,还记得吗?你给霍总名片。”

    姬温纶颔首,似笑非笑的语气又问的一本正经:“记得,你们家中是有病人需要找我?”

    “开玩笑啊,我们又没神经病。”李秘书挥手笑。

    在场的霍修默和几名秘书,包括姬温纶都没有笑,平静看着李秘书自己在笑。

    “……”

    李秘书笑不下去了。

    姬温纶薄唇噙着似有若无的笑意,与霍修默握手:“霍先生,幸会。”

    “幸会。”霍修默五官英俊中透着淡漠之色,伸出修长白皙的大手,与他握了一下。

    “霍先生这是出差?”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姬温纶问出来,像是朋友间的关心。

    霍修默跟他没什么好聊,抿起的薄唇溢出了单音节:“嗯。”

    姬温纶能感到霍修默对他某种男性上的敌视感,又或者是许久之前,上一次在医院跟江雁声在一起被他撞见。

    这男人见了谁,都觉得有人要抢他老婆,态度很冷漠。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昂贵的腕表时间:“我还有点事,先……”

    “让一让,让开啊。”

    有个体态肥胖的女人推着两个行李箱往这边急匆匆走过来,声音却宛如一条线,又细又低,在叫:“我赶时间,让路,给我让路……”

    姬温纶见状,身形便往霍修默靠近几分距离,带着的淡淡男士香水气息。

    “谢谢啊,谢谢了啊……”体态肥胖的女人像阵风过去,穿过他们几位中间后,又很快消失在人群里。

    姬温纶的西装肩膀处被擦了一下的,他长指弹了弹,抬起头,冷清的眸无意间注意到了霍修默的脸色阴沉的厉害,五官轮廓的线条十分凌厉。

    在场谁都猜不透霍修默的脾气,只知道他气场顷刻间变得越发冷峻强大了。

    姬温纶发现霍修默盯的人是自己,他表面淡定无比,语调温和:“有点事,我先走一步。”

    霍修默薄唇抿紧成了一条线,看着姬温纶离开机场的背影,眉宇间浮现出了沉沉的戾气,修长的大手缓缓插入口袋中,似有骨骼交错的声响。

    这时,李秘书跟身边的未婚单身的同事说:“我之前有个隔壁邻居,他经常出差两地跑,每次前脚走,他老婆的情人后脚就来敲门。

    所以男人不能让女人感到寂寞啊,不然绿帽都不知道要被戴几次,像我们出差就无老婆一身轻,多安全。”

    在场,几名同事都把视线落在了已婚人士霍修默身上。

    李秘书谈笑间,防不胜防又跟霍总沉冷的视线对上了,他忽然间,感到呼吸有点窒息。

    霍修默低冷的嗓音响起:“黎昕,通知合作商负责人把见面时间延期几天。”

    黎昕穿着修身干练的职场套装,姿态完美,脚上踩着高跟鞋站的很直,媚骨几分又气质冰冷。

    她红色的唇轻启,不带情绪:“好的,霍总。”

    李秘书心惊胆战,霍总是不是受他刺激了,回家要搞突击?

    他佯装看手机,低了头不敢看霍总阴沉脸色,同时感觉这位美女同事才来公司上任几天,就快取代他们老员工的位置,工作能力强悍的无人能匹敌。

    不过,女强人是女强人了点,越看也越有味道。

    ……

    都景苑。

    江雁声刚睡醒喉咙有些干疼,低低咳了两声,眼皮也酸涩极了,她睁开了迷糊的双眸,看着白色的天花板。

    缓了几秒钟,她视线慢慢的看着卧室,还是熟悉的格局摆设,不过,江雁声很快就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她想下床找水喝,刚支起身被子滑落了下来,一股冷意直直的袭来。

    江雁声有点冷,正低头去看。

    下一秒。

    她双眸从恍惚到震惊睁大,将被子完全掀开,看到的是自己没有穿衣服的洁白身体。

    睡衣是……什么时候脱掉的?

    江雁声呼吸微急,很快又发现了卧室里满地的烟蒂酒瓶,乌烟瘴气的,窗帘也被严实的拉拢上,没有透入进一丝光线。

    仿佛是沉陷在一个昏暗的世界里。

    江雁声清丽的脸上有些发白,口中喃喃自语:“又出来了。”

    她只是躺在床上睡了会觉,怎么又会出现!

    这让江雁声感到很头疼,细长的手指扶着额头,呼吸声很重,自身醒来后的状态不是很好。

    现在连药都无法控制住另一个她了吗?

    江雁声只要想到有这个可能性,局面完全不受控制了,就安不下心,马上起身穿衣服,要去找姬温纶。

    她把地板上到处的烟头和酒瓶都用垃圾袋装好,也没心思洗澡了,随便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便急匆匆出门。

    江雁声不敢开霍修默车库里的车,怕被查到行程记录。

    她在街道上扔了垃圾袋后,便抬手拦了一辆车下来。

    ……

    江雁声打开后座上车,抬头对司机师傅说:“你好,去……”

    她看到男人阴美的侧脸后,口中声音戛然而止,没把地址说出来,似乎愣怔了几秒钟,便要下车。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