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霍修默会骂我的……”江雁声想了想,还是将南浔的脸推远点,红唇抿起的模样无端透着一丝委屈:“他最近不愿意碰我,小气包一个。”

    南浔说她:“出息。”

    江雁声精致绯红的脸蛋皱巴巴的,眼眸泛着泪光,跟她倾诉压在心底的烦闷:“现在跟他吵架,他厉害的也会冷暴力对我了,一到床上又跟没事人一样老抱我睡觉,一下床了又恢复了死人脸。”

    “你们有什么好吵的啊?”

    南浔就不懂了,两人身份地位并没有很大的悬殊,家中也没有出来阻碍的长辈,江雁声更不会去插手霍修默的事业,还把自己事业放了下来。

    这两口子,怎么就闹个不停呢?

    江雁声心中苦涩,喃喃出声:“他想让我给他生儿子,生三儿两女呢。”

    南浔有点吓到了,提高了声音:“像霍修默这样豪门地位尊贵无比的男人不会怕没儿子继承他的家产吧?声声,霍修默是不是爱上你了啊,让你给他生五个?”

    江雁声眉心拧了起来,轻笑着摇头:“没有人会爱上我的。”

    她是一个胆怯又灵魂丑恶的女人,男人会爱上的只会是她美丽的身体和容貌,一旦深度了解会被吓跑的。

    所以她这是要男人到底有什么用呢?都说男女灵魂上的契合才能使感情长久,身体上享受到的欢愉不过是一时的沉迷。

    当霍修默对她的身体不在容易有冲动时,她顶着一个妻子的名号,又跟那些贡献身体的小姐有什么区别呢?

    江雁声双眸浅笑的醉态明媚灼人,酒劲慢慢的开始上来了,有点晕飘飘的。

    南浔扔掉她手中的酒瓶,一语道破真相:“看来缺乏安全感才是全世界最普遍的妇科病,你别喝了,回家让霍修默给你治治吧。”

    江雁声眼泪都差点掉下来,双手捂着脸,肩膀一颤一颤的。

    南浔看她:“你该不会是哭了吧?”

    “难受一下不行啊。”江雁声没哭,眼睛红红的。

    ……

    “霍总,太太和南小姐在房间里……泡温泉。”在山庄的大堂,李秘书咨询完了前台后,才走到霍修默的面前。

    丈夫一去出差就出来跟闺蜜浪的不知道回家,电话也不接,李秘书也不知道该怎么为江雁声说好话,不过,有一点可以说说:“这家山庄有成人服务,太太很乖,只是点了水果和酒,没要人。”

    在灯光之下,霍修默表情阴沉的不能看,英俊的五官也救不了他了,嗓音低冷:“她乖要你说?”

    李秘书摸摸鼻子,碰雷点了。

    黎昕出声:“霍总,我去请太太出来吧。”

    房间里不止一个女性,霍修默和李秘书肯定是不适合进去,除了服务生外,也就黎昕是最合适的了。

    霍修默让她去,让服务生去想都不用想是搞定不了江雁声。

    黎昕被带路来到一间房,门关紧没锁上,她抬手,叩叩的敲了两声,踩着高跟鞋绷紧了长腿站在外面等待。

    大约过去了两分钟,黎昕又敲了几声,手骨的力道加重。

    房间里没人应,听着也没有什么声音。

    黎昕出于礼貌,先在外面出声:“霍太太,你在吗?”

    这次没人应,黎昕就没干站着了,伸手推门进去。

    房间里,白色的雾气絮绕在周围,墙壁有暖色的灯点亮,光线几许朦胧,在温泉水池沿,依稀可以看清已经沉醉的两个女人。

    黎昕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走进去,发出清脆的响声,她的视线在一个长头发清丽的女人和一个俏丽娇小的女人身上停留片刻。

    然后走到面容清丽的女人面前缓缓停下,声音放低:“霍太太?”

    江雁声浓密纤长的睫毛下垂着,一片阴影映在绯红的脸蛋上,她呼吸微微的均匀,醉的不轻的。

    黎昕看叫不醒她,眼尾余光扫到搁在椅子上的白色浴袍,她拿过来,一边搀扶起温泉池内的江雁声,一边给她披上。

    “南浔……”江雁声眉心微皱,恍惚的半醉半醒来,双眸看什么都重影,她去抓住给自己系衣带的手:“我不要回家。”

    黎昕看着眼前酒醉后茫茫不安的女人,她微怔,放慢了语气:“太太,我是黎秘书,是霍总派来接你出去的。”

    “不要。”

    江雁声醉的厉害,只要听到了霍这个字就烦,将眼前的女人推远点,步伐虚浮的朝椅子坐下去。

    站不住了,看什么都头晕。

    黎昕第一次接触霍修默的妻子,不了解她的脾性,但是酒醉的人都是跟小孩子一样要人哄才会听话。

    看到江雁声蜷缩着身子在椅子上,迷离的眼眸眯着像是睡去了,黎昕走上前,耐着心思:“太太,我们玩个游戏好吗?”

    江雁声蹙了蹙眉,视线看清人脸,却听得见声音的:“南浔?”

    黎昕伸手要扶她起来:“我是霍总身边的秘书。”

    江雁声又推她了:“霍修默?我不跟他的人玩的。”

    黎昕看她很有原则的态度,想了想说:“太太,那我们就认识一下这样可以吗?”

    江雁声手指托腮,轻轻袅袅的在笑:“哦,那我们喝酒吧,你到时候骗霍修默,我回家了。”

    黎昕说:“怎么骗的了呢。”

    霍总就守在外面,她想骗也忽悠不过去。

    江雁声食指轻摇,要说她:“你要懂得变通……”她话戛然而止,眯起的眼眸注意到了无名指上的婚戒。

    “太太?”

    黎昕看她突然安静了,不知道是不是要使坏。

    江雁声唇上轻媚的笑容加深,将自己的婚戒摘下来,在指尖把玩着。

    黎昕有一丝迷茫不解她的举动。

    下一刻。

    江雁声扔了。

    往温泉池里一扔,白色的雾气下根本就没个轻响。

    “好了呐,我们喝酒吧……你霍总要是说你没做好本职工作,你就说是在帮我找戒指着呢。”

    江雁声轻笑,倾身过去伸手要去脱黎昕的衣服。

    “太太,你把戒指……”

    黎昕想,眼前这个喝醉后千娇百媚的女人要是酒醒了,发现自己把婚戒给扔没了,要傻眼了吧?

    或者说,该要有心理准备去承受霍总的怒气。

    江雁声突然板起脸来,语气超凶:“你是不是霍修默来监督我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