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霍修默凝望着她迷瞪的眼眸,薄唇勾起了慵懒的弧度,哄着女人喝酒:“再给你倒一杯?”

    江雁声正听故事到一半呢,将高脚杯递过去,催他说:“你们揍他了?”

    霍修默长指握着酒瓶,骨骼生得极好,动作优雅缓缓倒入她的杯子里,薄唇溢出浓笑:“他吵的我们无法入睡,在斯穆森先动手前一天,徐慕庭把座机的电话线给拔了。”

    江雁声认真听着,她想苏湛应该会换手机打电话吧,正常人的思维逻辑都是这样。

    谁知,霍修默却面无表情地告诉她:“那晚苏湛还是一个人坐在客厅用座机打电话聊到了半夜,让我们这些做哥哥的心情很复杂。”

    “……”

    “他以前爱拨打一个空号,假装自己还有女朋友,这几年被我们说了数次后收敛了。”

    霍修默没指名是哪个女人让苏湛念念不忘至今,江雁声也能猜到。

    她低垂下眼睫,闷喝了口酒:“看不出来苏湛身边美女如云,还是个痴情种。”

    “他是被伤了心。”

    霍修默话里很意味深长:“没有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狠心引产把肚子里成型的孩子拿掉,如果当初没有出事,苏湛的儿子已经会管他叫爸了。”

    江雁声喉咙有点涩意,愣怔了许久,又给自己灌了口酒:“她做得这么绝情,苏湛又不去找她,又忘不了她何必呢?”

    伤的到人没不清楚,伤己是肯定了。

    “或许是苏湛没有找到更好的替代品。”霍修默的这句话,说出了不少男人的心声,也包括女人的。

    向来感情上失去一个人并不痛苦,怕的是没有更好的来替代。

    江雁声又闷闷喝酒了,抿唇说:“苏湛玩大女孩肚子时年纪也不大吧,大家都不懂事的,怪不了谁。”

    霍修默没出声了,低低静静看着她一杯接着一杯喝。

    拿上来的三瓶红酒被江雁声喝了快两瓶,他长指轻叩膝盖,在等她什么时候醉。

    先前在温泉山庄就醉了,酒醒后又喝这么多还能喝,霍修默还是第一次见识到江雁声的好酒量。

    “唔,不喝了。”

    江雁声把高脚杯最后一口抿了,脸颊红晕,不愿碰了:“再喝……就醉了。”

    霍修默深眸闪烁,低问她:“还有一瓶也喝完吧。”

    “你一口都没喝,都叫我喝了。”江雁声有些抱怨的语气,也知道这样是不公平的,将酒杯搁下后,就要爬到床上去躺。

    霍修默看她前一秒还很精神,一躺在柔软的被子上就开始闭眼睛了。

    他俯身靠过去,修长的大手去摸她红扑扑的脸:“醉了?”

    江雁声只是困倦想睡觉了,意识还是清醒的,小声:“没醉。”

    “……”霍修默。

    他又问:“不喝了?”

    江雁声蓦地仰头去看他,狐疑的眯起了眼眸:“你是不是想灌醉我,然后镪奸我啊?”

    霍修默被她气笑,长指捏起女人精致的下巴,花了点力气:“霍太太,我想碰你需要迷醉你?”

    江雁声又不是蠢的,揭破他的小心思:“那你一直问我还喝不喝做什么?不是居心不良的话,很难让人信服哦。”

    霍修默俯身朝她压近,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我是让你喝个舒服,以免又三天两头跑外面喝。”

    江雁声美丽的锁骨被他呼吸声喷洒的很痒,想伸手去摸,却被男人给握着了。

    他修长的大手揉着她软软的手指,举止暧昧异常:“我是一口红酒都没喝,现在喝来得及吗?”

    江雁声听的迷糊,没人拦他不许喝吧?

    霍修默将女人的手反剪在她身后,扯过领带,动作温柔的绑了起来。

    “霍修默……你干嘛。”

    江雁声发现自己不能动了,在酒精的渲染下反应还是有点迟钝的。

    霍修默挺拔的身躯压制着她,低着头,脸部轮廓隐在黑暗光线里,大手去扯女人腰间的衣带。

    这一解,浴袍都松开了。

    江雁声姣好洁白的身子躺在被单之上,胸的弧度很美,腰肢纤细,一双线条均匀的美腿更是勾人。

    霍修默眼神深沉,却又没有燃起一丝的火光,他将没拆封的红酒拿过来。

    江雁声双眸睁大,来不及开口就看到男人将酒往她胸前倒下来。

    冰凉发腻的酒液沿着曲线流淌下,让她低低叫出声:“霍修默,你……”

    霍修默薄唇含了口酒,俯身,大手扣住女人的脸颊,重重压在了她唇上,将酒都如数的渡到了她口中。

    江雁声咽下去太急,呛到了喉咙,小脸皱巴巴的难受。

    “别急。”霍修默唇舌在她唇角处轻吻,沿着脸颊一路吻下去,女人香加上酒的浓郁香气很容易勾起男人的冲动。

    他在江雁声一身白皙的肌肤上,印下了重重的吻痕。

    江雁声指尖揪紧了被单,呼吸急促:“你别,霍……啊!”

    霍修默咬她。

    江雁声锁骨处明显被咬出了一道牙印,她吃疼间,男人又怜惜的用唇舌去吻。

    “嗯,我也该尝尝红酒味道。”

    霍修默一路向下,就好似在啃噬她的肌肤。

    江雁声姣好的身体上红酒被他唇舌一点点的吻去,说是尝味道,也不不知是尝谁的。

    江雁声把脸埋进被褥里,身子颤的厉害。

    霍修默吻够了,挺拔的身躯重新覆下来,他连衬衫和西装裤都没有脱的,两个之间还隔着衣料,却能感受到彼此清晰无比的体温。

    “声声。”

    男人修长的大手去捧她发红的脸,在暗淡的光线里,他眸子幽深盯着女人娇媚软弱的模样。

    江雁声媚眼如丝,红唇微张着快不能呼吸了。

    霍修默伸长手臂去将酒瓶拿过来,低首,一口接着一口喂她喝下。

    江雁声有点晕了,嘤咛了声。

    “醉了吗?”霍修默薄唇还暧昧辗转着她的唇瓣,呼吸薄烫洒出来:“嗯?回答我。”

    江雁声快被他的男性气息淹没,眼神迷蒙盯着人看的模样说不出来的风情万种,半天都没说话。

    霍修默喉咙里溢出低低哑哑的笑,又亲了她唇一下:“看来是醉了。”

    江雁声醉的想睡觉了。

    就当她闭上眼睛时,耳畔,男人在问:“告诉我,姬温纶是谁?”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