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70章 有本事你就上,看是谁先享受
    “啊!”

    江雁声从梦中被一道男人沉怒的嗓音惊醒,突然睁开眼,感到眼前画面天昏地转,纤细的身子摔下了床。

    她膝盖处被地板磕红,顷刻间,泪水似在眼角掺出了。

    “你叫谁名字?”

    霍修默英俊的五官冷峻,高大的身躯从床上下来,动作凌厉的将倒在地上的女人细胳臂拽起来,扔到了被褥上。

    江雁声一时被反复折腾之下没缓过来,她睁大颤抖的双眸,很茫然看着朝自己逼近的男人。

    “我……”

    她,她在梦中叫出声了吗?

    霍修默眼睛里翻滚剧烈的阴暗情绪,俯身而下,在女人企图反抗的时候,先将她纤细的手腕攥住压过头顶。

    “江雁声,你在叫谁名字?”

    他抿紧的薄唇间一次次反复质问她,隐忍着怒火。

    霍修默满腔的妒意,无法容忍他抱着这个女人躺在一张床上睡觉,却从她口中先听见姬温纶这三个字,后面才是他的名字。

    江雁声被他满脸阴沉的神色吓到了,长长的眼睫挂上泪珠儿,声音哽咽:“我叫的是你……霍修默,你听见什么……”

    霍修默低低的冷笑,俯首,英俊的脸孔快贴上她的脸蛋:“你想我听见什么?”

    江雁声茫然的摇头,她手腕被男人抓的很疼,在微微的挣扎起来:“你别这样……霍修默,我们昨晚还好好的。”

    他昨晚还给她酒喝,还给她讲故事听,俨然是一副在哄她的架势,为什么,一觉醒来又开始这样对她了。

    “昨晚?”

    一提这事,霍修默就憋着怒火没地方泄,他盯着满脸无辜的女人眼神生寒犀利,视线,沿着下面移下。

    江雁声洁白的身子松松垮垮披着浴袍,在挣扎间早就露出了一大片胸前的肌肤和秀长美腿。

    他冷笑,面无表情去扯自己的裤带:“昨晚我没心情**,现在你醉醒了?很好,可以好好收拾了。”

    “霍修默,你再这样我不忍你了。”

    就因为上次骗他,江雁声伏低做小了一段时间,现在看来,这男人是给她越演越烈了,她双眸闪烁起了艳丽的火光,要抬脚去踹他。

    霍修默挺拔的身躯压着她姣好的身体上,大手摁死了她手腕,另一只手臂伸出,去打开抽屉摸出了安全用品。

    他低首,薄唇咬着她脖子,像是要把她咬断,气息危险:“你能怎样?江雁声,我玩你身体你能叫谁来给你出头?”

    江雁声受够了他阴阳怪气,一双美丽的眼眸愤恨的瞪着人:“谁告诉你上床就一定是女人被玩?霍修默,有本事你就上,看是谁先享受。”

    她脾气冷起来杀伤力丝毫不比男人的弱到哪里去,几句话就把霍修默激怒的厉害。

    他英俊的五官一下就变得冷峻无比,滚烫的身躯压着她没动,这样密不可分的紧接着,能感受到彼此清晰炙热的变化。

    江雁声知道的。

    他硬了。

    当即,她便扬唇冷笑讽刺:“说都能把你说硬?等会能坚持几秒?”

    霍修默眼神骇人的盯紧她狼狈的模样,明明发丝凌乱,身子还在细微的颤抖,清丽脸上的神色却呈现出了咄咄逼人的冷笑。

    他薄唇抿紧线条冷冽,压着她半天没起来,也没继续。

    江雁声也不挣扎,眼眸异常平静看他该怎么收场。

    她以为这个脾气大的男人会死要面子真强来,也做好了受罪的准备,就当身体被禽兽糟蹋了。

    然而,事实证明她高估了霍修默的不要脸。

    在这紧绷僵持的气氛下,搁在床头柜的手机响了,像是间接性给了霍修默台阶下一般。

    他伸出大手去拿过来接通,挺拔的身躯还压在她身上,所以,电话传来的声音,江雁声也听得清清楚楚。

    一道冰冷的女音传来,秉公办理的语气:“霍总,还有一个小时便要到机场登机。”

    霍修默面无表情,看了眼自己身躯下的娇媚女人,嗓音冷漠:“没时间。”

    那边,黎昕沉默了片刻,提醒他:“霍总,不能在推延了。”

    “黎秘书,我正在跟妻子在床上亲密,你是要我抛下她的感受不顾,去工作?”

    霍修默薄唇发出这句话的同时,江雁声突然讶异的睁大眼眸,呼吸明显一窒,没想到他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黎昕又沉默了。

    一大早她根本就不想知道自己老板跟老板娘在床上做什么,她还以为霍修默是个道貌岸然的君子,起码在应聘时是这样认为的。

    黎昕想到霍修默不避嫌跟女职员说这种话,又想到昨晚江雁声说他出差带杜蕾斯,防备心渐起,语气冰冷冷的:“霍总,你如果不想要这单生意,我现在帮你推了。”

    身躯下的女人开始挣扎,霍修默大手掐住她纤细的腰,低诉声掺杂着某种宠溺的亲密感:“别乱动。”

    江雁声气的张嘴去咬他,拼了力气去挣扎。

    “咬我做什么……”霍修默低沉浓磁的嗓音暧昧的传来,黎昕从电话里听的很清楚。

    她脸上表情尴尬几分,想把电话挂了,而霍修默又说话了:“你跟我太太说,问她愿不愿意现在跟我去出差。”

    不等黎昕拒绝,电话里传来了霍修默跟江雁声说话声:“嗯,说句话。”

    江雁声瞪他的眼眸里清清楚楚写着无耻卑鄙四个字,她呼吸急促,不是被霍修默压的,是被气的。

    打电话来的是他女秘书是吧?

    他想这样来逼她陪他出差?脸也真够大的。

    江雁声是生气,而黎昕是尴尬。

    两个女人,一时间都没说话。

    霍修默把手机就搁在了江雁声的耳旁,自己低首,薄唇时有时无的含她的唇,慵懒的嗓音带着威胁的意味:“霍太太,你不出声,我会用我的办法让你出声,嗯?”

    江雁声身子都被他压着,挣脱不出……

    他想做什么,把她腿给分开就可以了。

    江雁声不是听不懂男人话里的威胁,只是不甘心,这种情绪强烈的影响到她的理智。

    霍修默不在秘书面前给她脸,也别怪她不给他脸了。

    江雁声咬牙,对着手机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