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74章 霍先生,你想怎么招待我?
    从南浔的视线看到,在木质的椅子上坐着一个清雅卓绝的男人,落地灯皎洁的光芒照映着他斯文的五官轮廓,一切都很陌生,又有着记忆中的熟悉感。

    那是,她先前遇上过一次的男人——周宗儒!

    此刻客厅的气氛仿佛染上了温度,烫得南浔脸颊发红,慌乱的只穿着黑色紧身裤去找地上衣服。

    她咬紧红唇,为什么每次碰见周宗儒的时候,她都是脱光了衣服的?能不能给一个羞涩的女人留点面子了。

    南浔尴尬的厉害,套好上衣,对客厅里的男人笑的好心虚:“啊抱歉,我,我走错屋子了。”

    她根本不给周宗儒说话的机会,丢下这句话就跑。

    这会儿她形象比上次还糟糕,一身酒气,蓬头露面的,还在周宗儒面前跟个女醉汉一样脱衣服。

    现在不跑,更待何时?

    砰一声。

    南浔跑出去,还把门给重重带上。

    她手指紧着门把,呼吸在喘。

    等稍微冷静了会,酒气是完全清醒过来了,她才伸手去捂着胸口好难受哦,指尖触碰到的是一片柔软。

    南浔愣着低头,恍然想起来她胸衣呢?

    “不是吧?”

    南浔慢慢地转过头,双眸睁大看着门。

    落里面了?

    短暂的几秒钟里南浔脑袋是乱的,白嫩的肩膀在颤抖,像是艰难做出了什么决定,让她一脸绝望,认命去敲门。

    那纤细的手指,攥紧成拳又松开,又攥紧了。

    最终,狠心敲了下去。

    就在这一刹那,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南浔连忙收回手,藏在了身后。

    从公寓里,周宗儒穿着米白色衬衫和长裤走出来,气质淡雅脱俗,微笑的薄唇给人一丝亲切感。

    “南小姐?”

    南浔一听他还认得她,又绝望了。

    她牵强的在笑:“周先生,好久不见,刚才不好意思……我喝了点酒走出门了,没想到,真的好巧,我们门锁密码是一样的。”

    周宗儒看了一眼衣衫不整的她,薄唇轻扯:“是巧。”

    南浔的上衣没穿好,布料下若隐若现出发育极好的胸,轮廓且清晰,却不自知。

    一个劲,朝男人傻笑。

    周宗儒不能这样欺负人家女孩子,他秀长的手将一件蕾丝边的胸衣还给了她。“南小姐,这是你……”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谢谢了!”南浔声音都是颤的。

    她迅速从男人手中抢过来,往身后一藏。

    就差没有当场穿上以证明自己是个良家少女了。

    周宗儒话到嘴边,看她激烈的反应,便没说出口。

    南浔俏丽的脸上扬着好尴尬的笑:“我,我回房穿……衣服,周先生,下次见。”

    周宗儒颔首,不再让她难为情。

    南浔面红耳赤地往回走,刚走几步路,她突然转身,喊住了要进屋的男人:“周先生。”

    周宗儒听见声音,平静的眸子望过去。

    只见,南浔站在走廊上,凌乱的发丝贴着认真的小脸,灿若星芒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周先生,我虽然在你面前光过两次身体,但是,请你别误会,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坏女人。”

    ……

    南浔一脸正经跟周宗儒放话后,理直气壮的就回她公寓了。

    两人就隔壁而已。

    她把门关上那刻,便捂脸蹲在了地上尖叫。

    周宗儒!

    她的隔壁邻居是周宗儒?为什么住了几年现在才发现啊……好崩溃。

    南浔越想就越脸红的不像话,眼睫毛轻颤看着手中的胸衣。

    他应该……不懂女人的尺寸吧?

    南浔心跳的好快,连忙站起身去找手机要跟江雁声说。

    门外。

    周宗儒站在走廊上还没走进屋,耳朵清晰地听见了隔壁传来的女人尖叫声,他沉吟了会,摇头浅笑。

    ……

    远在国外的江雁声,收到南浔短信时刚在商场购物完。

    她提着一堆购物袋上车,才空出手去拿手机,划开屏幕南浔的短信就跳跃了出来。

    【声声,连续两次脱光了在一个男人面前,这说明什么?】

    “霍太太,霍总餐厅已经安排好,我们现在过去。”司机的声音传来。

    江雁声淡淡应了声,低垂着头给南浔回短信:【姑娘,说明你被他睡的机会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

    好奇宝宝南浔:【那百分之一呢?】

    江雁声一本正经解答:【哦,可能你俩不熟,他暂时不好意思下手。】

    被看光了身子的南浔:【我可能要嫁给周宗儒了。】

    江雁声有点想歪了,问她:【都提起谈婚论嫁了吗?你跟他发展到什么关系上了?】

    羞涩的南浔:【我知道了他家门的密码。】

    江雁声挑起眉尖,这两人关系发展的很快啊,她手指打出两个字过去:【恭喜。】

    南浔不要脸收下了。

    ……

    黑色豪车停驶在了一家高档餐厅前。

    这里的环境幽静奢华,来用餐的都是成功人士的身份级别,江雁声一走进去,便有服务生穿着整齐的绅士西装上前询问。

    然后,恭敬地领着她走向一面落地窗的餐位。

    江雁声远远的,就看见霍修默了。

    在四人座上。

    霍修默一身笔挺如刀裁的西装衬得他气场强大淡漠,英俊的面容和绅士举止风度,无疑是在餐厅里成为了引人瞩目的一处焦点。

    李秘书和黎昕都不在场,他的对面坐着一位中年西装男士,还有一位穿着抹胸裙的性感可爱女孩。

    “霍先生,以后我去宛城玩你会招待我的吧?”

    乔偲偲生了一副东方女人的模样,却从小就跟父母移民到了国外,接受的也是西方文化,才刚满十八岁的她,对喜欢的男人会很热情大胆的追求。

    她当着自己父亲的面,单手托腮,直勾勾盯着对面尊贵优雅的男士。

    霍修默长指持着酒杯摇晃,没有喝,看见女孩充满期待的眼神,他绯色的薄唇轻扯:“乔夫人和乔小姐来宛城做客,霍某定会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二位。”

    “我妈咪又没在。”乔偲偲笑得灿烂明媚,对他说:“霍先生就我一个人去找你啊,我住不习惯酒店,可以住你家里吗?”

    去宛城玩和找霍修默,本质上是完全不一样了。

    江雁声清丽的小脸很冷漠,踩着高跟鞋走过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