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79章 太太,你把霍总给弄废了
    “你敢!”

    “你敢!”

    “霍修默,你敢!”

    被压在床上的女人声音冰冷尖刺,一头纯黑头发很长披散在被子上,清丽脸上的表情似痛苦又似隐忍着什么。

    霍修默有力的大手掐着女人纤细腹部,她就算想挣脱也无能为力,男性天生的强势就把她毫无悬念的碾压了。

    他没进去,抵住了她。

    霍修默粗重的喘息响切在女人的耳畔,字字敲击着女人心尖上:“江雁声,你睡前还一副小女人要我亲要我哄才会睡,醒来恢复了点精神又跟我作了?看来还是把你上的没力气才会安分点。”

    江雁声身体绷直,那种即将要被男人强撑开身体的抗拒感,使得她一双冰冷的眼眸透红,却倔强的没有半点泪意:“霍修默,你要断子绝孙了会怎么样?”

    霍修默以为她又要旧话重提不生孩子的事,五官轮廓冷硬了几分。

    下一刻。

    江雁声膝盖曲起,朝男人最脆弱的致命部位顶去。

    她攻击的防不胜防,也让霍修默没想到江雁声会不知轻重到下死手。

    又是一踹。

    江雁声趁着男人身躯倏然紧绷,承受着这种巨大的痛苦袭击得大手没力气压制她的时候,抬脚把他狠狠的从床上踢了下去。

    “江雁声!”霍修默跌到床下,呼吸声沉重异常,短发下额头与脖侧青筋都接连的暴露出来,看着狰狞可怖至极!

    他一双深冷的眼眸翻滚着戾气盯紧了这个大胆妄为的女人。

    她狠得下心去踹!

    江雁声姿势妖娆地侧躺在被褥之上,指尖勾着黑色发丝,对他笑的恶毒冷艳:“霍修默,你最好给我长点教训,不然,我趁着你现在没有还手能力,就打死你。”

    ……

    医院。

    大半夜的李秘书被一通电话就叫过来了,他出电梯时,正好手术室的灯暗了,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李秘书看了一眼靠着前闭着眼睛睡觉的江雁声,想着这女心大啊,霍总都进医院抢救了,她怎么还睡得着。

    男医生看见也怔了,不知道接下来的话应该对谁说好。

    李秘书上前:“医生,是什么情况啊?”

    男医生将口罩摘下来,语气有点沉重:“患者男性的部位遭到重击,可能会不举,要等他醒来再仔细检查一次才能诊断出结果。”

    “……”

    “医生,这话你可不能乱说啊,我家老板还没生儿子。”李秘书被惊吓到了。

    男医生:“我不要命用这种事跟你开玩笑?”

    李秘书心里想完了。

    霍总担负的责任一个家族的,要是身体有个三长两短,霍家那边该怎么交代啊?

    “医生,这个消息……”正在李秘书跟医生沟通把消息封锁时,江雁声浓翘的长睫毛轻颤,意识从沉眠中缓缓醒来了。

    耳畔,很吵像是李秘书在说话。

    江雁声又感觉有冷风朝自己袭来,好冷,她下意识想去抱男人的身躯,口中轻唤:“霍修默。”

    “太太?”

    李秘书注意到江雁声拧着眉头要醒的样子,又怎么都睁不开眼,像是被梦魔了一样,他走过去喊她:“太太?太太,你快醒醒,出大事了。”

    江雁声突然急促的呼吸了一声,才将紧闭的眼眸睁开。

    她映入眼帘的是李秘书那张清秀着急的脸,心口很压抑难受,还有些茫然:“你……”

    江雁声睁着吃惊的眼眸发现这是在医院的走廊上,在场的不仅是李秘书,还有一名陌生男医生,莫名的有了不好的预感。

    李秘书都快给眼前这个霍修默的小祖宗跪下了:“太太,你到底对霍总做了什么?”

    江雁声听了有些失神,她在找霍修默:“李秘书,你霍总呢。”

    “里面躺着呢,太太,你把霍总给弄废了知道吗?”

    李秘书朝手术室的门口一指。

    江雁声看过去,顿时间整个人就像掉进了黑暗的深渊,脸色煞白一片。

    ……

    霍修默没醒来的这个过程,是异常煎熬的。

    江雁声双膝软的站不稳,一手吃力地扶着墙,垂着头,眼眸泛起了惊恐未褪的绝望。

    她,她现在已经开始伤害霍修默了吗?

    江雁声无法自抑的颤着声,愤恨自己:“你这个疯子!”

    “太太。”

    黎昕接到李秘书的电话就起床赶来了,她是女人,身份比较合适去安慰江雁声。

    她看到扶墙而站的女人背影单薄冷清,走上前:“太太,你没事吧?”

    江雁声蓦地抬起头,眼眸红的快流出血泪一样。

    黎昕看到心颤了一下,表面上很冷静:“太太,我扶你去病房。”

    江雁声苍白的唇轻抿,在轻摇头无声拒绝。

    她现在不敢去面对霍修默。

    黎昕能看懂的,想了想又说:“我先送你回酒店,这里有李秘书照顾着霍总。”

    江雁声还是摇头,声音透着无力:“你不用管我。”

    “太太,你需要调整一下情绪。”黎昕不知道她和霍修默夜里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江雁声恍惚的脸色和布满了血丝的双眼,就知道她内心此刻是崩溃的。

    这样下去,霍总没醒,太太就先倒下了。

    江雁声眼角处泛酸的厉害,还是重复着刚才的话:“你离我远点,不用管我。”

    她就是一个从头彻尾的疯子,谁离的近就会伤害到谁,明知道这样,她还可笑的奢望别人的感情。

    黎昕看江雁声这样痛苦的在抑制着情绪,立刻就沉默了下来,朝左边走了几步,给出空间来。

    江雁声咬住了舌尖,疼痛感瞬间取代了她内心所承受的痛苦,没有哭,也没有掉一滴的眼泪。

    即便是这样,她这种无声无息的绝望才是最令人感到震惊的。

    天快亮了。

    江雁声扶着墙在病房外一步都没有移开就这样站了几个小时,谁都没有去再打扰,她低垂着头,凌乱黑色的长发遮住了脸,看不清表情。

    黎昕一直在不远处站着,在走廊上,只有她和江雁声两个女人。

    窗外,透白的光线投入进来,刺的人眼睛发疼。

    李秘书从病房里推门出来,对江雁声说:“太太,霍总醒了,让你进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