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80章 霍修默,你不要吓我!
    高级病房。

    窗帘拉拢上隔绝了外面露白的光线,里面只开着一盏明亮的台灯,淡淡照映病床上的英俊男人,气氛静静的。

    江雁声连呼吸都轻了,几步远的距离,她走的很缓慢,等好不容易走到了床沿,又将颤抖的眼眸深深的垂了下去。

    霍修默挺拔高大的身躯躺在病床上,人是醒的,英俊的五官轮廓冷漠异常,要不是伤到很隐晦的部位,他看上去也不像个伤患。

    江雁声咬紧的唇角,连哭的勇气都没有,只能像是犯了滔天大罪般一样站在床沿等待着审判。

    霍修默沉色眸子深处的情绪敛着,沙哑的嗓音溢出薄唇:“站那么远做什么。”

    江雁声感觉他的气场迫人,就算走过去,也是迈一小步。

    霍修默盯着她侧脸,薄唇冰冷扯动:“要我起来请你?”

    江雁声心在颤,抬起眼眸也不敢跟他对视,小声问:“你,还站的起来吗?”

    霍修默语调里像隐藏着骇然的怒火:“踢废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

    “对不起。”

    江雁声对霍修默不知道多愧疚,换做任何男人要是丧失了生育功能都是个沉重的打击,她压抑着心中的苦痛,纤细发白的手指根根捏紧了,哽咽出声:“医生说你还能救吗?我……我该死的。”

    霍修默面无表情看着她伤心红了眼,娇柔无助的模样跟酒店里冷艳嚣张的模样又截然相反了。

    他冷漠的眼神低低注视着她脸上的表情,像是要看透她灵魂一样,过了漫长的一分钟,才开腔:“硬不了。”

    江雁声瞬间有股绝望涌上心头,发红的双眸渐渐睁大,有泪花闪烁:“我……”

    霍修默看她哭,胸膛下的心脏也跟着被她的手捏紧了,五官的轮廓冷峻了下来,沉声:“江雁声,你还记得跟我说过什么吗?”

    江雁声诧异地看着他,在微微的发慌,呼吸声都重了:“我……”

    她在这短暂的数十秒钟,失措地找着借口:“你伤了,我很害怕,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霍修默盯着人的眼神太深了,有种无形逼人的压迫感,抿紧的薄唇溢出三个字:“姬温纶。”

    他沉沉的,在问她:“你跟他真谈过?”

    江雁声眼眸里划过了讶异情绪,很快就掩了下去,她咬紧牙关不知道该怎么说。

    下一刻。

    霍修默冰冷的嗓音在病房里陡然响起:“我们离婚。”

    “不,我不答应。”江雁声听到他要离婚整个人都是慌的,她苍白着脸扑在了床沿前,一副孱弱无助的模样。

    “不要,霍修默……你别啊!”

    江雁声哭了,晶莹的泪水从眼眶砸落下来,指尖发白揪紧了被单:“你不要吓我,我不要离婚!”

    霍修默看她哭的很崩溃,抿紧薄唇也没说话。

    江雁声喉咙发涩的厉害,颤着声:“我跟姬温纶什么都没发生,连吻都没接过……霍修默,我的第一次都是给了你,我没有,霍修默,你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次。”

    她很痛苦想了一夜,还是自私的离不开他,不愿意离开。

    明知道自己下次很可能还会伤了霍修默,可是,本性她就是这么自私自利渴望去拥有他的温暖。

    江雁声哭的很用力,她害怕自己失去了霍修默,等把病医治好了,在回头找他的时候。

    霍修默身边已经有了别的女人,一旦错过了一时,就是一生。

    “我下次再也不打你了。”江雁声仰着苍白泪痕的小脸,视线被泪水侵染得模糊看着男人冷峻的五官,跟他保证:“我不会了,霍修默……我以后不会在伤害你了。”

    霍修默出奇意料的异常冷静,修长的手指覆上女人的眼角,把她溢出的泪珠擦拭去。

    江雁声发颤着握住了他的手腕,哭的很狼狈,发出来的声音都是哽咽的:“霍修默,你也不要我了……”

    霍修默深不可测眼神盯紧她痛哭的小脸,语气淡漠:“江雁声,我们的婚姻根本没有必要在继续,我要的理想妻子跟你完全不一样,你满足不了我。”

    他一个个字都刺耳至极,将江雁声心伤的血肉模糊,哭得快喘不过气来。

    她低着头掉眼泪,情绪一度被刺激的崩溃。

    霍修默让她哭,眸底深处却涌上了隐晦的情绪,他等,在等江雁声是继续哭下去,还是会又像酒店时变了一个人一样。

    可惜,一等就是快半个小时。

    就连病房外面的走廊上,李秘书都听不下去了,对黎昕说:“太太也哭的太惨了。”

    黎昕眉心轻蹙,轻声说:“让护士去打扰一下?”

    李秘书想想可行:“我去找护士。”

    病房内,江雁声哭得眼眸红肿,肩膀在颤抖,哭哑了声就开始抽泣起来了。

    “江雁声。”霍修默沉声开口叫她名字。

    “我不要离婚……”江雁声摇头,哭了半天也没见不正常。

    霍修默压下心底的怀疑,修长的大手将女人从床边给拉上来了。

    她哭的头发晕,连脑袋的反应都慢半拍了,还在抽泣就莫名其妙被男人抱到了怀里。

    霍修默大手摸着她冰凉凉的脸,低首,薄唇都快触碰到了她唇角:“不离婚,别哭了。”

    江雁声红肿的眼眸茫然一片,指尖揪紧了男人胸前的衣服:“不离婚了吗?”

    霍修默用点力,薄唇便贴上了她颤抖的唇瓣:“不离婚,不过你要乖乖回答我,你跟姬温纶交往的事?”

    江雁声身体明显一僵,逃避不了这事。

    她也不知道另一个自己跟霍修默胡说八道了什么,藏了姬温纶那么辛苦,就这样被捅出来了。

    霍修默没深吻她,浅浅的碾转着她的唇上,气息温热。

    江雁声意图想去感受一下他身体的反应,结果有意的去蹭,却被男人的大手压住了双膝。

    “你要再敢踢我,掐死你都是早晚的事。”她耳畔,传来了男人冰冷低沉警告声。

    江雁声的声音很小也柔的不像话:“你别怕啊,我不是要踢你。”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