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84章 做我女人不幸福了?
    “还摸吗?”

    江雁声眼眸微睁着,是有点犹豫的,指尖在男人的胸膛上,隔着衣服戳了戳他结实的肌肉,很有弹性。

    霍修默薄唇沿着她的唇湿吻到了白嫩耳垂,说话声气息灼热:“我现在唯一的乐趣,也就摸摸你,然后你摸摸我了。”

    江雁声听了羞恼的想打人:“你别这样。”

    “哪样?”霍修默干燥又有力的长指往她腰上爬,就在女人蕾丝胸衣的边缘摩擦着,很暧昧的动作。

    “病房的门没关,会有护士进来的。”江雁声迷糊的睡意在此时已经让男人给惊跑了,想推开他却被那强健的手臂紧抱了几分。

    霍修默压着她在这张病床上,亲了又摸了一遍,要把女人洁美的身体给欺负的发抖才满足。

    病房里灯被打开,江雁声身子裹在了被子里,发丝凌乱,脸蛋潮红,一双眼眸泛着妩媚的水色看着床沿的男人。

    霍修默动作有条不紊的将病服纽扣给一个个扣好,又把裤子给穿了上去。

    穿衣服的过程中,健壮的身材尽显无遗。

    江雁声带着羞意问他:“霍修默,平时你都坐办公室还经常跟人应酬,为什么还会有腹肌?”

    霍修默转过身来,慵懒的靠在床头:“身体好啊。”

    江雁声会信他都是小白痴了,白皙光洁的手臂伸出来,用指尖去戳他的腰腹:“你这身材要以后也举不起来了,会很可惜的。”

    “江雁声,你说上瘾了是吧?”霍修默幽深的眼神盯着她,危险一眯。

    江雁声裹紧了被子,有种他会来掀的不好预感,弱弱语气很抱怨:“你刚才哄着我摸你时,怎么就没见你不许我提?还凶我。”

    “你也知道我是哄你摸我?”

    霍修默现在是吃完就本性暴露了,大手作势要去掀她的被子:“让我看看。”

    “看什么。”江雁声不许,用手压着。

    “看你身体。”霍修默薄唇吐出的话,邪恶又令人脸红至极:“我现在除了看你外,还能做什么?”

    江雁声看他又来了。

    说什么她把他硬不起的事说上瘾了,他不是也拿这个做借口弄她身体上瘾了?

    她细白贝齿的咬唇,被子下什么都没穿,连内衣物都被霍修默给哄着脱下来扔地上了,这会儿灯光明晃晃的。

    江雁声不太想给他看,何况身体被他弄的吻痕咬痕到处都是,很尴尬。

    霍修默没强行扯,看她态度决绝不肯,压低声说:“让我躺进去。”

    “只是躺进来?”江雁声有些小怀疑。

    霍修默旧话重问:“我这样还能对你做什么?”

    “……”是,知道你没男性正常反应了。

    江雁声把被子掀开一点,让他挺拔的身躯也躺了进来。

    霍修默手臂搂她,大手就往胸去。

    “你真别来了,我会累。”江雁声仰着头,看着男人英俊的侧脸,有些气喘。

    他对她亲亲摸摸的,又没真做。

    江雁声是一个成年的女人,身体会有尴尬的反应,又不好意思开口让他对自己做什么。

    只能忍着,难免会很累人。

    霍修默压着她亲了会,埋首在女人的肩头,听她这样说也就没继续了,薄唇轻扯:“想睡吗?”

    江雁声摇头:“不想。”

    她被他折腾了快一个小时,睡意早就跑光。

    霍修默微微起身,没在压着她,而是让女人依偎在了他的胸膛前,大手摸着她乌黑秀发。

    “你跟江锦乔关系很好?”

    他开口突然提起这个,让江雁声有些茫然困惑:“啊?”

    霍修默长指顺着秀发,揉着她的耳垂,漫不经心道:“都说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是上辈子敌人,我看你跟他关系不错。”

    江雁声是愿意跟霍修默提起自己温馨的回忆,她眉眼弯弯,轻声说:“锦乔啊,他就是泡着甜蜜罐子长大的,有点叛逆和狂妄懒惰,气性极了会急躁,男孩子青春期的毛病他是一个都没落下。”

    也只有亲姐才会这样损自己的弟弟,江雁声跟江锦乔的关系是真的好,没有半点虚假的成分在。

    她说完,轻笑着对霍修默说:“锦乔对我好,他从小就知道挂念我。”

    霍修默眼神盯着女人挂笑的脸蛋,问她:“江家只有江锦乔对你好吗?”

    江雁声有些微微愣怔,想了想:“我爸对我也很好的,物质上他能给的都给我,小时候,我考第一他就会奖励我一件礼物,江斯微就没有,因为她学习成绩不行。”

    “你奶奶呢?”

    霍修默问起江老太太时,明显感觉女人身子僵了下,就连眼睫毛也垂了下去。

    他目光注视着她的脸没有移开过,她是微笑唇,不笑也翘,要严格说起来就像是教科书一样的笑容弧度。

    让人很容易感到亲切感,给她清丽的形象加了不少分。

    而如果江雁声不开心了,就会去抿着唇瓣。

    这样微笑的弧度就会像现在这样没了,只要跟她相处久了,这个细节不难注意到。

    霍修默眉目敛了起来,低沉的嗓音笃定:“你奶奶对你不好,是吗?”

    “不是!”

    江雁声恍然的神智一下子被他拉回,内心很慌张,怕霍修默从只言片语里看透她,不愿意去承认:“我是女孩,跟锦乔比是会不受宠的,老人家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很正常,你家族里有妹妹的话,应该能知道的。”

    霍修默还真没有嫡亲系的堂妹,只有一个堂弟霍修城。

    他沉吟了片刻,发现江雁声对他的防备心很重,也就没有在问下去,将话题转开:“以后我们要有女儿,我一定把她宠成众星捧月的小公主,让霍家一个个长辈都喜欢她。”

    江雁声情绪还没稳定下来,笑的牵强:“做你的女儿真幸福。”

    “做我女人就不幸福了?”

    “你要不凶我的时候,很幸福的。”

    江雁声小小的抱怨:“你现在老凶我,老给我脸色看。”

    霍修默英俊的五官微僵,也玩死不承认这套:“别乱讲,谁敢凶你。”

    “你啊!”江雁声睁着眼眸问他:“要我细数给你听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