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男人冷漠起来最毒,温柔起来最要命。

    像乔偲偲这样涉世未深的女孩一旦遭遇霍修默这种成熟实力多金的英俊男人青睐,只会像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想跟他轰轰烈烈爱一次。

    此刻,她哪里还顾得上人家老婆就在场看着,眼里心里只有了霍修默一个人。

    “霍先生,我给你剥个荔枝吃吧?”

    乔偲偲双颊羞涩,眼中含着满满都是期待,盯着眼前男人英俊深刻的五官。

    他是她见过,最英俊魅力的绅士了。

    霍修默薄唇微微勾出弧度,深眸凝望过来,眸光几乎快让她沉迷在其中。

    乔偲偲欢喜若狂,去拿荔枝。

    而身后,蓦地传来了女人冷淡的声音:“你想噎死他?”

    乔偲偲动作顿住,讶异的转头。

    一个小荔枝,怎么就会噎死人了?

    江雁声站在茶几前,白皙的手指还握着玻璃杯,看着床上和床沿的这对男女,双眸里有一丝讽意。

    乔偲偲发现她是在没事找人麻烦,没理她,指尖将荔枝壳给剥开。

    还没往男人薄唇上递,身后,再次传来声响。

    这次江雁声没出声,而是将杯子给摔地上了,玻璃渣碎一地。

    霍修默深不可测的眸子望向女人洁白的容颜,她的表情浮现出冷意,在嗤嗤的笑:“抱歉,手滑。”

    乔偲偲咬唇,狠瞪了一眼故意捣乱的江雁声。

    别以为摔个杯子就能打断她们了,乔偲偲染着红色指甲的手捏着荔枝,又朝男人薄唇递:“霍先生,你吃啊。”

    砰!

    江雁声又手滑了。

    她这次将玻璃水杯往乔偲偲的脚边砸,差一点儿就砸人身上。

    “你故意的吧!”乔偲偲被玻璃渣给砸到腿,当即站起身怒对,忍不住下去了。

    江雁声慢悠悠的去拿茶几上干净的玻璃杯倒水,唇边笑容如画不真实:“可能吧。”

    “你!”

    “乔小姐,你来看望的心意霍某收下了,乔总司机有送你过来?”

    霍修默淡漠语调的话将乔偲偲的怒气给打散,她委屈看向了病床上的男人,荔枝也没喂上。

    而且他让她回家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霍先生,我下次可以再来看你吗?”乔偲偲心有不甘,也不管霍修默什么时候出院,想着明天就来。

    霍修默没有给她任何答复,只说了六个字:“回去路上小心。”

    乔偲偲心里还怀着少女憧憬,乖乖听话从椅子起来:“霍先生,回家我会给你发短信的。”

    她可爱的笑着,然后才转身离开病房。

    走之前,还挑衅的看了一眼冷淡着脸色喝水的女人。

    江雁声手指攥了攥玻璃杯,轻笑了声:“嗯,快握不稳了。”

    乔偲偲脸色微变,深怕她玻璃杯朝自己砸来,二话不说就离开了病房。

    江雁声浅抿着将水喝完,气氛安静一片,只有她搁在了茶几上的细微动静。

    她眼睫毛轻抬,冷冷的看着病床上若有所思的男人,讽刺道:“怎么了呢,要不要我把乔小姐喊回来喂完你?”

    霍修默眸色一敛,不动声色道:“喂完我?”

    “喂你吃荔枝啊,还是你想让乔小姐用身体喂你?”江雁声容颜冷清了点,说话带刺。

    霍修默不跟她吵架,将台灯一关,嗓音淡漠:“你该睡了。”

    病房里的光线一瞬间就漆黑了下来,江雁声都没洗漱也没换衣服,透过昏暗看到了霍修默闭眼睛睡觉了。

    她心里火气不小,喝水强压了下来。

    ……

    洗手间传来细微的动静,过了几分钟后,女人没往病床上去,而是躺在沙发上很安静。

    霍修默紧闭的双目睁开,听了数十秒钟女人呼吸均匀浅浅的声音。

    他挺拔的身躯掀开被子,动作很轻下床。

    江雁声纤细的身子缩在了沙发上睡着了,也只是盖了床薄毯,好在病房温度不低。

    霍修默伸出大手,在她脸蛋拍了拍:“声声?”

    江雁声睡眠很浅,一向容易惊醒,男人手指拂过她脸颊的时候,就有了感觉。

    她眉心轻拧着,模糊的睁开眼。

    霍修默英俊的五官脸庞近在咫尺,靠近她时,连带温热的呼吸声也喷洒过来,嗓音低的厉害:“醒了?”

    江雁声被骚扰醒来情绪还算稳定,茫然的没回过神。

    霍修默深沉眼眸盯着她表情的细微变化,除了无辜样外,却没有任何冷艳怒气的模样。

    他眉宇隐晦的情绪敛了起来,修长的手指沿着女人脸蛋下移,在她娇弱的肩头加重力道紧扣住。

    “疼……”江雁声意识清醒了。

    她纤细的手去抵着男人的胸膛,红唇溢出丝疼:“霍修默,你捏疼我了。”

    霍修默将大手力道松开,将女人温柔抱入了怀中,嗓音低沉:“sorry,我抱你去床上睡。”

    “你的伤。”江雁声气他,却也顾及他身体。

    霍修默步伐稳健,将她放入被窝里:“没事,躺了一天不痛了。”

    江雁声沾了枕头,困意又袭来了,迷迷糊糊的应了声便闭上了眼睫毛。

    她的身体疲倦感早就超负荷了,现在只要想睡了就抵挡不住强烈的睡意。

    霍修默站在床沿,目光直直深深的凝望着熟睡的女人,有着复杂的情绪在里面。

    霍修默在想着是哪个细节除了问题,昨晚餐厅她看见乔偲偲便吃醋,回到酒店跟他亲密完半夜醒来,举止神态完全是变的很诡异冷艳。

    跟现在这个倔脾气又委屈的女人没有一处是相同。

    现在他用乔偲偲试她,结果却失败。

    霍修默俯身,离的很久在打量她的眉眼,长指轻轻摸了摸她温软的脸蛋,薄唇紧抿成了直线。

    ……

    夜晚,医院死寂一片。

    霍修默挺拔的身形站在廊外的抽烟区,他长指夹着一根烟,没有抽,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声音。

    “霍先生,你所述的这个情况我这边也有发生过不少案列,你的妻子极有可能心理有障碍。”

    霍修默将手指的烟攥紧了几分,溢出薄唇的嗓音冰冷沉沉:“心理有障碍?”

    心理专家柏医生说的更具体点:“对于患者为什么会产生心理障碍,大部分都是曾经受过比较大的精神上创伤却没有及时被治愈,有些人会在幼儿就开始,有些成年后经历了一些承受不住压力的事才会形成。”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