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87章 你妻子,患有人格分裂!
    霍修默挺拔的身形立在原地紧绷如弦,眉目似有戾气浮动,嗓音沉重:“我的妻子出身豪门,名校毕业,良好的教育环境给了她除了美貌之外成为一个人生赢家额外的资本。

    她现在事业上备受瞩目,婚姻也美满,这样优越条件下培养出来的女人,她怎么会患心理病?“

    “很可能是她缺乏父母的爱,又有可能是在原始家庭成长的过程中遭受到了长辈歧视,以及被虐待过。”

    柏医生没有接触过病人无法给出结论,目前只能提醒霍修默:“心理疾病者往往怯弱而极端,霍先生,你妻子如果瞒下了自己病情,你千万不要去揭穿她,这样会刺激到她,最好是观察她的异常行为在告诉我。”

    “她父母离异,被重男轻女的奶奶养育长大,儿时有被人贩子拐卖过的经历。”

    霍修默说出这些,嗓音有点沉哑。“这些是不是都是让她心理受到创伤的因素之一?”

    “心理障碍分很多种,也有轻度重度之分,霍先生,你目前需要确认你的妻子是患上哪种疾病,你说她性格像变了一个人,以我分析很可能是人格分裂。”

    【人格分裂】

    这四个字,猝不及防重击进了霍修默的心脏,尖锐的闷痛感让他冷峻的五官瞬间变了色。

    一周后。

    霍修默才带着江雁声回到宛城,在国外发生任何的事情,早就被封锁了谁也没有透入出去。

    霍修默照常去公司上班,江雁声却搁下了原先跟南浔商量好复出的工作,整天都在家里上网查有关男性功能障碍的资料。

    即便医生保证能医好霍修默,她内心还是慌的。

    这种愧疚感无法言出唇齿,江雁声只能默默地忍受着心里的煎熬,晚上只要是面对着霍修默,她心情就很复杂。

    特别是这男人还轻风云淡的,要不是江雁声发现霍修默让李秘书私底下找了不少这方面的专家,她差点儿都要以为他不在乎自己将来能不能碰女人了。

    周末,下午。

    江雁声在书房里翻阅书籍资料的时候,黎昕便打电话过来了。

    “太太,霍总今晚要去参加他堂叔的寿宴,我现在来接你。”

    “他堂叔?”

    这对江雁声来说很突然,什么都没准备。

    “霍总本来是让我代他去送礼祝贺,不过霍家二爷亲自找公司来请霍总了。”

    “……”

    江雁声听过霍家那位不着调的二爷传言,如果是说霍修默和她公公洁身自好到可以成为好男人们的标榜,那么这位好吃懒惰的霍家二爷就是坏男人们的标榜。

    生性好吃懒惰,又爱沉迷女人堆里,年轻时绯闻是一个接着一个登上各大媒体新闻版面。

    这让霍家老爷子生前没少头疼,连带不喜欢霍家二爷的亲生儿子霍修城。

    可以说,这对父子在霍家地位可有可无,只是每个月拿着钱吃白饭的。

    江雁声没想到霍家二爷要面子到去公司请自己的晚辈去参加他的寿宴,怕是今晚想在外人面前风光一下。

    她挂了黎昕的电话后,便从衣柜里挑了一件晚礼服出来,淡绿色薄纱衬出她姣好身材,将一头秀发挽起,优雅迷人美得发光。

    二十分钟后。

    江雁声化了淡妆出门,接她的车也到了。

    当她看到黎昕身穿一袭包裹着曲线玲珑身材的黑色晚礼服,大秀雪白的美背从车上下来时。

    就算同身为女人,也被她惊艳了一把。

    “太太。”黎昕态度不卑不亢。

    江雁声在她烈焰大红唇停留了几秒钟,赞美了她一句:“黎秘书今天很美艳动人。”

    没有女人喜欢自己丈夫身边跟着一个妖精似的女人,黎昕很知分寸的解释:“第一次到豪门贺寿,我没有贵重的晚礼服参加,只好向朋友借了一件,平时私底下我很少这样穿。”

    其实也看的出来,黎昕工作时上班穿的职业套装古板无趣,左右也就换着穿那两三套的。

    跟江雁声这些名媛富太太一件晚礼服只穿了一次就扔在衣柜角落里是完全不能比。

    江雁声上车,漫不经心跟她聊:“你一个女人单枪匹马的来宛城生活也不容易,如果生活中有什么困难不好意思跟霍修默说,来跟我说也一样。”

    “霍总给我的待遇已经是别家公司的双倍薪水,太太的好意我心领了。”黎昕并没有把江雁声的善意当成理所应当的扶贫。

    她有她的坚强,有她的自尊心。

    江雁声也没在说什么,更没有误会黎昕跟自己老公之间有什么暧昧。

    霍修默都硬不起来了,在怀疑他出轨就过分了。

    ……

    六点左右,在霍家。

    江雁声带着黎昕先到了,霍修默还在路上,她先找到霍夫人,跟自己婆婆一顿嘘寒问暖。

    霍夫人摸摸她的手,高贵冷艳的形象瞬间崩塌,很操心她的身体:“你怎么又瘦了啊!”

    江雁声笑着转移话题:“妈,爸呢?”

    “忙公事,你二叔作妖呗,一年到头公历过一次生日,农历过一次生日,你爸哪里有时间吹捧他啊。”

    霍夫人说起自己小叔子就很不耐烦,要不是看在跟自己丈夫一母同胞的份上,她今晚才不露面。

    江雁声不好议论长辈不是,笑笑就过去了。

    今晚被霍家二爷邀请了不少人来参加寿宴,不过一眼望去花枝招展的女人很多,也难怪霍夫人不喜欢自己丈夫出面了,这样很降身价。

    “你身边怎么跟了一个妖里妖气的女人?”霍夫人早就注意到了被男人们围住交谈的黎昕。

    在这种场合里,很多男人都喜欢跟黎昕这样没有身份的女人搭讪。

    一是容易得手,二是占了便宜花点钱就解决了。

    江雁声听了霍夫人说的话,苦笑不得:“妈,这是你儿子身边的得力秘书呢。”

    霍夫人刚想嘱咐儿媳妇要防着点外面女人,一听江雁声说是跟在霍修默身边的秘书,她内心很复杂:“我儿子长大了啊。”

    江雁声:“……”

    她怎么感觉这语气听了,就跟家长发现自己处于青春期儿子开始偷看成人片后的反应差不多?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