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89章 克拉的钻戒,十分完美我妻!
    霍修默那句我床上不是开玩笑的,真把女人带楼上去了。

    在霍家又不是没住过他的房间,这让江雁声提着裙摆跟他上楼梯的时候,不由得纳闷去房间做什么。

    不过,楼上都是宾客,许是霍修默不想应酬吧。

    霍修默牵着她的手开门进去,里面的布置很干净整洁,想必是就算经常没人住,霍夫人还是会让佣人天天来打扫。

    门砰的一声,关上。

    霍修默温淡的气息瞬间变了,将她压在了墙壁上亲,修长的大手习惯去往女人裙摆伸进去,结果发现江雁声这次穿的是长裙子。

    他只好隔着衣服,朝她胸袭去。

    “你上来就为了跟我亲热?”江雁声发丝被他吻得凌乱,说话声都在喘气的。

    这段时间,霍修默不能做,却更喜欢摸她了。

    “嗯,想亲你想了一整天。”霍修默挺拔的身躯压着她纤细的身子,气息强势中透着灼热的温度,薄唇碾转着女人白皙的脸颊,低语:“乖,把我皮带解开。”

    江雁声一想到自己现在经常会用手去试他反应就脸红,听懂了男人的暗示,她即便羞涩,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做。

    “霍修默,我听说男人身体长期不健全后,会向女性方面发展,你有时候……”

    江雁声指尖抵在男人的皮扣上,说话微顿,眼眸闪烁过许些好奇:“会不会觉得我裙子特别漂亮?”

    霍修默脸沉了,嗓音危险:“我在你面前什么时候像个女人?”

    “不是的不是的,就是怕你心里……”江雁声会想到姬帅这个死变态男。

    就因为没了男性的特征,爱上女性的胸衣,又有很重洁癖感,还同时对她感兴趣。

    越解释越乱,霍修默大手扣住她的脑袋,低首,额头快要抵住女人的额头,眼神太深:“你怕我患上心理疾病吗?还是你有好的医生介绍给我?”

    这句话,让江雁声微微战粟的身子蓦地僵了,红唇轻启,半天才说的出话:“我,我一个正常人有什么认识的医生能介绍给你的。”

    霍修默压迫的眼神盯了她太久,在女人浓翘的长睫毛轻轻开始发颤,才收回了视线。

    “嗯,你除了一个心理医生前男友,是没有什么医生你能介绍给我。”

    江雁声听他轻风云淡的翻旧账,尴尬极了,早知道就不该提这事的,她抿唇,想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

    霍修默挺拔的身躯没动,深沉视线看着她轻咬唇瓣隐忍的模样,开腔道:“一提姬温纶你就不跟我亲热了,江雁声,我现在要是弄的了你,嗯?是不是中途你都会失了兴致让我停下来?”

    江雁声推着男人胸膛的动作一停,眉眼轻皱,想了半天还是没把他继续外往推。

    她踮起脚尖,纤细的双臂主动抱住男人脖子,小声埋怨他:“你就是小心眼的。”

    霍修默板着脸色很不爽,大手却诚实的抱着她往床上走。

    江雁声被男人扔到了软绵绵的被子上,裙子也半掀了起来,露出一双秀美白皙的美腿。

    霍修默站在床沿解衬衫纽扣和皮带,英俊的五官隐在昏暗的光线里极为深刻,带着令人心动的魅力。

    江雁声看了心跳加速,指尖不自觉揪紧了被子,明明两人现在亲热都没有真做,想也做不了。

    霍修默就是有本事让每一场亲热都变得很暧昧,要折腾得她轻叫求饶了才满足。

    她又咬唇了,眸光不受控制朝男人裤裆处望去。

    平平的,没鼓起来。

    霍修默很快就俯身而下了,滚烫紧绷的身躯压在她的身体上,薄烫的唇到处乱亲一通。

    江雁声眉眼隐忍的那股娇软气,很让男人想欺负她,一袭嫩绿色裙子被男人脱了下来,肌肤白的引人犯罪。

    霍修默要能真上,早就把她上的直哭。

    “声声,把枕头下面的东西拿出来。”他俯首在女人肩头低低的喘息,嗓音说不出性感。

    江雁声茫然的睁着眼,摸摸男人后背紧绷的肌肉:“你有感觉了?”

    可是,她什么都没感受到啊。

    霍修默哑声重复:“拿出来。”

    “哦。”江雁声伸出纤细的手,在自己枕头里摸索一阵。

    很快,就碰到了个冰冷冷的东西。

    她还有点疑惑的,指尖在仔细的一摸,触感和物体轮廓让她呼吸微停,心跳声加快了。

    “女人都会喜欢,你喜欢吗?”霍修默知道她摸到了,薄唇轻含住她耳垂低问:“嗯?”

    江雁声双眸颤抖,心尖上涌入了一丝温情。

    怎么说呢,就是说不上话了,喉咙哽咽的厉害,手指根根将碰到的大钻石戒指捏紧了手心里。

    “好端端……送我什么戒指啊?”

    霍修默修长的手指摸上她湿润眼角,唇齿间咬着她耳垂温柔中又透着极度暧昧的力道,喉咙溢出的声线字字清晰:“10.57克拉的钻戒,李秘书说是有着十分完美我妻的寓意。”

    他低沉的声音让人听了不真实,特别是最后一句:“声声,你在我心中很完美。”

    江雁声心房生出了感动的情绪来,一瞬间,眼泪就掉下来了。

    霍修默指腹摸到了她的眼泪,耐心一点点擦拭去:“你不愿生孩子就不生了,霍家不止我一个姓霍,只要我在的一天让你享受荣华富贵还是做得到,等几十年后,如果我们没有儿子,我就把权放了。”

    不管霍修默这句话是真是假,江雁声都感动的一塌糊涂。

    他一出生就被选中成霍家接班人,从小要比同龄人努力刻苦一万倍才有了一身的成就。

    如今,为了她说放权就放权,可是霍氏公司里站他这边,支持他的股东们能轻易就答应的?

    明知道很困难,江雁声此刻还是爱死了这个男人。

    她想生,给他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自己的喉咙却哽咽的厉害,一个字都说出来。

    霍修默修长的手指伸到枕头里,摸到了她的手指,将钻戒给她戴上,然后握着她的手抵在了自己的胸膛,心脏的位置。

    “跳的有点厉害,第一次跟女人表白没办法去控制。”

    男人低哑的笑声,回荡在房间里性感极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