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88章 丢人都丢到霍家来了
    “哟,表嫂啊。”

    一个珠光宝气的富态中年女人走过来,笑里藏刀的拉住了霍夫人的手:“好长一段时间没见了,怪想你的。”

    江雁声看婆婆遇上熟人了,打算找借口躲个角落头里图清净。

    那清丽的脸上微笑没扬起来,就听见对方声音尖细问:“你儿媳妇什么时候肚子有动静?我两个儿媳妇都怀第三胎了。”

    霍夫人这个年纪的圈子,比老公有本事已经过时了,现在都拿儿子和儿媳妇出来攀比了。

    一看某些妇人拿孩子这事来炫耀了,霍夫人脸色不太好,说话带刺:“表弟妹,这次又是女儿吧?”

    安夫人笑容微僵几秒钟,跟看不见江雁声在旁边一样,说话指桑骂槐的:“女儿也好啊,能生是福。”

    霍夫人看她五十步笑百步,脸都不要,谁都知道孙子这事是她心头病,有人撞枪口来就别怪她会怒人:“也不能连着几次都生女儿啊,两个儿媳妇就没一个生的出儿子,你还笑的出来心也真大。”

    “表嫂,这年头谁还封建重男轻女。”

    “你不要孙子还让你两个儿媳妇怀第三胎做什么?打算生一群小姑娘跟你跳广场舞?”

    两个身份都尊贵无比的贵妇就当场呛上了,作为安夫人口中不能生的儿媳妇,让江雁声在旁很尴尬。

    霍夫人战斗力极强的气走安夫人后,转头对江雁声说:“她两个儿媳妇都是个乖巧的,倒八辈子霉才嫁给她两个儿子,我看,她注定就是没孙子抱的命!”

    江雁声脸上的笑容淡了,牵强的在维持。

    在霍夫人身上她又一次强烈的体会到女人要生孩子的重要性。

    霍修默这点,跟他妈真是如出一辙的执着。

    应付走了霍夫人,江雁声有种从心而发的虚脱感,她端了杯香槟喝,抬眸想找黎昕的身影,却意料的看见江斯微也来了。

    这女人穿着一袭宝蓝色透视拼接礼服跟在霍二夫人身旁招待客人,领口深V快开到胃了,不知是多受人瞩目。

    江雁声清丽的眼眸眯了起来,以为江斯微口头上说要嫁给霍修城是叫叫而已,没想到都把人家母亲搞定了。

    霍夫人跟霍二爷妻子的妯娌关系也就表面上维持一下,更不可能去插手管霍修城的婚事。

    再则,霍修城要娶一个家庭背景雄厚的名媛回来,有了岳父家靠山帮忙,对于将来身为霍家继承人的霍修默来说不是件好事。

    江斯微跟人谈笑间,目光不介意朝江雁声那边一睹,带着挑衅得意的意味。

    两人目光对视上短暂的几秒钟,就被款款出现的黎昕身影给挡住了。

    黎昕朝江雁声走去,喝了点酒面容红晕几分:“太太。”

    江雁声看黎昕酒量似乎不太好的样子,而且在场明显不少男士都逮着她灌酒,便问她:“还撑得住吗?如果头晕就去楼上休息一会。”

    黎昕看了眼楼梯方向,轻声问:“方便吗?”

    “楼上有空置出给客人休息的客房,我让佣人带你去。”江雁声说着,就找了一个佣人过来。

    这里没什么好交际的,霍家那位二爷身边都围绕满了庸脂俗粉,看着都很无聊。

    黎昕眼睫毛掩下了一抹情绪,对她低语:“谢谢。”

    江雁声没在意,托腮坐在沙发上发呆。

    “妹妹。”

    江斯微百般妖娆的走过来,脸上洋溢着得意的微笑,今晚在霍家她可算是大出风头了。

    江雁声很想当不认识她,丢人都丢到霍家来了。

    江斯微不在乎江雁声冷淡的态度,自己朝沙发坐了下来,手指摇晃着高脚杯红酒,跟她说:“霍伯母跟我妈已经在商量我跟霍修城婚事了,妹妹,以后我们关系就更亲了。”

    江雁声抬眸看着江斯微几秒,笑了:“看来我爸是真不管你了,你妈才能把你廉价送霍家来。”

    江斯微被她说的内伤,维持不住笑容了:“如果不是你在报道上乱写,爸爸怎么会……”

    “呵,你难道不是王瑗乱搞出来的产物?”

    “江雁声,你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你就知道自己不是你妈跟野男人生的。”

    江雁声看她的眸光,一寸寸的冷下:“江斯微,这话你敢当着我爸面前说,信不信他当场就能把你撵出江家。”

    江斯微不敢。

    江亚东表面上对三个孩子都一视同仁的态度,实则内心最宝贝的还是叶茗生的。

    要不是老太太在上头压着,王瑗又伏低做小了多年,演了多年的贤妻良母。

    江亚东就更偏心把江雁声宠的无法无天了。

    江雁声不再看她,语气冷淡:“恭喜你下半生要跟一个残疾的男人恩爱一辈子了啊,不过呢,霍修默没有替自己堂弟照顾女人的习惯,你好自为之。”

    一句好自为之,充满了女人高高在上的怜悯,这无关恻隐之心,就是同情她犯蠢要自找死路罢了。

    江斯微气的够呛,手指狠狠捏紧了脚杯。

    她都一头栽进来了,现在到了这步也不是说反悔就有后路退。

    就算不择手段,也要把霍家断腿的二少拿下。

    寿宴都开始了快半个小时,没见霍二少出场给父亲祝寿,然而霍修默来了。

    跟霍二爷表面上叔侄寒暄了半天才能脱身。

    他一袭黑色正式西服穿在身,单手抄着裤袋朝江雁声走去,在没有在大庭广众下避嫌,深沉的眸子看着坐在沙发上吃蛋糕的女人,俯身,在她唇角亲了亲。

    “等你半天了。”江雁声浅笑着,唇角处温热的触感让她有一丝羞涩。

    霍修默也坐下,手臂去搂她纤细腰肢,淡淡开腔:“路上堵车。”

    江雁声也不是真抱怨他,将奶油味的蛋糕朝男人递去:“你吃吗?”

    霍修默扫了一眼:“太甜。”

    “唔,你去桌席间吃点东西吧,你二叔烤了十只全羊呢。”江雁声胃口小,没吃多少就下桌了。

    霍修默没起身,又低首在女人白嫩耳朵亲吻:“晚些让妈去准备点夜宵就好,我们今天住着,走,带你去个地方。”

    还有外人看过来,江雁声不好意思跟他太亲热,小声问他:“去哪?”

    “我床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