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场激烈的运动,终于结束了。

    黎昕发红的眼角处流下晶莹泪珠,隐忍着身体里裂开一样的痛感。

    她无比清楚跟霍修城有了身体关系,就有一层联系在了。

    这也是,她要的。

    男人低喘呼吸声喷洒在耳畔,充斥着他的炙热体温,亲密又显得极度的危险。

    等霍修城的药性散了一大半,在她美妙的身体得到了缓解后,五官阴戾的可怕,将这个令人厌恶的女人推下床。

    黎昕双腿软软跪在了地板上,膝盖传来的生疼让她紧锁着秀眉,仰起头,眼眸带着一丝血色看床上居高临下的男人。

    霍修城眉宇间染着惊心的骇人之色,看她就跟看一个很廉价之物般,薄唇说出的话直直刺进了她心脏:“还不滚,等着我给你钱去补一张膜?”

    霍修城的喜怒无常不是一天两天,黎昕注意到木质地板上有被砸出深深的痕迹就可以看出,他的火气很重,经常扔物发泄暴虐的情绪。

    她苍白着脸,疼得手脚都在颤抖,捡起了完好的晚礼服重新穿回去。

    然后黎昕咬紧牙关,将这具被男人玩的残破的身体努力站稳了,将头发放下来掩去后脖被咬破的伤口,冷静的开口对他说:“事后药我会吃,霍修城,我们下次见。”

    霍修城目光阴沉沉的,盯着女人干脆利落转身离开的身影。

    没有一点拖泥带水,也没有替负责这事。

    即便是这样,也让他青筋暴起的双手捏成了拳,咯咯作响。

    ……

    黎昕刚走不久,一个老佣人就偷偷摸摸地出现在房门前,去偷窥房间里的情况。

    霍二夫人很了解自己儿子的脾性,想让江斯微嫁进来,只能这样下药让两人发生了关系,在大张旗鼓把宾客们都惊动。

    有这么多人证在,霍修城只能被迫娶江斯微。

    “二夫人,成了。”

    老佣人一闻到房间里充斥着男女事后的味道,就知道情况了,便拿起手机给霍二夫人打电话。

    “做完了,没声,房间门掩着呢。”

    “好,二夫人你带人上来吧。”

    ……

    ……

    五分钟后。

    一道哭天喊地的女人叫声,激动了霍家所有人,连带霍修默房间都听得见了。

    江雁声茫然的抬头,轻声问:“出事了么?”

    霍修默慵懒的躺靠在床头,大手搂着女人纤细白腻的腰肢没有松开,抿起的薄唇轻扯:“从我记事起,我婶婶就爱在霍家三天两头为了一点小事大哭大闹,今晚是她丈夫过寿,她想演一出戏给人看很正常。”

    他婶婶,不就是霍修城的母亲吗?

    江雁声静静听了会,好像还骂起霍修城了,有点小担忧:“你作为兄长,要不要出去管管?”

    霍修默抱着她正舒服,没兴趣管别人闲事:“我妈都未必会去管。”

    “你……堂弟也有点可怜啊。”

    江雁声不是同情,只是觉得今天霍二爷过寿,来了不少有头有脸的客人,霍修城本来就听说残疾后脾气不是很好,还被自己母亲当众谩骂。

    男人的自尊心,都得折在这儿了。

    霍修默低首沉吟,说道:“霍修城投错胎,这辈子被他一对不着调的父母坑了不少次,可惜了。”

    听到霍修默还会说可惜这两个字,江雁声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她指尖摸摸男人滚动的喉结,红唇微启:“他好像喜欢裴潆吧?”

    “嗯。”

    这事,宛城众所周知的。

    不过裴潆的追求者何止是霍修城一个,有名望和优秀的男人多了去,没有谁会去刻意关注这事。

    “那他没争取过吗?”

    霍修默看了一眼怀中的女人,长指捏捏她温软的脸蛋,也不隐瞒她:“裴潆的父母认为什么父母养育出什么品行的儿子,所以看不上霍修城,更看好斯穆森。”

    提起斯穆森这个直男癌,江雁声就没好脸色:“裴潆的性格太温顺,她的父母是要给裴潆找个能依靠一辈子的,不然她会经常受委屈。”

    不过,裴潆嫁给斯穆森也没少被那男人欺负。

    霍修默不评价自己兄弟的婚姻,他低首,亲亲女人的眉心:“睡会?”

    “不困,你起来吃点东西吧。”

    江雁声发现窗外天色都漆黑一片了,霍修默从公司赶到回家连水都没喝。

    她从男人怀里起来,光着身子去找衣服。

    霍修默靠在床头,一看到她白皙秀气的双腿,便想去摸,每个男人都会有劣性,他也不例外。

    江雁声忽略掉身后那道强烈的视线,把裙子穿好后,弯腰,将地上的衬衫和黑色西装裤扔给他。

    霍修默也没去穿,幽深的眸子直勾勾盯着她。

    江雁声站远点,这样男人也抓不到她了,才说话:“把衣服穿上,我出去了。”

    霍修默看她开门走,只在身后低哑着嗓音叮嘱:“楼下乱,别到处跑。”

    江雁声听了,唇角不自知翘了起来。

    她又不是小孩子了,能乱跑哪里去?

    ……

    江雁声没下楼,就在楼上。

    一群光鲜靓丽的人都包围着房间,她正好奇是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了披头散发的江斯微从人群跑出来。

    一边往楼下去,一边捂着嘴哭。

    江雁声跟她擦肩而过的时候,被重重的撞到了肩头,脚上的高跟鞋踉跄了两步,朝地上摔了下去。

    江斯微看到撞到了江雁声,也没空去道歉,哭着就跑楼梯了。

    江雁声很少在霍家露面,没跟霍修默一起出席的话,也几个人知道她的身份,一位看热闹的富太太看有人摔倒了,好心去扶:“这位小姐,你没事吧?”

    “谢谢,我没事的。”江雁声摔是摔疼了,表面上牵强的扬起了微笑。

    富太太看了皱眉:“你,你怎么流血了?”

    江雁声双眸茫然,僵硬着低头看。

    一袭嫩绿柔色的长裙在她站起身后,裙摆处沾上了鲜红的血迹。

    很红,刺眼至极。

    “我……”她呼吸微急,说不出话来。

    富太太明白过来了,惊叫起来:“你流产了,天啊,你肚子会不会痛啊姑娘?”

    “我……”江雁声慌了神,她也弄不清是哪里疼了。

    是腹部疼,还是摔的膝盖疼。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