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我没有流产。”

    江雁声双眸里充盈着无措的情绪,她踩着高跟鞋踉跄后退两步,后背狼狈的贴在了墙壁前,口中重复:“没有,我没……”

    “你流了这么多血,怎么可能不是流产!”

    富太太声音过于的尖锐,将江雁声耳膜发疼,脑袋里神经根根的在绷紧,传来了无法承受的疼痛。

    她眼神开始恍惚,看什么都模糊重影。

    直到全身无力地倒下那刻,江雁声才好像看到了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形朝她走来的幻影。

    ……

    市中心,医院。

    走廊上都是霍夫人的骂声,指着霍修默骂:“你好端端把她带楼上去做什么,你二叔家闹了一出好戏给人看,你要气死妈啊,怎么就不知道带你媳妇躲远点!”

    霍修默眼底盛满了压抑的戾气,薄唇抿的很紧,一言不发站在病房外。

    霍夫人第一次有失高贵的身份,像个泼妇骂街般,气得谁都拦不住。

    “江家人都成缩头乌龟了?一个人都不敢过来,我倒要问问王瑗养出了什么好女儿,到霍家做客就不知耻的往别人儿子床上躺,还把我儿媳妇撞到。”

    在场有人看见是江斯微从房间里冲出来,把站在走廊上的江雁声给撞倒在地,这股怒气,霍夫人是有发作对象了。

    她的宝贝儿孙子啊!

    从儿子结婚开始就伸长脖子盼着,整整两年多,好不容易终于给盼来了。

    结果,影都没见到就没了。

    这让霍夫人怎么接受的了,抹着泪埋怨霍修默:“这次孩子掉了,你和她又该耽误几年才能要孩子。”

    “妈。”霍修默皱眉沉声:“声声还在昏迷,别吵到她。”

    霍夫人一口气提不上来,没气晕过去。

    医生从病房里走出来,对家属说:“病人已经没有事了,这次是胚胎发育不全才导致了在头3个月内自然流产,回去好好休养一个月,别碰冷水。”

    “什么!”

    霍夫人情绪激动问:“自然流产?”

    医生讲清楚点:“就是非人为目的造成的,在身体自然状态下孩子没了,回去养好身体,下次想怀孕先找中医看看。”

    不是人推倒,也不是故意流掉。

    是类似于身体自然代谢,孩子自然掉了。

    没了江斯微这一撞,或许,再晚些,江雁声也会出现打量出血的现象。

    这让霍夫人差点站不稳,深呼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情绪:“医生,你是说我儿媳妇身体不好?”

    医生刚要说话,突然感到了一道冷沉的目光盯着他。

    转头,看到的是霍修默那张冷漠异常的脸。

    医生酝酿了会,说的很委婉:“这个,还要检查身体了才知道。”

    霍夫人没心思深究医生的话,恍惚的抓紧了霍修默的胳臂,不行了,她心脏有点受不住。

    ……

    江雁声在醒来前,做了一个梦。

    不是她虚构出来的,是童年看过的动画片,主角莱克那个惨白的像纸扎小人的脸色就在她面前晃。

    然后开始爆炸性的音响和不停无规则切换的画面出现眼前,包括莱克嘴里含含糊糊喊着:“死了,都死了!”

    江雁声突然拧紧眉心,将紧闭的眼睛睁开了。

    她神色有点恍惚,耳旁,好像听见了病房外的说话声。

    很吵。

    隐约听到了什么流产的字眼。

    江雁声双眸紧缩了一下,记起了昏迷前自己还在霍家,裙子里都是血。

    她手,下意识去摸肚子。

    明明本来就没有鼓起来,也没有想过会有个孩子在里面,可是,当清楚听到了外面霍夫人跟人吵架声,那句流产了听得真真切切的时候。

    江雁声眼尾处,瞬间就红了。

    她怎么会怀孕,每次跟霍修默做,只要没戴,都会去拿药吃,记忆中也就前段时间在国外酒店那次,两人做完后。

    她的神经病爆发出来,把霍修默伤到医院去了,所以没来得及去找药吃。

    一个月不到,时间也对不上的。

    江雁声在痛苦的回忆每一个细节,姬温纶的药,她,她吃的次数很少,每次潜意识里会习惯去忘记。

    唯一的可能……

    江雁声双眸闪烁过什么,胸口处绞痛的厉害,指尖无声无息的捏紧了腰腹的衣服。

    病房外。

    王瑗一来,是想搞好关系,结果听见霍夫人指桑骂槐说自己女儿不要脸就忍不下去了,冷着声:“我微微爬的又不是你儿子的床,你有什么资格说?在说了,你那个宝贝媳妇才隔多长时间都流产两回了,我看是身体有病吧,怪的了谁身上?”

    “什么流产两回?”霍夫人声音止住,听蒙了。

    “把我和老太太打伤进医院,自己倒是委屈的流产了,你还不知道啊?”

    王瑗的话,让霍夫人心脏不仅受不住,连头都开始阵阵的发晕起来。

    下一刻,真的两眼一闭,晕过去了。

    霍修默刚从医务室方向走来,脸色变得冷峻异常,见到这幕大步过来,双手及时把母亲扶住,看向王瑗的眼神,充满了阴沉的冷意。

    “你找死。”

    王瑗捂着肚子后退,仗着自己是长辈,也不怕霍修默敢动手,暗地里冷笑不止。

    流掉就好。

    江雁声就跟她那个妈一个命,注定生不出儿子。

    ……

    外面的闹剧终究会谢幕,一切都恢复平静。

    江雁声也很平静躺在病床上假装没有醒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求孙心切的霍夫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霍修默。

    如果能走的话,她一个人离开医院。

    深夜12点过去,病房门还是被推开了。

    霍修默让司机送母亲回霍家后,又处理好后续事情,才回到病房来。

    他眉宇间压抑着很沉重的情绪,五官紧绷而疲倦,将门关好后,挺拔的身躯靠在上面,一动不动很久都没起身。

    江雁声长睫毛轻颤,眼角略酸涩,就算霍修默一句话都没说,也没来靠近她。

    就在这间病房里,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痛。

    孩子没了。

    这个让霍修默谋算了几个月的孩子,来的突然,也没的突然。

    是谁也没想到的,也不想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