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医院。

    苏湛赶到的时候,正撞见霍修默在医务室上药,西服被脱一旁,身上的深黑色衬衫褶皱凌乱,领带也歪了,这副不修边幅模样跟平时沉敛气势截然不同。

    “二哥,你这是让谁打了?”

    苏湛邪魅的眼眸讶异盯着霍修默英俊挂彩的五官,李秘书拿着棉签沾好药水,往额角涂抹。

    霍修默五官阴深,薄唇抿的很紧,成了一条直线没说话。

    李秘书说:“霍总跟江亚东江先生打了一架。”

    苏湛明白了,拉了条椅子坐下来,皱眉:“江雁声流产,她爸怪你身上了?”

    李秘书又说:“是霍总先动手。”

    “一个老头能把我二哥打伤?”苏湛不信。

    李秘书摇头:“霍总打了江先生一拳就没还手了,江先生后面变本加厉打了霍总好几拳。”

    苏湛无言以对,精致的眉目间笼罩着烦闷情绪,从裤袋拿出烟盒想抽,也不顾这里是医院。

    李秘书用药水给霍总脸部的伤口都涂好后,便退出医务室了。

    没外人在,苏湛憋在心里的一件事,最近反复折磨得他睡不好觉,实在忍不下去说了:“二哥,我跟嫂子睡过。”

    霍修默冷漠的掀起眼皮,盯着他,眼中骤然迸射出浓烈骇人的杀意。

    苏湛手一抖,烟掉了:“二哥,我刚才说的太笼统了,不是真睡,是我被江雁声下套了。”

    他将自己调查出江雁声跟一位神秘人士同居三年的事说了出来,以及后面怎么受到江雁声胁迫也都跟霍修默说了一遍。

    最后,苏湛心中的负罪感减轻了一大半,愤愤不止:“她迷晕我拍了亲密照这事,哪个女人能跟她一样干得出来?”

    “二哥,我后面还是去查了,跟你老婆同居那野男人叫姬温纶,祖辈都是学医人才,家庭……”

    “苏湛,她跟我坦白过。”

    霍修默打断了他的话,从喉咙溢出的嗓音不起半点情绪:“这件事,你不要再往下查。”

    苏湛说了半天,傻眼了。

    霍修默问他拿一根烟抽,眼底隐含着忍痛之色,薄唇轻扯:“以后遇见她不对劲时,走远点别去惹。”

    在苏湛困惑的眼神下,他未了,嗓音透出几分沉重:“为了你自身安全着想。”

    ……

    从苏湛的话里,霍修默心中更加确定江雁声的心理疾病是患有精神分裂。

    而且,是活在极端里十分具有危险性的人格。

    他在医务室里,一根烟接着一根抽,喉咙干涩难忍,脑海中闪现的全部都是跟她相处的片段。

    这个外在柔美的女人,内心充满韧性与倔强,任由也不会想到这层,是她掩饰的太好,除了在姬温纶这里露出了破绽外,一切的异常,她都有完美的理由解释过去。

    霍修默想到她一次次发生事情后的失踪,心脏就有股剧痛感袭击而来,让他冷峻的五官变了色,连烟都拿不稳。

    长指攥紧了烟蒂,已经变形不能在抽,他却浑然不知般往薄唇送,只有淡淡烟草味能让他定下心来。

    叩叩!

    门口,有医生来打扰了:“霍先生,我有病人过来就诊,走廊左拐处有抽烟区,您看……”

    医生话没说完,霍修默已经皱着眉头起身大步走出去。

    他将烟捏灭扔在垃圾桶里,挺拔的身躯站在窗口处吹了足足十几分钟的冷风。

    等身上烟味淡去了不少,霍修默才走向了病房。

    深夜快三点。

    霍修默推开房门时动作很轻,他不确定江雁声有没有睡,挺拔淡漠的身形僵着不动,听了一会女人轻微的呼吸声。

    门被推开又关上,病房里光线昏暗,随着他脚步放轻走近,依稀看得清躺在床上苍白着脸色的女人。

    霍修默站在床沿前,眸色墨黑,低低注视她许久。

    江雁声就连睡着了,眉心蹙着很难受的模样,一张清丽精致的脸都快比被子的颜色还白,没有血色,柔弱到仿佛下一刻就接近透明。

    她的坚强,都被这次受了伤给击碎彻底。

    霍修默眼底隐晦的情绪翻滚的浓烈,单膝跪在床前,伸出修长的大手轻轻碰到她冰凉的脸蛋。

    很冷,她的眉心,鼻子唇瓣都凉意一片。

    霍修默身躯忍不住去靠近,将额头抵在她洁白的额头上,很轻,无声亲昵的贴着她。

    江雁声纤长的睫毛紧闭,却在男人俯首,薄唇想吻上她苍白的唇那一刻。

    突然间,睁开了。

    她眼眸冰冷一片,跟上方男人深邃的眸色对上。

    霍修默的心脏骤然被什么东西无声攥紧,让他薄唇紧绷,疲倦的神色变了又变。

    短暂的几秒钟内,刚才的一幕仿佛不存在,江雁声缓缓的闭上眼,浓翘的长睫毛在脸蛋印下平静的阴影。

    她沉眠着。

    霍修默身躯僵硬在床沿前,久久听着她均匀细微的呼吸声,没醒来。

    ……

    “找几个保镖守在外面,看着她。”霍修默从病房里出来,沉声吩咐李秘书。

    江雁声疑是有心理疾病这件事,李秘书是知道的,他问道:“霍总,要请柏医生来吗?”

    霍修默面无表情地看过来。

    李秘书说:“我们可以让柏医生伪装成普通医生给太太治疗。”

    霍修默沉思片刻,却没有同意:“别让柏医生过来,先看好她。”

    刚才在病房里,霍修默清楚的看到江雁声醒来时的眼神,冰冷没有感情。

    如果不是她的身体已经负荷到了极点,不会在同一时间又很快就沉睡过去。

    李秘书明白了。

    霍修默离开医院,他带着保镖去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就是江雁声的小公寓。

    他记得起初刚开始时,两人关系还不熟,江雁声会住在自己的公寓里,被他带回都景苑几次,才有了要跟丈夫同居的意识。

    况且,霍修默也曾经看到过江雁声在她的书房上了一把锁。

    一桩桩的事已经清楚了江雁声的病症,他却在极力的找蛛丝马迹来证明。

    或许,这一切是他猜测错了。

    处于这种自我欺骗的心态,霍修默要看看,江雁声在她的公寓书房里,究竟藏了什么秘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