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霍修默宛如雕塑的身影被发白灯光笼罩下,拉的阴暗很长,书房死静一片,只有厚厚日记本被翻动的细微声响。

    纸上的字迹歪歪扭扭的,字字记下了江雁声童年时的日记。

    【夜里很冷,又深了,我又失眠了……此时作业本自己合上,天花板上的电灯也自己按了开关,唉,却没有人来帮我按眼睛,被子让我看的羞涩,悄悄伸出手盖住了我的脸,美好的一天,结束啦!】

    【老师每个学生都要捐款,我回家找奶奶要,她骂我假慈悲,很伤心……我回到房间里,存钱罐被我逼到了墙角,抖着胖嘟嘟的身子问我:你要干嘛?

    我眼睛红红的,哽咽告诉存钱罐:对不起,我要想用点钱。

    存钱罐呼出了一口气:等着,你千万别打碎我。它的小身子摇啊摇,几个硬币就被晃了下来,然后虚弱着一把放到了我小手心里:呐呐,记得还我哦。】

    【今天是大年初一,奶奶带了阿姨跟江斯微去了庙里烧香,不带我去,我趁着佣人奶奶不注意,偷偷跑到奶奶的房间里去看菩萨,嘻嘻,谁也不知道哦。

    凳子哥哥很讨厌,故意要弄出声响让人听见,我只是想给菩萨擦擦眼睛啊,天天被烟熏,她会难受的啊。】

    【周六,我看到爸爸在找安眠药吃,却怎么也找不到,啊,我看到了啊,安眠药就站在桌子下面呢,插着腰在骂:别找了,安眠药自己也睡不着,把自己吃光了!我要不要告诉爸爸一声呢?】

    这上面一页页的内容,写满了女孩儿的心思,从十来岁开始的日记,霍修默就发现不正常了,不像正常健康的孩子写出来的。

    等于是江雁声的心理疾病是从小时候就开始发作,而她的家人粗心大意到没有一个人发现。

    霍修默眉宇浮现出重重的沉色,紧绷的五官却面无表情的厉害,他看完最后一页的日记,周身散发的强大戾气再也难以收敛。

    这个小小密封的书房,承载着一个女人最难以启齿的秘密,她将最黑暗的一面封闭在了这里。

    霍修默眼里灼热的刺痛,让他不禁将眼睛闭上。

    过了久良,他恢复了冷静后,才将日记本和病例症断书整理好,原封不动的放回了抽屉。

    窗帘被重新拉上,椅子也移回原位,不残留男人的一点气息。

    霍修默挺拔身影站在门口处,看了眼这间阴暗的书房,下一刻,便将门砰一声关上。

    外面,天色微微的亮起。

    霍修默一身冷沉从公寓走出来,开口吩咐保镖:“把锁装上,删了今晚的监控视频内容。”

    保镖:“是!”

    ……

    早上,七点多。

    病房被护士推开,江雁声也从睡梦中醒来了,她还很虚弱,就连起身都要靠人扶着。

    走到洗手间里去洗漱,江雁声用温水洗脸,猝不及防发现钻戒又被戴回了她手指上。

    她苍白的脸怔了几秒钟,直到护士喊她:“霍太太?”

    “我没事。”江雁声回过神来,将水泼在脸上,掩饰去了眼角的红色。

    洗漱好,又用完早餐。

    江雁声的精气神这才恢复了一些,躺回病床上,低垂着眼睫毛,静静看着窗外的阳光。

    一看上午就过去,中午时,霍夫人来了。

    江雁声还没做好心里准备去面对霍夫人,红唇微微轻张,又找不到任何理由不见。

    “我给你炖了补身子的鸡汤,小床也要坐月子,别经常下地。”

    霍夫人推开门进来,经历了一夜心力交瘁后,看上去疲倦许多,她被儿子叮嘱过话,也没在江雁声面前埋怨什么。

    江雁声虚弱坐起身,看霍夫人的眼神带着愧疚:“妈,对不起。”

    霍夫人看了她苍白的脸色一眼:“好好养着吧,你欠我一个孙子,将来要还我两个,过几天出院,我接你回霍家养,生龙活虎了再回去。”

    去霍家住?

    江雁声双眸茫然,刚要说话。

    霍夫人早料到她会拒绝,先一步说:“这是修默的意思,他没跟你说?”

    江雁声抿唇,瞬间不吭声了。

    怎么说?

    霍修默昨晚出去后,可能半夜有进来了一次给她把戒指戴上,但是今天他没有露面。

    霍夫人看她不说话,就把这事定下来了。

    ……

    江雁声第一天没看见霍修默露面,没想到的是,几天后出院了,都没有再见到这个男人了。

    她每晚都是护士陪着,偶尔白天,南浔有来看她几次,一陪就是一下午,在医院检查完身体,恢复的不错后,霍夫人就来接她回了霍家住。

    住的是霍修默的房间,专门找了月嫂住隔壁,就为了时刻的照顾她。

    江雁声又不是生孩子了,感觉没这个必要,委婉的跟霍夫人提了,却被告知是霍修默的意思。

    “他,他……”江雁声坐在客厅沙发上,想开口问霍修默今晚会来吗?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其实,不用问就知道了。

    霍修默让月嫂住隔壁照顾她,显然,是因为她一个人住的话,要找人陪了。

    霍夫人喝完美容参汤,搁下杯子,对她说:“你刚出院就早点休息吧,最近天凉了,别出门。”

    江雁声被霍家佣人们看着,身边又有一个威严的婆婆,她感觉自己的行为举止被约束了,连出门恐怕都要先问问霍夫人同意吗?

    她眉眼很凝重,独自坐在了客厅久良,在月嫂和善的提醒下,才起身上楼休息。

    ……

    深夜,无尽黑暗袭来。

    江雁声半梦半醒中醒来一次,她呼吸微急,浓翘的长睫毛在眨动,将发白的脸蛋埋进枕头里。

    呼吸进的,是干净清香的气息。

    霍夫人让佣人把被子都换成了新的,上面没有染着霍修默的气息,只有她一个人的。

    江雁声有点难受,恍然间发现两人还没离婚,只是目前是分居的状态,就让她不适应成这样了。

    果然,习惯这种东西最可怕了。

    她喘了会气,起床想拿茶杯喝水。

    江雁声掀开被子,白皙的双脚刚踩在地板上,还没站起身,就听见了门外有一声动静。

    她蓦地抬起眼眸,直直盯着紧闭的门。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