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要相亲?”

    江雁声有些意外看着徐慢慢。

    只见她点头,微笑的模样很羞怯:“小天后,慢慢该找个男人嫁了。”

    ……

    下午。

    江雁声送走了徐慢慢后,一个人坐在卧室的沙发上,双手抱着膝盖看窗外天际的霞色。

    她还在想徐慢慢要去相亲的事,并没有认为徐慢慢这样的情况不能嫁人,而是徐慕庭知道吗?

    江雁声不知为何,总感觉徐慢慢跟自己哥哥的关系也有点不同寻常兄妹。

    现在听见她要相亲要嫁人,江雁声又不禁推翻了先前的猜测,是不是想多了?

    “少夫人,你在吗?”

    贵嫂象征性的敲了一下门,看没关,便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玫瑰花。

    江雁声看到,问她:“这是?”

    “是大少爷派人送来的。”

    江雁声听见贵嫂这样说,又转头看了眼摆放在床头柜上花瓶里的玫瑰花。

    霍修默这是做什么,又送?

    “少夫人,我给你找个大点瓶子放一起吧?”贵嫂还一边夸着:“这花长的真漂亮。”

    江雁声唇角弯的弧度不深,轻声说:“男人总这样,爱玩这套。”

    贵嫂故意找话跟她聊天,听见了,便转身过来说:“我家男人就跟个楞木头一样在外挣钱,在家生活却不能自理,十几年了都没跟我玩过惊喜浪漫。”

    “不能自理?”江雁声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新鲜词。

    贵嫂看她愿意听,便也放宽心抱怨起来:“少夫人,我这话绝对没有夸大,他整天回家不是嚷嚷着电饭锅怎么打不开呀,就是问自己穿多大号的鞋子,裤子买多大啊,我们家下水道堵了怎么办,老婆,我渴了,我想吃饭……少夫人,你说,这不跟养儿子一样?就差叫妈妈两个字了。”

    看江雁声脸上挂着笑容,贵嫂又说:“叫他下班路上买点桂皮八角回来,没告诉他量,就给我扛了一把桂皮,几斤八角的哟,就一个大袋子,够我们全家吃好几年了都。”

    “你很幸福。”江雁声听着贵嫂抱怨里,字字都充满了甜蜜的味道。

    其实有个人依赖自己很好,真的很好。

    如果可以,她也想成为被依赖的那个,而不是柔弱的去依赖别人。

    贵嫂说:“少夫人也很幸福,嫁给一个有钱有势的好先生,公婆又善待你,这是很多年轻的姑娘都梦寐以求的。”

    江雁声容颜神色有些恍惚。

    贵嫂看她安静不说话,也没继续往下说了,找个大点的花瓶出来,把两捧玫瑰花都放一起摆在床头。

    江雁声又累了。

    她躺在床上,伸手将霍修默的照片拿过来,静静的看了长达十分钟,才缓缓闭上疲倦的眼眸。

    没有睡,就是累了。

    ……

    上午收到一捧玫瑰花,下午也收到一捧玫瑰花,江雁声晚上又收到了一捧玫瑰花。

    一天早中晚三次。

    天黑后,她看着含着水珠的鲜艳玫瑰,想给霍修默打个电话,手机拿了起来又放下。

    不是没有勇气,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霍夫人看了感慨:“我儿子会宠女人啊。”

    江雁声收到也没有表现的很欢喜,也没有情绪依旧很低落,将玫瑰花抱上了楼,又找了瓶子出来养。

    她猜不透霍修默是什么意思。

    从医院到她来到霍家的这段时间,他都没有露面,也没有找人传个话给她。

    今天好端端的送起花来了,还是一天三次。

    睡前,江雁声迷迷糊糊的想,明天还会送吗?

    ……

    斯家别墅。

    斯穆森应酬回来,一身惯来寒漠的气息走进大门,他修长的手指解着领带上楼。

    二楼很安静,暖橘色灯光照映着走廊。

    斯穆森步伐朝主卧方向走,门没关严,他将沾染着酒气的西服脱下来搁在臂弯,单手抄在裤袋里,衬衫扣子也解了两颗,依稀可以看清胸膛上线条分明的肌理。

    “裴潆!”

    斯穆森冷漠的嗓音叫女人名字,透着男性天生迫人的威严。

    他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雪白长裙的女人坐在床沿,将生计用品都翻了出来,一个个拆开看。

    “你做什么?”

    裴潆听见男人的声音手一抖,他回来的时间比她预料的早了半个小时。

    她茫然抬起绝美的容颜,眼眸干干净净的看他:“我,我听说雁声小产了,连自己都不知道怀了孩子就没了,我看看这些,有没有过期的……”

    这个嫣然单纯的女人,连撒谎都结巴。

    斯穆森早就看透她的心思,沉着脸讽刺:“你以为我会学霍修默来给你下套?裴潆,我要不要现在带你去医院检查?有就马上药流了。”

    裴潆细白的牙齿咬住了下唇,无辜看着冷峻的五官轮廓透着阴沉沉气息的男人。

    他走上前一步,挺拔高大的身躯压迫而来的强大气场就让人忍不住的心颤。

    “没话说了?”

    裴潆认怂,指尖揪紧手里的东西:“穆森,你不要发脾气,我错了。”

    男人冷笑,她还看得出来他有脾气?

    “躺床上去。”

    斯穆森把西服往地上一扔,大手去解皮带,举止间,衬衫下摆掉出来了,露出了几块性感的腹肌。

    裴潆文弱的坐在床沿不敢动,眼眸水润润的:“穆森,你喝酒了,我去给你端杯浓茶好不好?”

    斯穆森抿紧薄唇,解了皮扣就把女人推倒在了被褥上。

    满床的生计用品,就被裴潆压在了纤美的后背,她那点微末的力气挣扎不了,裙摆被男人大手掀了起来,露出了一双纤细白皙的美腿。

    斯穆森低首,眼神暗的可怕,借着酒意上头,薄唇去亲她发质极好透着馨香的青丝,大手开始在女人温软的身子乱揉,没控制力道。

    裴潆有点疼,压在上方的男人太重了,亲她的时候,还带着浓浓的酒味,也不知应酬喝了多少了。

    看着很清醒的样子,做的事却令人面红耳赤。

    斯穆森强势地要了她。

    他薄唇咬着女人耳垂,气息喷洒出炽热温度:“你是不是怕我让你怀孕?嗯?”

    裴潆身体还没为他准备好,眉心皱起,白皙肌肤溢出了一层香腻的细汗,说话带喘:“你没戴……穆森,你不可以这样。”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